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猫着腰相继爬入洞内,与重华预想的一样,洞口虽然狭窄,但洞内却是另一番景象,越往里走越是宽阔,到最后整个洞府足有一丈多高,他们三人并排走也丝毫不显拥挤。

    洞内很深,三人走了许久还没看到尽头,重华一边走一边借着微弱的光芒观察着,洞内墙壁凹凸不平,地上的泥土也是新的,鼻间偶尔还会闻到一丝泥土特有的芬芳,这一切都告诉重华,这个洞窟是蛇族最近才修建的,而且修建时太过随意,任由墙壁毫无规则的凹凸着没有进行任何修饰,显然这群蛇人没打算在这里多待。

    如此想着他心中越发小心,走了大概一炷香后前方突然出现一个拐角,重华拉住差点拐过去的炎雨蒙说:“别冲动!”

    然后重华将脑袋伸出去向里望去,发现前面竟是一个大厅,这个大厅足有两三亩大小,而且高度超过了五丈,大厅中央摆放着一个石头堆砌而成的祭坛。祭坛的五个角分别坐着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每个老人手中都握着一把造型怪异的法杖,手中不断掐着各种法诀,同时口中还念诵着重华等人听不懂的咒语。

    大厅内除了五位老人之外还有四名蛇族壮汉,仿佛侍卫一般紧紧的站在几位老人身后,唯独狩猎归来的那位男子双腿盘着坐在地上拨弄着手中的猎物,而那条修长有力的蛇尾却早已不知去向。他熟练的扒皮生火,不一会儿洞府内便传出了浓浓的香味。

    此人将烤好的猎物放在鼻尖闻了一下满意的站起身向祭坛上的老者喊道:“祭祀大人,肉烤好了,先吃饭吧!”

    四位老人同时站起身,唯有一人仍然持续着咒语。拿着烤肉的男子对此毫不在意,仿佛早已见怪不怪。见四位老人下了祭坛急忙迎上去将手中的食物双手奉上。

    四位老人与那几个侍卫一起盘坐在角落里开始吃饭,几个侍卫可能真的饿极了,接过肉就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相比之下四位老人吃起来就文雅多了,慢条斯理的将肉撕成条状,再喂进口中细嚼慢咽。

    一个老人将口中的肉吞下肚子后问道:“屠熊,你刚才出去狩猎可有发现什么异样没!”

    那个叫屠熊的男子急忙答道:“没有,外面阴雨连绵的,别说人影,连野兽都不愿意出来,祭祀大人,再这么下去想要打到猎物就更加困难了!”

    老人继续开口说:“这不就是我们所想要的效果吗,让九黎疲于应付无法支援炎族,更重要的是等炎族灭亡,咱们对付起疲惫不堪的九黎就省事多了!”

    屠熊继续说道:“话虽如此可几位祭祀大人每天如此运转真气恐怕支持不了多久吧,再这样下去祭祀大人的身体哪吃得消啊!”

    老人听闻此话看向屠熊的眼神慈祥了许多,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用他那干枯的如同皮包骨的手抚摸着屠熊的头发说道:“孩子,我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可惜,临死之前还能为蛇族做点事,为陛下尽份心已经很知足了,将来我若真有什么意外,等蛇帝陛下一统南荒,一统天下的时候你一定要去我坟前告诉我一声,记住了吗!”

    听闻此话屠熊的眼神有些湿润,抓住老人枯瘦如柴的手说:“贰负和危大人不是说会派人来接替我们吗,为什么还没到,这都一个多月了!”

    老人对于生死却看的很开,继续平静的说道:“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他们可能一时被什么事耽误了而已,放心吧,我这把老骨头还支撑的住,我还想看着陛下一统南荒的情景呢!”

    重华三人躲在墙角处看着大厅内的动静,因为距离太远老者与屠熊说的话他们一个字也没听到,只是闻着从里面飘出来的浓浓香味,再看看里面几人狼吞虎咽的样子炎雨蒙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将食物从几人手里抢来。

    既然无法得到索性不去看它,炎雨蒙强迫自己将眼光移开,见重华与叔均都盯着里面看它忍不住拍了叔均一把说:“别看了,越看越饿!”

    不料叔均的心思根本没在食物之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祭坛有些不确定的问:“重华,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祭坛有些熟悉。”

    话说出后迟迟不见回应叔均忍不住向重华看去,只见重华同样盯着祭坛脸上写满了震惊,看他这个样子叔均就知道自己刚才的话白说了,轻轻碰了他一下,等重华回过神向他望来时才说:“你有没有觉得这个祭坛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何止是有些熟悉,重华对此物再熟悉不过了,面对叔均的疑问斟酌了半天才开口说:“这是人族专门用来祈雨的祭坛,当年天下大旱民不聊生,雨师奉轩辕黄帝之命修建了一座巨大无比的祭坛并借助祭坛之力求来大雨,让人族百姓免去旱灾之苦。自那以后祭坛就成了人族圣物,一直存放在人族都城之中,面前这个就是缩小了许多的祈雨祭坛!”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在族内的典籍上看到过,我说呢这祭坛怎么这么眼熟!”叔均一拍额头恍然大悟的说道。

    听完两人的话炎雨蒙却更迷糊了:“你在哪里看到的典籍我怎么不知道,再说九黎现在都快淹水了还用得着祈雨吗!”

