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山,方圆千里土地肥沃!整个九黎近六成的粮食都产自历山!

    如果说苍梧之野是九黎的大脑,那历山就是九黎的血管,尽职尽责的为九黎输送着血液。所以一百年前九黎正式在历山建城,历山城主也一直由能力出众又信得过的人担任。

    现任的历山城主正是大巫祝重黎的儿子,重楼台的父亲重山担任,这些年重山也一直兢兢业业从未出过什么错。这次历山突降连阴雨他一时无计可施这才不得不向九黎求援。

    这场雨将历山周边的道路全部摧毁,不管是人还是战兽一脚踏下去半天都拔不出来,原本三天的路程敬康等人走了整整半个多月。

    看见历山城城门时就连一向稳住的重华都忍不住从战兽上站起来欢呼,更别说叔均一行人了,叔均大声喊道:“终于到了,若再走几天我死的心都有了,这半个月日子过得哪像是人过的日子啊,饭没吃过一口热乎的,身上的衣服湿的一拧一滩水,这还不算,最难忍受的是睡觉都找不到一块干燥的地方,进了城之后我一定要睡他个三天三夜!”

    炎雨蒙接过话头说:“谁说不是呢,咱又不是鱼,水里是睡觉的地方吗!刚离开的时候我还骂苗庭那个笨蛋不识时务,这么好的机会却把自己搞床上去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这孙子是真******明智啊,若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打死也不出门!”

    象有气无力的坐在车里看着众人欢呼一脸羡慕,可浑身却提不起丝毫力气,他从小锦衣玉食的何时受过这种折磨,刚离开九黎不久就病倒了,还好敬康略懂医术,他们又带了足够的草药这才将他救下来。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再加上天气又这样,想要恢复如初恐怕还得一些时候。

    见炎雨蒙咋呼的起劲他酸溜溜的说道:“望山跑死马,这才刚看见城郭,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才能到呢你省点力气吧!”

    被他一挤兑炎雨蒙气鼓鼓的一甩鞭子,一鞭子抽在战兽屁股上,战兽吃痛发出一声嘶吼前蹄一软差点跪倒在地,连续行进了半个多月它也累坏了!

    果如象所说,看见城池之后众人又走了近一个时辰才来到历山城下,城主重山率领一众官员早已恭候多时,一见敬康急忙喜悦的迎了上去!

    重山四十出头,本是挺精明强干的一个人,可此刻站在众人眼前却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般,尽管为了迎接敬康等人已经精心打理了一番,却依然难掩他有些佝偻的后背和满脸的倦容,他的眼中布满血丝,显然已经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看见敬康他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说:“敬康大哥你可算是来了,你若再不来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相互寒暄过后敬康在众人的簇拥下向城主府走去,众人休息的地方已经收拾好,重山见敬康一行人赶了半个多月的路想要让他们先休息休息,正事随后再议,可敬康同样心急如焚哪有心思睡觉,直接拉着重山询问起历山的情况来。

    “唉!”提起这个重山就像饱受摧残看不到希望的奴隶一般叹着气诉苦:“历山全境几乎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所有即将收割的庄稼几乎全部泡烂到了田地里,很多百姓心疼庄稼冒着大雨将之收割回去,可没有阳光暴晒照样发了霉,这些年历山收成虽不错,九黎的赋税也不是很高,家中虽说都有余粮可百姓们住的大多是茅草屋,一个多月的连阴雨几乎将整个屋子都浇透了,粮食被雨水一泡,很多都发了芽。”

    “这些日子我已经命令各个村子将村内的余粮都搬到地势较高的山洞内储存,没有山洞的就就地开凿,争取保住更多的粮食。但现有的粮食肯定支撑不过整个冬天。等雨停了肯定还需要九黎支援。”

    “但村中一些老弱妇孺及孩童身体虚弱,被大雨一泡纷纷病倒,有很多已经…已经…再这么下去历山恐怕就会死尸遍地啊!而且尸体得不到及时掩埋更容易引发瘟疫,到那时麻烦就大了!”

    敬康静静的听着,听完后同样蹙起了眉头有些一筹莫展,临走时他拍着胸膛向苗帝保证历山绝不会冻死饿死一人,可没想到历山的形势已经恶劣到了这般田地。

    重华回到后堂将生病的象安置好后又匆匆跑了回来,刚好听见重山的话急忙插口说:“不能等到雨停,万一雨再下一两个月呢,什么都可以凑合粮食绝不能断,百姓若是饿及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到时候万一再发生点人吃人的惨剧咱们就更没法交代了!”

    “这位是?”重山向敬康投去询问的眼神,此人说的是事实,可这事实无疑与在他的伤口上又洒了一把盐,但他性格稳重,见此人是与敬康一起来的便没有开口呵斥以免伤了敬康的面子,只是看向敬康的眼神很是不喜,希望敬康能自己处理将这个满嘴胡言的黄口小儿赶出厅堂。

    敬康看到了重山脸上的愠怒急忙笑着解释说:“我忘了介绍是我疏忽了,这是重华少主刚回到九黎不久你不认识很正常!”随后又看向重华说:“重华,这是你重山叔叔,还不过来见礼!”

    重华上前向着重山抱拳一拜说:“小子重华见过重山叔叔,小子出言无状还请重山叔叔见谅,大巫祝和诸位长老经常提起重山叔叔,说叔叔您能力出众深明大义,是九黎最不可或缺的顶梁柱!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啊!”

    被他这么一恭维重山立刻转怒为喜,有些讪讪的笑道:“诸位长老谬赞了,早听说重华少主回到九黎一直无缘拜见,今日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器宇不凡啊,少主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将来必定名震大荒啊!”

