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杀我蛇族五位祭祀,毁我蛇族祭坛的竟然是三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老者一脸惊愕的看着重华三人,他确实没想到给自己造成如此大麻烦的人竟只是三个孩子,他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带着三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回去交差,别说贰负和危,他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交差的事以后再说,既然遇上了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三人。

    “你们是怎么找到祭坛之处,杀死我族祭祀的,老实交代或许我还能留你等一具全尸!”老者开口问道,这个问题弄不清楚他就感觉如鲠在喉,好不难受。毕竟蛇族在九黎领地布置了太多祭坛,若九黎真有办法找到他们那可就被动了!

    重华三人互相凝视,彼此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凝重,面前这个老人给了他们极大的压力,让他们有一种看不到丝毫希望的感觉。但俯首认命却不是重华的风格,他大声说道:“你现在说这话太早了一些吧,受死。”

    话刚说完重华拔出长刀向着老者砍去,随着挥刀,一股气势逐渐崛起,在这股气势之下,重华的身边凭空生出一股气浪,雨珠在气浪的冲击之下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老者射去。

    气势之强,犹如海中的怒涛,任凭礁石有多坚固,他都义无反顾的冲击而去,势要将礁石拍的稀烂。重华的气势还在节节攀升,老者看的有些心惊,终于明白此三人能杀掉先前的同僚绝非侥幸,脸上首次露出了凝重之色。

    眼看气势即将达到顶峰老者不敢怠慢,他也是身经百战的人,知道若继续让这股气势攀升下去将对自己极为不利,双手掐诀,各种手印在胸前不断变换。随着手印,一条碗口粗的黑色巨蛇从老者的脚底浮现,缠着老者蜿蜒而上,随着移动蛇也在不断的变粗变大。

    经过先前的战斗三人之间已经建立了些许默契,知道不能让老者继续下去,叔均与炎雨蒙对视一眼,然后炎雨蒙朝着老者奔跑而去,在离老者不足一丈时突然高高跃起,手中巨斧以开天辟地之势向老者当头砍去。

    叔均将长刀高高举向天空,口中默念着繁奥的咒语,随着咒语声起,一缕缕水蓝色的光芒不断的朝着刀身汇聚,刀身很快就被渲染成了水蓝色,叔均仍不满意,口中的咒语越来越急,蓝光汇聚的也越来越快,到最后竟将叔均手中的长刀弥漫成了一把超过丈许的水刀。

    炎雨蒙的巨斧后发先至,朝着老者当头劈来,还未落下老者身边又粗了一圈的黑蛇张开巨口,率先朝着巨斧吞了过去,两者相碰发出一声巨响,炎雨蒙当即被撞飞出去砸在了远处的树干之上,树干应声而断,炎雨蒙也被弹了回来摔到了地上,想象中被烂泥喷到脸上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他定睛看去却发现方圆十丈的水汽竟都朝着叔均汇聚而去,就这一会儿地面竟已变得干涸起来。

    受了炎雨蒙一斧巨蛇吃痛,身上的黑光不断闪烁,老者见此掐诀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双手在胸前幻化成一道道残影,一时之间让人眼花缭乱看不清楚。

    蛇身的光芒刚刚稳定,重华蓄势已久的一刀终于来临,赤金色的刀芒以无与伦比的气势狠狠的斩在蛇头之上,蛇头当即炸开,一股惊人的气浪迅速向四周扩散而去,重华被震得倒飞出去,一直飞到老者三丈之外才落了下来,刚一落地又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才将这股力道卸去。重华尚未站稳便感觉胸中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出,一个没站稳单膝跪在了地上。

    稍微休息一下他便以刀柱地,手抚刀柄强撑着站了起来,手刚一用力便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仔细一看却发现虎口早已裂开,鲜血几乎染红了整只右手。他强忍着疼痛向老者望去。

