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悠然听着,本能的就想拒绝,然而林嘟嘟却已经是挣脱了她的手,拉着杰克,声音清脆道:

    “好呀,杰克叔叔,我们去玩吧。”

    然而脚步刚迈开,她却又怔住了,狡黠一笑,看向林悠然道:

    “我知道妈咪不会反对的对吧。”

    看向笑的那么灿烂的女儿,林悠然也明白了过来自己是被这个人小鬼大的宝贝女儿给反将了一军,于是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那你要听大人话哦,不可以胡闹。”

    林嘟嘟听着,乖巧的点了点头,便拉着杰克两人驾车离开了。

    看着已经走远的车子,林悠然立马就换了一副神情,冰冷而决然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符云生?”

    “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他说着,向前迈开一大步,压迫性的看向眼前的女人,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语气更加冰凉道:

    “你借我的种,生了孩子,现在不打算还吗?!”

    听到这,林悠然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顿时就凝固住了一般,然而一瞬间,她陡然推开眼前的男人,笑道:

    “符先生你是想孩子想疯了吧,嘟嘟是我的女儿不假,但是她的爸爸只是我以前的一个客人而已,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说完,仿若不尽兴般,她伸出手抚了抚男人的脸庞,妩媚道:

    “想要孩子自己生去吧,难不成,符先生,不能人道?”

    “呵呵。”符云生一声冷笑,握住女人那双作恶的手,将她猛地拉向自己怀里,蹭了蹭她,调笑道:

    “我能不能,你不知道?”

    “你!”

    林悠然一声冷哼,一双含着怒气的狐狸眼定定看着他,然而此刻却显得妩媚的紧。

    “不是吗?”

    符云生抿唇一笑,而后,也不管还是在大街上,就径直的封住了林悠然的樱唇。

    “不要试图再离开我。“男人含含糊糊的说着,另一只手作势紧紧抱着林悠然。

    突然,幼儿园的下课铃声响了起来,林悠然此时也仿佛如梦方醒一般,猛的一下推开男人,脸兀的一下就红了起来,下意识道:“不要在这。”

    听见这话,符云生轻轻的勾起了一抹笑来,然而那眸底,却也生出了一些不易察觉的冷冽的光。

    大约是过了三十分钟,符云生便带着林悠然到达了帝都酒店的顶层包房之中。

    林悠然看向他,不禁有些失神,多少年了,那个自己拼了命想要忘记的男人,那个在午夜十分出现在梦境中让她撕心裂肺而又心心念念的人,如今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林悠然忍不住站起身来,与他四目相对。

    而这电石火光的一瞬间,林悠然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抓起手提包,就要朝着门外走。

    而还未等到她迈开步子的时候,符云生已经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重重地扔到了床上,整个人欺身压下来,魅惑道:

    “怎么,又要和当年一样,撩了就要跑了吗?”

    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当年一般,两人抵死缠绵,春风一度。

    事毕,符云生轻轻的抚着女人光滑的脊背,声音异常温柔道:

    “跟我回去吧。”

    “呵呵。”女人低声一笑,径直坐起来拉起衣服往身上套着,道:

    “怎么。符总,你这算是施舍吗?”

    这话音刚落,符云生的眉头就紧紧的蹙了起来。

    这女人,就一定要这么出口伤人吗?!

    念及此,他也收回了自己的手,从床上走了下来,声音冰凉道:

    “我的女儿,符氏集团的孙女,自然不可能,跟你在外面流离。你走不走我倒真不关心,然而嘟嘟,我一定是要带走!”

    “真是笑话!”

    林悠然说着,手心却是一丝丝的冒着冷汗,相识这么多年,符云生的手段,六年前她就已经是见识过了,如果如今自己不打死咬定,孩子,肯定就保不住了。

    想及此,她面上装作一副很有底气的模样,妩媚的看向男人道:

    “我在外面工作这么多年,引来送往这么多客人,她的生父我一时半会都想不起来,怎么符总,就这么想当便宜爸爸?”

    听到这,符云生的眸子里隐隐已经生出一些怒火来,恨恨的看向眼前的女人,上前一手遏住她的下颚,冰凉道:

    “林悠然,你现在就变得这么贱吗?”

    林悠然听到这,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一字一句道:“符大少爷,你这是站在什么道德制高点来指责我?我这一切,不还是拜你所赐?”

    说完,她不禁又一度妩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道:“哦,对了,听闻符家家教甚严,那自然也教了你,出来玩需要付钱的道理吧,符总,记得付费!”

    “你明明自己离开现在还来血口喷人?林悠然,你真是做得到!”

    男人说着,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空白支票,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上了一个天文数字,走上前去就塞到了女人的手里,道:

    “权当救济!”

    话音刚落,符云生便大步离开了,之后,传来“砰”的一声,门就被合了上。

    这巨大的声响,仿佛又是回到了六年前呢个雨夜里了一般,同样是合上的厚厚的门,只不过那时候她是仿若丧家之犬苦苦哀求,而如今,是一度欢好再度分离。

    待到这脚步声彻底远了后,林悠然再也忍不住,紧紧抱着双腿,将自己圈成一个点,放声大哭了起来。

    约莫哭了两分钟左右后,她的意识却好像逐渐的清晰了起来,颇有些自嘲道:

    “反正今生两个人之间再也无望,不如就这样吧,恨的彻底些。”

    念及此,她直接抹了抹眼泪,准备站起身来,而正这时候,手机里突然传来一简讯——

    “你要还想见到你女儿,晚上七点钟,西城工厂见!”

    “轰!”

    林悠然只感觉,世界顿时间都塌了下来!

    手机陡然滑落到地上,林悠然此时才算是彻底反应过来,立即就拨打回去了电话,然而此时,电话那边却一直显示着忙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