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你根本就照顾不好你自已,怎么可能照顾的好孩子呢?带着嘟嘟和我回去吧,好吗?”符云生小心翼翼的再次向林悠然提出回去的要求。意料之中,还是林悠然被果断的拒绝了。

    符云生低不可及的叹声气,道“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劳符总操劳了,我自己回去就行。”林悠然面色冷漠。

    符云生已经快忍不住了,浑身的戾气都无处发泄,紧了紧牙,强压下心中怒火,“你要是不想吵醒孩子,就乖乖坐好。既然你觉得自己不爱我了,更不愿跟我回去,搭个车让我送你回去又何妨?”

    林悠然一听孩子,就赶忙禁了声。符云生看着她服服帖帖的样子,心里顿时无比舒畅。看着有爪子的小猫咪突然不敢伸出爪子了,脸上满是不甘的表情,却又不敢发作,只能自己憋着,真可爱。

    符云生压下微微扬起的嘴角,二话不说锁了车门便飞驰了出去。路过缓冲带的时候,符云生刻意放慢了车速,生怕惊醒了嘟嘟。悠然也感受到了,心里五味杂陈。

    他好像很喜欢孩子。

    两人一路无话,心中却各怀心事。

    到了居住地进门口,悠然伸手给了门禁卡,符云生默契的像是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般接了过去。符云生刷了卡,车子一路弯进小区,很安静,治安也还不错,默默地打量了一番,还算满意。

    到了楼下,符云生率先下车,把嘟嘟抱了起来,林悠然随后下来,正要说话,就见他比了个嘘的手势,进了电梯。

    进了家门,她带着他一路进了卧室。林悠然打开微弱的床头灯,拉开被子,符云生小心翼翼的替嘟嘟脱了外套和鞋子。他们就像一对寻常夫妻般默契的照料着。

    符云生握了握嘟嘟的手,终是不舍得放开了。刚要抽离,就被拉住了,“爸爸…”似乎睡得还不是很安稳。

    林悠然清楚的看见符云生在那一瞬间红了眼眶又被他生生的憋了回去,昏黄而微弱的灯光照在他坚毅又隐忍的脸庞,让林悠然心里堵得慌。

    符云生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你回去吧……”她似乎经过刚刚不再那么扎人了,温柔了许多。

    符云生很想问他能留下来吗,可又怕把她逼得太紧了,他深情地看着她“嗯,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不送。”

    符云生一步一步缓慢的挪到门口,仿佛这样就可以不用离开一样,可是这段路无论再怎么磨蹭还是走到了。

    突然他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让心不在焉的他没有防备的就被扑得一个踉跄。低头对上一双湿漉漉的小鹿般的眼睛,一下让他晃了神,仿佛看见了那时还会叫他符云生哥哥的悠然。“叔叔,我喜欢你,你不要走好不好?”水汪汪的卡姿兰大眼睛委屈的看着他,仿佛只要他有一点拒绝对方就会哭出来一样。

    两个大人抬头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复杂的神色,不过一个是有了理由可以留下来的窃喜,一个是女大不中留的恼怒。

    “嘟嘟,很晚了,叔叔该回去了。”林悠然尽可能克制自己温柔的向嘟嘟解释。

    “妈妈,可是天都还没暗呢!”

    “……”

    符云生偷偷地笑着,一看悠然在瞪他,连忙把笑容收了回去,乖乖的和嘟嘟一起无辜的看着他。

    林悠然最受不了嘟嘟撒娇卖萌了,一般那时候不论嘟嘟要什么她都会同意,更不用说和嘟嘟某些地方长得很像的符云生现在这个乖巧样,让她完全没了反抗的余地。

    看着这样的符云生,林悠然红了耳,乱了心,答应让他留下来。不过却一直在自我安慰,是因为看不得嘟嘟难过才让他留下的,才不是被他那样萌化了心。不过谁知道呢!

    “那…我去做点饭吧,你受伤了。”林悠然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怎么就…

    符云生听这话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我帮你吧。”止不住的雀跃。

    “叔叔,陪我玩好不好。”嘟嘟眨巴着眼睛满脸期待的看着符云生。还真是现在就学会争宠了。

    “算了。”林悠然叹了口气,卖萌可耻啊。

    玩了一会,符云生都心不在焉的,眼睛一直追着在厨房里忙活的那抹身影,怎么看都看不够。突然那抹身影变成了一张放大版的小脸,吧唧一口,吧唧再一口,“叔叔,我带你去看我小时候的照片吧!”嘟嘟奶声奶气的道。

    符云生被这小家伙亲得晕乎乎的,抱起小奶团子就向里屋走去。其实,别人想要看到嘟嘟的照片可能和追到林悠然的难度是一样的,虽然嘟嘟只有四岁,可也是个爱美的小美女啊,小时候的照片对她来说就是黑历史。不过,到了符云生这就另有一番说法了,居然主动要求给人家看照片,毫无原则。

    看来啊,她们母女俩是栽在符云生手里了。

    林悠然在厨房热了一下炖好的菌菇汤,熬了点养胃的小粥,又做了几个清淡的小菜。

    这头符云生九成九的确定嘟嘟是自己的女儿,只是悠然不肯承认罢了。现在有机会让他参与嘟嘟错过的幼童时期,这一天的起起伏伏让他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福。抱起还在玩闹的嘟嘟打算去厨房帮帮忙,虽然他基本上什么都不会做,但是看着也安心嘛。

    向外走的脚步却停了下来,在小女人的梳妆台上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母亲与孩子,还有一张是……

    符云生和林悠然。才在一起,悠然粘自己粘得厉害,不肯好好睡觉,每次都是自己哄着睡过去的,还不能离开,次次都弄得自己无奈又宠溺。

    她居然悄悄拍有照,精心保管着。符云生感到顿顿的疼又有源源不断的甜,仿佛是心尖那最为柔软的那点嫩肉被人咬了一口。抱着孩子狠狠地嘬了一口,硬压下对林悠然的占有欲,走了出去。

    正好和进来叫他们的林悠然对上,符云生快步走过去,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揽住林悠然,心满意足的走出去,活脱脱是个傻子。

    当他看见餐桌上的菜时,感觉自己再也忍不住了,自从她离开,他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了,她本是千金大小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为自己洗手作羹汤。

    灼灼的看着林悠然。“怎么了?”

    符云生摇摇头接过粥,低头掩住了眼中的柔情。

    真是个傻姑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