    面对重华这强横的一刀老者同样不好受,蛇首爆炸产生的气浪差点将他也崩飞出去,在气浪的冲击下他的身体犹如风中柳絮一般不断摇晃,虽没有飞出去,但掐诀的手印却差点被打断,一缕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再看那条神通幻化的黑蛇,蛇首及小半截蛇神不翼而飞,仿佛变成了一条鞭子般在老者周身缠绕,这还没完,剩下的蛇身之上黑光闪烁,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但随着老者再次掐诀,黑光渐渐稳定下来,几个呼吸之后蛇首再次长出,只是黑蛇整体小了一圈,又变成了碗口粗细。

    叔均见此虽然水汽还没达到极致让他有些遗憾,但老者此刻气息不稳,正是攻击的最佳时机,他自然不愿错过,双手握住已经达到近五丈长的水刀朝着老者挥了过去。老者脸色大变,急忙驱动黑蛇迎了上去,再次相撞,蛇首与水刀同时炸开,在两人之间形成了一道滔天的巨浪,叔均一时竟看不清对方的身影。

    重华见此急忙取下背上弓箭,右手虎口裂开无法开弓,他急忙仰身躺了下去,左手搭弦右腿开弓,朝着浪涛之中射去。一连射了三箭,才听见浪涛之后传出一声惨叫。

    水刀挥出,叔均脸色发白,身体一阵摇晃竟有些战立不稳,但听到惨叫之后脸上却露出欣喜的笑容,朝着重华竖起大拇指说:“好样的!”

    等浪涛散去老者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时模样已经大变,只见他那身原本有些破旧的袍子好多地方已经被撕成了条状,大片松弛的肌肉搂在了三人面前,头上的发髻也已经散开,满头银发无力的披在肩上,脸色苍白的好像大病初愈一般,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这还不算,最触目惊心的是他的左眼,一支箭矢从他的左眼之中贯穿而过,只留箭尾在空中飘荡。

    他用仅剩的右眼看向叔均说道:“这个年纪能将水元斩练到如此境界,想必你就是水神康回的后人,九黎长老敬康的儿子叔均吧。”

    不等叔均回答他又看向炎雨蒙说:“九黎用斧的少年只有一个,欢兜的长子炎雨蒙,我说的没错吧,至于你……”

    老者再次将眼光移向重华说:“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刀法如此气势,这种气势老夫生平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想不到九黎也会有这样的人,相比你就是姚瞽叟的长子姚重华吧!”

    听闻此话重华心中一惊,生怕他说出句望的名字,急忙打断道:“没错,我是姚重华,前辈受此重伤还能侃侃而谈确实让重华佩服,若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我们说不定会成为朋友,可惜如今你我各为其主,重华只能得罪了,去死吧!”

    重华再次拉开长弓射向老者,老者已无力躲闪,只好眼睁睁的看着箭矢射向自己的咽喉,眼中却没有一丝对于死亡的恐惧,只是看向重华三人的目光充满了遗憾,也不知道遗憾的是没能躲过这致命一箭,还是没能杀掉三人?

    “祭祀大人,不要……”随着老者的身体向后倒去,两声凄厉的惨叫从远处传来,听这声音来人年纪不大,应该与屠熊一般,是这个老人的侍卫或随从。

    重华三人对望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苦涩,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区区两个侍卫若在平日他们自是不惧,奈何刚经历一场苦战,三人此刻都是最虚弱的时候,别说两个,哪怕一个应付起来都相当吃力。

    现在离开肯定跑不过那两个蛇族,不如等在此处养精蓄锐,再与来人一战,就算失败也比落荒而逃显得有尊严。

    很快两个蛇族青年便赶到三人面前,其中一人走到老者身边蹲下探了探脉搏,随后像同伴摇了摇头,站起来一脸仇视的看着重华三人。

    “你们竟然敢杀死祭祀大人,你们知道这是什么罪吗?”其中一人指着重华质问道,语气之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与恐惧,在蛇族,祭祀代表着智慧,能被封为祭祀的人都是蛇族的智者,他们的战力可能一般,但他们的智慧却得到了蛇族百姓的尊重。

