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出来玩了许久嫦娥也有些想家了,所以一路上没在耽搁,短短半个月就回到了平阳城,回到尧帝宫后向下人询问了几句就直奔后花园去了。

    后花园有一座湖泊,湖水碧波荡漾,微风吹过掀起丝丝涟漪,偶尔几片树叶落入湖中,没有目标的在湖面上轻轻的飘着,湖中央有一座亭子,两个老人正坐在亭内石桌前品着香茗,但脸上偶尔蹙起的眉头却透露了他们的心事。

    还未走到湖边嫦娥便远远的喊道:“二哥,四哥,我回来了!”

    两个老人同时转过头来,看见嫦娥后一扫先前的忧郁,纷纷开怀大笑起来。嫦娥快速跑了过来抓住一位老人的胳膊撒娇道:“二哥,想我了没?”

    嫦娥的二哥自然是如今人族的重臣,尧帝的哥哥后稷大人,后稷已经快七十岁了,但他的腰却挺得笔直,仅仅站在那里身上便散发出一股威严让人不敢直视,但毕竟年岁大了,头发胡须都成了灰白色,身上穿着一件浆洗过很多次的袍子,看上去都有些发白了,但穿在他身上却一点也不显得寒酸,反而将他衬托的更为高大。

    后稷捏了捏嫦娥的鼻子笑骂道:“你这丫头就知道疯玩,在外面这么久也不给家里报个信,知不知道我和你四哥多担心你!”

    嫦娥又跑过去抓起了四哥的袖子俏皮的说:“我当然知道二哥四哥最疼我了,但我都这么大了哪能一直被你们护着不是,再说了你们的妹妹我武功高强,又有吴刚大哥这么勇猛的护卫,哪个不开眼的宵小敢欺负我啊,是吧!更何况如今大荒在四哥的统治下河清海晏,四海升平,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人们都说四哥是继轩辕之后最伟大的神帝呢!”

    原来嫦娥的四哥便是当今大荒公认的领袖尧帝陛下,尧帝看起来比后稷要年轻一些,长相颇为儒雅,胡须也修剪的很是整齐,被嫦娥一奉承,手扶着胡须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你这丫头从小嘴就甜,专捡好听的说。”

    后稷酸溜溜的说:“也听不了多久了,女生外向嘛,长大了终究要嫁人的。”

    “二哥!”嫦娥娇羞的低下头,脸上多了一抹绯红。

    尧帝正要说话,眼睛一斜却看到她手腕上的“寒蚕金线”顿时大惊失色,一把抓过嫦娥的手腕说:“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你哪里来的?”

    嫦娥被他抓的胳膊生疼,下意识的想要抽出来,一听此话愣住了。

    “寒蚕金线”后稷顺着尧帝的眼神看去,待看清后同样惊呼出声:“这玩意不是在常羊山囚禁刑天吗,怎么会落到你手上。”

    待两人解释清楚后嫦娥一脸喜色,喃喃自语说:“原来这东西这么宝贝啊,我用一株‘赤炎草’换的,看来没做赔本生意啊。”

    尧帝与后稷对视一眼,“赤炎草”换的,赤炎草也就对炎族之人珍贵一点,哪能比得上“寒蚕金线”,两人连忙细问,嫦娥这才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

    尧帝听后沉默半晌,对后稷说:“去把吴刚叫来。”

    后稷领命而去,嫦娥忙问道:“四哥,你找吴刚大哥做什么?”显然是害怕尧帝怪罪吴刚,那一副护犊子的样子看的尧帝想笑但又实在笑不出来。

    “最近大荒不太平,你就在平阳城安心待着别到处乱跑了,有空多去陪陪女英吧,好了,你一路舟车劳顿也累了,赶快回去休息吧!”尧帝说道。

    嫦娥一脸的不乐意,想要反驳可看见尧帝忧心忡忡的样子终究没敢说出口,只是“哦”了一声便乖乖的回去了。

    不一会儿后稷便回来了,身后跟着一脸忐忑的吴刚,见到尧帝吴刚刚要行礼尧帝摆手制止,开门见山的问道:“那个拿着干戚的少年你见过没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吴刚急忙回答:“启禀陛下,属下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因此没有见到。”

    尧帝叹了口气还未发话后稷便指着吴刚呵斥道:“你身为公主的护卫不是一直跟在公主身边吗,为何会没有见到,你就是这样护卫公主的吗?”

    吴刚吓得一哆嗦,急忙跪下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后稷还要再说尧帝摆了摆手说:“二哥你也别怪他了,娥子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她疯起来你我二人都未必管的住,何况是吴刚呢!”

    听闻此话吴刚松了一口气,对尧帝的宽宏充满了感激。

    尧帝看向吴刚说道:“你继续去一趟常羊山,务必找到那个少年并将之带回平阳,刑天的传人决不能落到其他人手里,你明白吗?”

    “是!”吴刚领命,起身后弯着腰倒退三步,这才转身离去。

    吴刚走后尧帝继续问道:“姚墟城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都君还没找到吗?”

