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云生醒后,林悠然在旁边坐着。“醒了。”林悠然嘴边带着笑。符云生双眼无神不知道盯着哪里看。

    林悠然虽然笑符云生傻到去跟键盘侠去抬杠,可心里也很心疼,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嘛,能不心疼吗。

    “饿不饿,我给你买点吃的。”林悠然问着他,可符云生没有回答。

    “那些事情和舆论别放在心上,那些人就是这样的,你自己也知道他们是盲目跟风啊,对吧,做好自己就好了。

    你要是老是在意别人的看法的话,那你还要怎么活啊,最好自己,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你不是人民币得不到人人的喜欢,别往心里去了啊。”林悠然轻声安慰符云生。

    符云生经过林悠然这么一说,瞬间明白了。符云生觉得林悠然说的很对,何必要在意别人的想法呢,每个人想法不同,意见也肯定会不同的嘛。

    “嗯。”符云生扬了嘴角。

    “喝水吗?”林悠然看着符云生的嘴唇很干燥。

    “好。”

    林悠然拿着一根棉签,沾了沾杯子里的水,轻轻的在符云生的嘴唇上擦拭着。

    符云生看着林悠然专心的眼神,水润润大眼睛眨呀眨的,好像是会说话一样,符云生伸手把林悠然搂在了怀里。“你干什么?”林悠然脸颊泛红。

    “我想抱抱你。”符云生的下巴正对着林悠然的头顶。

    林悠然洋溢起幸福的笑容。

    符云生觉得自己拥有林悠然真的很幸福,在自己迷茫的时候林悠然总是会指亮明灯,林悠然像是老天爷赐给她的。两个人就像是天生一对呢。

    “好了,我要起来了,要不然压着你,伤口回裂开的。”林悠然抬起头。

    符云生吻了吻林悠然的嘴唇。林悠然起来后,问符云生,“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符云生心里不是很有定夺。“我想用公关解决吧。”

    林悠然听了之后,觉得还可以,如果不尽快解决这件事情的话,符云生受的伤害会越来越大,那些键盘侠越来越猖狂,到时候不止是刺伤了这么简单了……

    “那等你出院后在处理,你现在在医院暂时安全。”林悠然说,林悠然是怕符云生生着病就急着去处理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符云生是想快点解决这件事,但是林悠然已经下令了,也只好等到出院再说咯。

    “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躺着。”

    “你才刚来就走啊。”很显然符云生舍不得她。

    “我来了很久了呀,一会我就会过来的,一会杰森不是要接嘟嘟吗?”

    “那你快点来啊。”符云生的巴掌大的手牵着林悠然的纤细的小手。

    “搞得跟生死离别一样。”林悠然哭笑不得。符云生指了指嘴唇,是想让林悠然亲他。

    林悠然吻了一吻,没想到符云生的手放在林悠然的后脑勺上,让林悠然无法动弹。

    符云生加深了那个吻,吻得让林悠然呼吸急促,快要窒息的样子。

    林悠然在挣脱,可以她小小的力气怎么抵抗得过符云生力气,虽然符云生受伤了。

    林悠然非但没有挣脱掉,换来的却是符云生更加霸道而肆虐的吻。

    过了一会,符云生才放开林悠然,看到林悠然的嘴唇被自己吻的又红又有点肿的样子,嘴角轻轻笑了笑。

    林悠然被他这么看着,脸已经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眼睛都不敢直看符云生。林悠然有点像做错事情被班主任抓包的感觉。

    林悠然转身就走了。

    符云生还在回想着刚才吻林悠然的时候,嘴角不禁轻轻的笑了……

    下午,林悠然从家里拿了一些水果上来。符云生见到林悠然,心里都乐开花了。“我削个苹果给你。”林悠然手里拿着小刀,在一圈一圈的把苹果皮削掉。

    “小心点。”符云生轻声说。这在耳边的声音让林悠然感觉酥酥麻麻的,林悠然很细心的把苹果切成一块一块的。

    “自己吃。”林悠然把苹果递给符云生。

    “喂我吧。”符云生那撒娇小眼神传递给林悠然,林悠然不得不服软。

    符云生很享受被林悠然亲手喂苹果的过程,即使那个苹果在不好吃,只要经过林悠然的手不好吃都变的好吃……

    林悠然的手机响了,林悠然接过电话。

    “酒店有点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一下。”

    “不行,有什么事情比我重要。”符云生的态度很坚决。

    “酒店那边真的有事情,别闹了。”林悠然真是服了符云生。

    “我没闹,你刚来就要走,哪有你这样照顾人的呀。你看我伤还没好呢。”符云生把自己的伤口特意说出来。

    “好好好,我服你了,行不行。”林悠然心软就给答应了。林悠然知道,符云生的病房有护工。

    “我回个电话。”

    林悠然拿出自己的画册在画画,然后一边陪着符云生。符云生看着林悠然拿出画册,“悠然,我给你当模特,你画我。”符云生一副不能拒绝我的眼神。

    “好。”林悠然答应了。林悠然开始画。画到一半的时候,符云生觉得当模特太累了。

    “我不当模特了,太烦太累了。”符云生像个小孩子一样。林悠然一副无奈的眼神和表情。

    林悠然是想发火的,但是因为符云生受了伤,于是林悠然把火气活生生的给压了下去。

    下午五点了,林嘟嘟刚好放学了,杰森去接林嘟嘟。直接把林嘟嘟送到病房里。

    “爸爸,你怎么了,你怎么在医院里啊。”林嘟嘟一副很关心的样子。

    “没事,爸爸就是受点伤。”符云生不想让林嘟嘟担心。

    “疼不疼啊,我帮你吹吹。”林嘟嘟很懂事。这句话传到符云生耳朵里,心里满满的感动。林悠然看着自己乖巧懂事的女儿。

    “不疼,爸爸没事。”

    “妈妈,爸爸怎么受的伤呀。”林嘟嘟立即将话题转到林悠然身上,让林悠然有点措不及防。

    “啊,爸爸……爸爸不小心刮伤了,明天就能出院了,嘟嘟不必担心。”林悠然松了一口气。

    林嘟嘟古灵精怪,有时候说出来的问题还让人很难回答的呢。

    林嘟嘟不说话后,整个病房里的气氛是安静的要死,而且弥漫着尴尬。

    “爸爸,妈妈,我跟你们说,今天我再去幼儿园里碰见一件很搞笑的事情。”林嘟嘟一副认真的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