    因此当看到他们一向敬仰的祭祀大人死在面前时对他们的打击如同信仰崩塌一般,两人只觉得脑袋被重锤敲击一般一时竟愣在原地。

    见两人精神恍惚,重华急忙悄声对叔均与炎雨蒙说:“你们两帮我争取一些时间,上。”

    叔均与炎雨蒙对视一眼,立即朝离自己最近的敌人冲去。重华双手掐诀,只见他食指翻飞,随着动作,四周竟起了微风,吹得他头发飞扬衣袍猎猎,不但如此,天空的乌云也朝这边聚集过来,一时之间方圆十丈之内风云聚会,天地色变。

    三人一连串的动作动静不小,两个蛇族青年被这番动静惊醒,再次看向重华三人时眼中充满了仇恨,还有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拔出身上的兵刃就冲了上去,那种视死如归,欲与敌同归于尽的气势看的叔均与炎雨蒙皆是一惊,还未交战,气势上已先弱了三分。

    炎雨蒙还好,严格按照重华的嘱咐一味地托着对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丝毫不与之硬拼,一时之间打的倒是有声有色。但叔均的情形就有些不妙了,先前的神通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真气,此刻头脑还有些眩晕,面对蛇族青年的攻击,明明一眼就能看见破绽,身体的反应却偏偏跟不上脑袋的思路,一时之间竟被搞得狼狈不堪,若不是炎雨蒙抽空支援一下恐怕早已重伤失去战力,能否活命还得看运气了。

    突然,蛇族青年一刀刺来,叔均正要躲开时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眼看无法躲过叔均同样将刀当剑刺出,已做好了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打算,不料耳边却传来重华一声大喝:“让开!”

    叔均握刀的手一顿,想要躲开却无能为力,眼看蛇族青年手中的弯刀离自己的心脏不足寸许,他绝望的刚闭上眼睛,整个身体便被撞飞开去,等反应过来时感觉浑身疼痛难忍不说,炎雨蒙还压在自己身上,那魁梧的身体压得他一时竟有些喘不过起来。

    用尽全力一把将他推开,正要谩骂时一声雷鸣打断了他的思绪,抬头看去,只见两条手臂粗细的雷电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两个蛇族青年的身上,丝毫不给二人机会。

    两人被电的浑身哆嗦,头发像标枪一样一根根的直立向天空,乘两人身体麻痹之际重华急忙冲上去,手中长刀在两人恐惧的眼神中直接挥出,两人瞬间气绝而亡。

    此时才有时间去观察炎雨蒙,只见他趴在地上早已昏死过去,背上一道伤口深可见骨,鲜血顺着伤口涌出染红了他整个脊背,一望之下触目惊心。

    原来他见叔均危急情急之下冲了出来,一时不慎竟被对手抓住机会砍了一刀。

    “我们快走!”重华说了句急忙走过去扶起炎雨蒙,强忍着脑中传来的眩晕感与叔均一起架起炎雨蒙朝山下走去。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9章 贵人相助 望川志第10章 一路奔逃 望川志第11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12章 猎手后羿 望川志第13章 追兵杀至 望川志第14章 赶出家门 望川志第15章 路在何方 望川志第16章 少年雄心立壮志 望川志第17章 正义长存 望川志第18章 出虎口入狼窝 望川志第19章 偷梁换柱 望川志第20章 人间仙子 望川志第21章 初入九黎 望川志第22章 家宴 望川志第23章 祖庙辉煌 望川志第24章 祭祖认亲 望川志第25章 意外受伤 望川志第26章 开诚布公 望川志第27章 继承者们 望川志第28章 齐心协力 望川志第29章 往日情仇 望川志第30章 龙断与穷奇 望川志第31章 合战穷奇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 望川志第51章 历山情势 望川志第52章 激将 望川志第五十二章 多看一眼 望川志第五十三章 一路奔波 望川志第五十四章 惊现蛇族 望川志第五十五章 暴露 望川志第五十六章 洞内激战 望川志第五十七章 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