    “行了行了都别恭维了!”敬康打断二人的互捧看向重华说:“你有什么好建议!”

    重华清了清嗓子说:“粮食绝不能断,谁知道这场雨还要下多久,我们不能把宝压在上天的怜悯上,但是九黎距这边甚远而且路途不通,那边的粮食估计一时也指望不上,我们只能另想他法,我有几条建议两位叔叔听听看是否可行!”

    “第一,我们这里离炎族的赤虚城最近,赤虚城是当年炎族与九黎交战时所建的大城,城内常年储备着大量的粮草以备不时之需,而炎族最近又与蛇族交战正酣,除了粮食最需要的就是装备,而且炎族少矿,兵刃装备一直是他们的短板。咱们历山城不是有一个匠作司吗,里面储存着不少兵刃战甲,我的意思是用装备与炎族换取粮食,那边估计没有下雨,这样一来我们运输的压力就会大大减弱了!”

    “第二,堵聚,经过一个多月的连阴雨,历山几乎已经成了沼泽河滩,雨若再下下去后果估计还会更严重,我们必须舍弃一部分土地将之变成湖泊,另一部分土地的地势加高,将岸上的水都引入到湖泊中去,这样还能保住一部分土地,而且湖泊内还可以养一些鱼虾鳖蟹之类的,关键时刻还能当做粮食应一下急!”

    “第三,历山百姓的房屋大多是茅草屋,雨再下几天估计全都得垮塌,我建议即刻动工修建一些石屋,先将孩童及老弱安置进去,我知道被大水一罐地基肯定不好打,但咱们也不指望这些石屋能坚持个二三十年甚至更久,只要能安安稳稳的在地上立个一两年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或者靠山的村子直接在山上开凿洞窟,越深越大越好,先支撑过这个灾年便好!”

    “第四,草药和大夫,现在历山病人不断增多,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草药和大夫,将整个历山懂医术的全都集中起来统一管理统一分配,若还不够再从九黎调拨一些。另外这里距灵山不远,实在不行我们就去请灵山十巫帮忙,他们十个可是大荒医术最精湛的一群人啊!”

    敬康狠狠的拍了一下重华的肩膀说:“好小子,有见地啊!”随后又看向重山说:“你觉得怎么样?”

    重山搓着双手兴奋的说:“太好了太好了,早知道这样我就算是抢也得冲上九黎将你抢回来啊!我至于躲在这里揪一个多月的头发吗,这些事虽然都不好办,但最起码有了方向啊,不像先前如无头苍蝇般不知道往哪撞!”

    敬康说道:“好,咱们双管齐下齐头并进,重山,你去一趟赤虚城与炎族交涉一下,用兵器换粮食,价格高点也没关系,咱们就当支援炎族了,但粮食运回来后一定要保存好,若再发霉我唯你是问!还有建造石屋,修筑溶洞的事你也一块办了!”

    “重华,你带着叔均他们前去查看地势,专门负责修筑堤坝之事,怎么修,在哪里修你自己处理即可,需要人手直接找重山。组织大夫调拨草药的事我去办,我现在就去给陛下写信,至于灵山我亲自跑一趟,灵山十巫跟咱们九黎关系不错应该能请得动,分头准备吧!”

    敬康刚下完命令重山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他是一个雷厉风行的性子,有了目标后自然不愿意拖沓,临走时拍着重华的肩膀说:“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等这次事情过去后我一定请你好好喝几杯!”

    重山走后敬康同样欣喜的拍着重华的肩膀,眼中充满了慈爱和欣慰说:“你是好样的,叔均跟着你是他的福气,你可要好好带他啊!”

    重华连称不敢,敬康也不再多说,只是嘱咐道:“这半个多月你也累坏了,赶快回去睡一觉,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干呢,你必须保证足够的体力!”

    重华领命,回到后堂时叔均等人早已鼾声震天睡得跟死猪一样,唯独重楼台还在强撑着没有休息,一见到重华急忙迎了上来说:“我爹忙完了吗,我能去见他了吗?”

    重华一呆,不知该如何作答,最后还是如实回答说:“他要去赤虚城一趟,估计现在正在做准备吧,你现在赶去肯定还能见到!”

    “算了吧,他肯定在忙!”重楼台有些失望的爬上床去,他是大巫祝带大的,这么多年与父亲见面的次数一双手都数的过来,记忆中他的父亲总是在忙,每次回家也只是待个一两天就匆匆离去,比起叔均等人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孤儿。这一次好不容易来到历山父亲却又抽不开身。他只好将脑袋蒙进被子里再次将眼泪吞进了嘴里!

    “唉!”重华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好沉默,爬上床后不久便睡了过去!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1章 楔子 望川志第2章 蛇族相柳 望川志第3章 大捷 望川志第4章 叛逆少年 望川志第5章 迷途知返 望川志第6章 灭门惨祸 望川志第7章 恨无绝期 望川志第8章 物是人非 望川志第9章 贵人相助 望川志第10章 一路奔逃 望川志第11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12章 猎手后羿 望川志第13章 追兵杀至 望川志第14章 赶出家门 望川志第15章 路在何方 望川志第16章 少年雄心立壮志 望川志第17章 正义长存 望川志第18章 出虎口入狼窝 望川志第19章 偷梁换柱 望川志第20章 人间仙子 望川志第21章 初入九黎 望川志第22章 家宴 望川志第23章 祖庙辉煌 望川志第24章 祭祖认亲 望川志第25章 意外受伤 望川志第26章 开诚布公 望川志第27章 继承者们 望川志第28章 齐心协力 望川志第29章 往日情仇 望川志第30章 龙断与穷奇 望川志第31章 合战穷奇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