    提起这事后稷一脸愁容,仿佛瞬间老了好几岁一般,埋着头喝了一口香茗,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姚旭城大祭司在狱中自杀了,线索都断了,都君也没有找到,我把姚墟城周边都翻遍了,可还是不见丝毫踪迹,怕是凶多吉少了!当年要不是我一时糊涂将他赶走,说不定他便能避过此劫,唉,怪我啊,这孩子要真有个什么不测,我将来有何颜面去见句望啊!”

    尧帝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二哥你也别自责了,就算你不赶他走他还是要回家成亲的,这是他命中的劫数又岂是你能左右的。都君的事我们尽人事听天命吧!现在最主要的是战事,炎族已派出使者前来求援,蛇族攻势太猛,恐怕炎族撑不了多久啊,不知二哥可有良策?”

    “还能怎么办,打呗,蛇帝勾陈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恢复蛇族昔日伏羲女娲时的辉煌,当年蛇族在青阳城下被你打败,勾陈的父亲也是死于你手,无论国仇还是家恨,我们与蛇族都断无和解的可能,迟早必有一战。”

    “姚墟城战败后蛇族改变策略,欲先一统南荒,此次举全族之力悍然对炎族发起进攻必已存了灭族之心,若真让他成功恐怕勾陈又会是另一个蚩尤啊。还有东夷那边,黄,白,赤三夷大首领皋陶已经投降,大业成了东夷公认的首领,此人首鼠两端,万一再与蛇族苟且,我人族恐怕就危险了。”

    东夷分为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畎夷九部,当年逐鹿之战后蚩尤坐下战将银灵子为躲避轩辕大将王亥的追杀,率领部众逃到东夷,又与东夷九部产生摩擦,几番大战后黄、白、赤三夷被银灵子所灭,银灵子还不满足,又将兵锋指向其他六部,大有一统东夷之势,其余六部见此不得不联合起来与之相抗,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最终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存在。

    可时移势易,几百年后,随着风夷部大业的崛起,银灵子的后人皋陶被迫投降,东夷九部再次统一。如何压制蛇族的野心,如何处理炎族的战事,如何平衡与东夷的关系,想到这些问题就连一向运筹帷幄的尧帝陛下也蹙起了眉头。

    “还有什么坏消息一并说了吧!”尧帝问道。

    后稷继续回答说:“九黎那边‘龙断’出世后便被雪藏了起来,别说此刀的威力,我们的探子连刀的面都没见过,而且苗帝已经找回了失散多年的长子,听说其资质不错,但其他的还没了解到,九黎对这个少主保护极严,几乎没有在公共场合露过面。”

    “保护的越严寄予在他身上的希望就越重,但以目前的形式来看九黎对我们的威胁反而最小,他们背靠苍梧之野,先天立于不败之地,却也削弱了他们的进取之心,当年炎帝与颛顼帝争位失败,那么好的时机他们都未抓住,依然窝在山中寸步未进,反而是被蛇族抓住机会夺取了炎族大片土地,如今的九黎早已不复蚩尤在世时的威势。可九黎虽不足为惧但‘龙断’决不能落到勾陈的手里。这样,你去准备一下,立刻派兵支援炎族。”

    尧帝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姑息蛇族,要与之一决雌雄了。后稷听后顿时感觉热血沸腾,他虽然老了但也不愿对蛇族一直忍让,听到尧帝的旨意只问了一句:“谁人领军?”

    “让崇伯姒熙去吧,正好借着这次的机会历练一下!”尧帝毫不犹豫的说道,显然让崇伯领军并不是他一时的心血来潮。

    “好,我这就去准备粮草,让崇伯尽快出发。”后稷站起来要走尧帝连忙拦住他说:“你最近将手头的事先放一放,尽快查清姚墟城之事,句望决不能死的不明不白。蛇炎开战,东夷一统,刑天传人,九黎出神兵,这一切同时出现,你不觉得太巧了一些吗?”

    这么一说后稷也觉得有些太过巧合了,但一时又想不通其中的关节,只能将疑惑的眼神投向尧帝问道:“你是说这一切是人为的?”

    尧帝点了点头说:“我总感觉背后有一双手在推动着这一切,你要想办法将暗中的这个人给我揪出来。”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1章 楔子 望川志第2章 蛇族相柳 望川志第3章 大捷 望川志第4章 叛逆少年 望川志第5章 迷途知返 望川志第6章 灭门惨祸 望川志第7章 恨无绝期 望川志第8章 物是人非 望川志第9章 贵人相助 望川志第10章 一路奔逃 望川志第11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12章 猎手后羿 望川志第13章 追兵杀至 望川志第14章 赶出家门 望川志第15章 路在何方 望川志第16章 少年雄心立壮志 望川志第17章 正义长存 望川志第18章 出虎口入狼窝 望川志第19章 偷梁换柱 望川志第20章 人间仙子 望川志第21章 初入九黎 望川志第22章 家宴 望川志第23章 祖庙辉煌 望川志第24章 祭祖认亲 望川志第25章 意外受伤 望川志第26章 开诚布公 望川志第27章 继承者们 望川志第28章 齐心协力 望川志第29章 往日情仇 望川志第30章 龙断与穷奇 望川志第31章 合战穷奇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