林悠然接嘟嘟回家后陪她玩,嘟嘟对积木失去兴趣后就缠着林悠然给他讲讲符云生的事情。

    林悠然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符云生的时候她才七岁,林原城做慈善在一百个孩子里挑中了符云生资助他的学习和生活。林悠然不懂事以为符云生要取代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初次见到符云生就在他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被林原城一顿训斥拎着她到符云生的面前要她道歉。

    从小嚣张跋扈的林悠然肯定不会那么容易道歉的,他可是要和自己抢在家中地位的人,硬着脖子死也不道歉,符云生看着林悠然笑了笑揉揉林悠然头发原谅了她。

    自从符云生来到自己家的时候,林悠然讨厌符云生,说不上来为什么,反正打心眼的不喜欢。

    放学路上,一个小偷抢了一名行人的包,在路上狂奔,那名行人尖叫着“抓小偷”。

    小偷从符云生身边奔过,差点撞到林悠然。

    符云生下意识的护好自己的包向后退,并不打算上去帮忙抓小偷。

    在他看来,自己的包自己不保管好,等到被抢了之后,叫别人帮忙也是无济于事,于事无补。

    符云生眉头紧锁,别开脸,快步离开。

    林悠然偏偏从后面追上他:“符云生,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看到有小偷都不帮忙!”

    “抓小偷是警察的事,我只是一个学生。”

    符云生眉头锁得更紧了,这人多管闲事的样子很讨厌。

    “你是冷血动物吗?”林悠然生气的瞪他,冲他喊道。

    符云生拉了拉衣领,面无表情,淡然开口:“聒噪。”

    “你说什么?”

    “好吵。”

    林悠然气的半死,又拿他没有办法,固执的跟着他,不停的数落他的“罪行”。

    看林悠然气鼓鼓的样子,符云生没由来感到这姑娘还是挺可爱的。

    那时的林悠然还不知道,喜欢人的方式有很多种,不喜欢也是其中一种。

    符云生和林悠然房间住的很近,就隔着一道围墙的距离。

    据说,当初林悠然妈妈怀林悠然的时候,一直希望是个男孩,还和林原城说,如果生的是个男孩子,以后家里就热闹了。

    每次林悠然妈妈看着看着林悠然,叹息道:“该是个男孩多好!”那颇为遗憾的目光,注视得林悠然心里发毛。

    “阿姨,我去找林悠然玩了。”符云生又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钻出来,露出自己招牌的阳光笑容。“哇,好香!每一次闻到阿姨做的饭菜的香气,总是令人食欲大开啊!”

    “你这孩子太实诚了,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林悠然妈妈笑得花枝乱颤,对于符云生这种嘴甜懂事的孩子,她还是非常喜欢他的。

    符云生似笑非笑,扣住林悠然的右肩,阴森森的盯着他:“林悠然,别走那么快嘛,阿姨说我们要多交流交流感情,不,是,吗?”

    对于符云生的到来林悠然妈妈可是非常高兴的。本来林悠然妈妈想,做不成夫妻做兄妹也是好的。结果倒好,两个人相看两相厌,死活不对头。弄得林悠然妈妈心里也很无奈。

    符云生对林悠然妈妈大肆夸赞,献媚程度令人发指。

    林悠然嫌弃地别过头,迅速收搭好碗筷准备撤回房间。她可不想继续呆在这,每次韩符云生找他都没什么好事。

    林悠然猛的后退一步,想甩开符云生的手。符云生却欺身向前,更进一步的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四目相对,呼吸可闻。周围充斥着韩信温热的气息和灼灼的目光。让林悠然无所适从。

    “放开。”

    “不放,你先告诉我,我的成绩单是不是你给林原城叔叔的?”

    “嗯。”

    “……”符云生阴沉着脸,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真的是你?”

    林悠然扭了扭发僵的脖颈,瞥了他一眼。

    “不然呢,你还能以为是谁。”

    符云生一脸崩溃,简直不敢相信,真的竟然是林悠然做的,这可是符云生成绩最差的一次。

    “你居然还这么简单就承认了,你把我害惨了知道不?我以后还要天天被抓去搞补习知道不?我美好的假期就因为你闹的这一通全成了泡影知道不?你都知道你干了些什么吗?你知不知道?”

    “知道,挺好的。”林悠然再次扭了扭脖颈,这个姿势让符云生真的很不爽。

    “挺好的你个大头鬼。”符云生痛心疾首得几乎要仰天长啸。“林悠然!你信不信我要和你拼命。”

    林悠然挑眉,冷笑道:“不信。”

    “……”

    林悠然拍下符云生的手,顺便拍了拍自己肩上不存在的灰尘。方才缓缓开口:“冷静点,我不是替你着想嘛。”

    “鬼啦,你明明就是不想我放假缠着你,想摆脱我对不对?”

    “你有自知之明。”

    符云生事不关己,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波动,丝毫没有身为罪魁祸首的自觉。

    “你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

    符云生气极反笑,那明媚灿烂的笑容得林悠然心里发毛。

    “林悠然,这是你自找的,我告诉你,你绝对会后悔的。”

    “我等着。”

    符云生低沉着气压拍门而去。阴沉沉的样子吓了林悠然妈妈一跳。

    “悠然,你怎么又把符云生气走了,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了。”林悠然妈妈皱着眉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符云生来主动找林悠然玩都被自家儿子气走,弄的她也不好向自己丈夫林原城交代交代。

    “嗯。”林悠然淡定的点点头,脸上没有一丝歉意。

    林悠然妈妈被林悠然淡定的回答哽得没了下文。她不禁纳闷着林悠然这性子到底随了谁?

    然而就在她还在纠结万分时,林悠然早就闪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悠然“碰”的一声猛地关上了门,半倚着门几乎软倒在地。透着薄薄的衣衫,震耳欲聋的心跳声几乎溢出胸腔。令他感觉一阵眩晕,眼前发黑。

    他咬着淡色的唇瓣,唇齿间还是不由自主的溢出几声闷哼。眼睫颤如蝶翼,平日里清冷的脸上染上一层绯色。林悠然进乎自暴自弃的将脸埋进膝间,心里的厌恶更上一层……

    嘟嘟听完之后还觉得不过瘾,还想再听别的,比如当初他们是怎么走在一起的,林悠然笑着揉揉嘟嘟的头:“还想听呀?那等你吃完这碗饭了,睡觉的时候在跟你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