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悠然和符云生一脸好奇的样子。“今天啊,坐在我旁边的同学,他做了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老师教英语单词,然后呢,他说之前他跟他的伙伴去玩,看到前面有一条沟,他就说,沟沟沟,却没想到他的伙伴听成了GO,GO,GO。然后他们都掉沟里了。”林嘟嘟便说着,边表演着,场景栩栩如生。

    林悠然和符云生听完后哈哈大笑,整个病房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可,就因为林嘟嘟的一个笑话。

    讲完笑话后,林悠然画着画,林嘟嘟唱着歌,符云生幸福的看着她们母女两。

    “嘟嘟,回家了。”林悠然对着嘟嘟讲。

    “晚上我就不过来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注意盖好被子啊。”林悠然嘱咐符云生。

    林悠然听到符云生回复的好后就离开了。

    “叮铃铃……”林悠然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是主管,林悠然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儿接起了电话,“主管,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情吗?”

    “悠然,今晚酒吧出事了,你快过来吧!”主管难得急促的声音,让林悠然有些担心。林悠然答应后,正准备去酒吧。

    “我陪你一起去吧,不然你遇到事情,我又怎么向符云生交代。”心思细腻的杰森拉住了林悠然说。

    “行,我们快走吧!”说着,林悠然就拿起背包向外跑去。

    一路上倒是挺顺畅的。这美丽的夜景,林悠然却没有心思来看这些,她在想酒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主管这么急。

    到了酒吧,依旧是一些在闪烁的灯光迷离的音乐里的人群中舞动的人,一些悠然地坐在吧台前看bartender玩弄酒瓶的人,一些聒噪的落寞的兴奋的低沉的强势的无助的人。那酒瓶在左手与右手之间,乖顺地游动着,上下弹跳,温驯而矫情。

    林悠然到挺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这里是短暂的休息,来酒吧发泄着他们的积压已久郁闷,释放着自己的不满和纠结,享受一份原始的快感后,重返原来的一成不变的日子。酒吧仿佛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们,令他们乐此不疲,难舍此地。

    另一旁却不同,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还有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

    林悠然看见小八和主管都在哪里,便急忙跑了过去,道:“怎么回事?”

    “小八她哥哥在外面欠了高利贷,现在人又不知道在哪里,他们就追到了酒吧,还砸坏了酒吧不少东西呢,要不是音乐声大,灯光昏暗,客人们早就离开了。”一旁的女公关说着,并向林悠然指了指摔碎的东西,满脸的可惜。

    “今天你若是不还钱,你们给我等着!对了,你不是他的妹妹吗?长得,倒还是不错的,不如你为那哥哥还债。”为首的男人说,眼睛还不断的瞅着单纯的小八。

    “啊!我不要,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小八特别害怕,全是都在拒绝。

    “啪!你个贱种,敢骂老子禽兽!”说着就把偌大的巴掌打在了小八白嫩的脸上,瞬间,脸上的巴掌印记显红。

    其他人都害怕极了,生怕这个不讲理的男人再讹上自己。

    “你干嘛呢!欠钱就还钱,干嘛打人啊!哪有没钱就卖人的,你们不怕我们报警啊!”林悠然突然插了一嘴,打破了原本的僵局。杰森认为就以林悠然这种性格,定然会打抱不平。没想到,这么快就这样了,还是挺意外的。

    “哈!你又是谁呀,我处理我们的事情,又和你有什么关系!”那不讲理的男人撇了林悠然一眼。傲娇的林悠然生气极了。

    “既然你们还不了,兄弟们,把这个女人带走,我们走!”那男人挥了挥手,就准备离开。

    “不行,你们不可以把小八带走。”林悠然像是在命令他们,但她并不是他们的老大,自然没有什么用。

    “悠然,拜托救救我吧!”可怜的小八,拼命的呼救着,这使林悠然早就看不下去了,“站住,我替小八还钱,多少钱说吧!”林悠然竟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帮小八还债。随说林悠然不缺这点钱,但随便扔出去几百万哪是闹着玩的吖!

    “你说帮忙就帮忙啊!当我这高利贷是空气啊!不行,我不同意你帮忙。”那男人明显就是不想要钱,而是想要小八。

    “但既然你那么的诚恳,这么的识相,我就算你便宜点,一千五百万怎么样,然后让这女人陪我一夜!”那男人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对林悠然说,还向小八挑了眉。

    “什么,一千五百万!刚刚明明说是五百万,现在怎么成了一千五百万!再说,哥哥当时只是向你们借了一百万而已!你竟还让我陪你,你想都别想!”小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竟然有这种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他早料像这区区的酒吧女公关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所有说完就要带着小八走。

    “诶,你站住,我还没说完呐!”林悠然正叫住那男人,却被身后的杰森拉住了胳膊,轻轻的贴近林悠然的耳朵,轻声的说:“你不能给他这一千五百万,你定然不想要你爸爸的钱,那你现在私人积蓄也就只有一千多万,哪有那么多钱去帮人啊!你做事能不能想想后果。”

    “我知道,但我不能看着小八被这群男人带走,我的良心是不会安的,你明白吗?”林悠然是想哭的,但她让自己克制住,因为她必须坚强。

    “明明是五百万,为什么现在变成一千五百万了呢!我看你就是要讹诈!你看我们好欺负是吗?”林悠然必须把价钱谈到最低价,是必须。

    “哈,五百万,你当打发狗呢!”那男人依旧不依不饶的,林悠然看着小八无助的眼神,担心极了!

    “那就一千五百万,但你不能把她带走,明白吗!”林悠然最讨厌在女人不愿意的情况下,做一下伤害女人的事情了。

    “不可能,兄弟们,这女人太讨厌了,今天老子我不但要把这个女人带走,还有把你带走!”看来那男人的早已经等不及了,到现在才发火,真是难为他了。

    “干嘛呢?聚众斗殴知道什么罪吗?后果是什么知道吗?绑架人知道后果吗?你们什么都不知道,都敢在这儿干这种事,需要我举手之劳报警么?”杰森生气的大吼,原本他是不想管这些事的,但最后那男人竟然说要带走林悠然,他实在是受不了的。

    “哈!拿警察来压我,你以为我怕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明白吗?”那男人正说着,杰森便拿出手机,播出110,而他们竟然跑了。

    其实这件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但大家都没有这样做。只是害怕那男人会伺机报复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