    “二货!”叔均直接投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看的炎雨蒙肝火大动,若不是此地实在不合时宜他非冲上去用拳头与对方好好的讲讲道理。

    叔均却丝毫没有顾忌炎雨蒙心情的意思,拉了拉重华的衣角低声说道:“他们虽然有十个人但看那几个老头一脸憔悴的样子估计体内真气都耗光了,那几个侍卫看起来也不难对付,怎么样,干不干!”

    重华有些意动,但想了想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阴谋之所以是阴谋就是因为它藏在暗处,趁人不备时给予致命一击,一旦曝光就如同见了阳光的积雪一样毫无用处。现在我们知道了他们的阴谋,但他们却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阴谋,咱们先不要打草惊蛇,回去好好筹划一下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叔均看着重华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开口说道:“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阴险,不过我喜欢,哈哈!”这话说的重华愣是没听出来对方是夸他还是在骂他。

    两人正要往回走炎雨蒙却不乐意了,抓住重华的袖子说道:“你们两在打什么哑谜呢,一会儿阴谋一会儿知道不知道的。”

    叔均嘴角挂着坏笑,看向炎雨蒙的眼神充满了鄙视,那种在智商上压过对方一头的感觉让他浑身舒爽,要不是此地不合时宜,他真想仰天大笑几声以表达此刻激动的心情。

    重华看着炎雨蒙抓耳挠腮一脸急迫的样子轻笑一声解释道:“这还不够明显吗,九黎的连阴雨就是人家劳心费神的帮咱们求来的啊!”

    “什么,这群蛇族爬虫也太阴险了吧!”听到这个消息炎雨蒙一个没忍住破口大骂。

    炎雨蒙的喊声在这寂静的甬道内犹如一道惊雷般显得格外突兀,叔均吓得一个激灵,急忙捂住他的嘴呵斥道:“小声点,你不要命了!”

    可是已经晚了!

    “谁!”一声大喝从大厅内传来,伴随着喊声数支箭矢同时射来,深深的扎进了墙壁之内。重华靠着墙壁拿下背上的战刀说道:“被发现了,决一死战吧!”

    他的计划还未来得及实施便被炎雨蒙的一嗓子给喝破了。

    叔均对着重华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道:“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咱俩怎么把这个二货给带来了!”

    炎雨蒙羞愧的低下头,知道自己闯了祸对于叔均的奚落丝毫不敢辩解,只是握住斧子的手更用力了些,失去的面子看来只有用蛇族的鲜血才能找回来了!

    三人刚准备好,四名蛇族侍卫便冲了上来,炎雨蒙第一个冲了上去一斧头砍向面前的敌人,蛇族男子不慌不忙的举刀相迎,看向炎雨蒙的眼神充满了轻蔑和嘲弄。可双方刚一接触蛇族男子的脸色就变了,他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震得他虎口生疼,手中兵刃差点脱手而出,忍不住连退三步喊道:“点子太硬大家小心。”

    炎雨蒙却不管不顾,再次冲了上去与几个人交战在一起,炎雨蒙那魁梧的身材,狰狞的面孔加上被叔均奚落时积压在胸中的郁气让他的身上平白多出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几个蛇族侍卫一时竟不敢跟他硬碰,将其围在中间缠斗起来。

    “小心!”叔均大喊一声,架开一把砍来的长刀一脚将炎雨蒙踢向远处撞在了身后的墙上,炎雨蒙刚被踢开一支箭矢便擦着他的鼻尖掠过,惊得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转过头却看见那个先前打猎的男子正躲在远处握着手中的长弓一脸不善的看着他。

    重华与叔均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大喊道:“他们人多,撤!”

    说完当先向出口跑去,叔均急忙跟上,炎雨蒙虽然有些不解但经过先前的事他也学乖了,不懂的就先憋着,现在可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跟着他俩走准没错。

    几名蛇族男子又岂会让他们轻易离开,急忙追了上去。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5章 迷途知返 望川志第6章 灭门惨祸 望川志第7章 恨无绝期 望川志第8章 物是人非 望川志第9章 贵人相助 望川志第10章 一路奔逃 望川志第11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12章 猎手后羿 望川志第13章 追兵杀至 望川志第14章 赶出家门 望川志第15章 路在何方 望川志第16章 少年雄心立壮志 望川志第17章 正义长存 望川志第18章 出虎口入狼窝 望川志第19章 偷梁换柱 望川志第20章 人间仙子 望川志第21章 初入九黎 望川志第22章 家宴 望川志第23章 祖庙辉煌 望川志第24章 祭祖认亲 望川志第25章 意外受伤 望川志第26章 开诚布公 望川志第27章 继承者们 望川志第28章 齐心协力 望川志第29章 往日情仇 望川志第30章 龙断与穷奇 望川志第31章 合战穷奇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 望川志第51章 历山情势 望川志第52章 激将 望川志第五十二章 多看一眼 望川志第五十三章 一路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