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一个多月的连阴雨终于停了,这对砂石镇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但镇民却来不及庆祝就在重山城主的带领下忙碌起了赈灾事宜!

    排泄积水,清理道路,整理仓库,短短三天,砂石镇就一扫此前雨水成灾的状态,局面焕然一新!随后源源不断的物资被运到了砂石镇,作为中转站再运往其他受灾的地方!

    砂石镇的雨虽然停了,但历山地区还有将近九成的地方依然大雨磅礴,还有近乎八成的百姓依然生活在积水之中,因此砂石镇就变得异常重要,重华几人除掉蛇族祭祀可谓是为九黎立下了大功。

    敬康马不停蹄的再次赶回砂石镇来不及休息就投入到了赈灾的事宜当中,调拨药草派遣巫医集中病人,忙的不可开交!

    这天傍晚偶得闲暇,刚喝了口水才想起自从来到砂石镇后就没在见过重华及叔均等人,急忙召来下人询问,才得知几人伤好之后静极思动,又跑到其他地方寻找蛇族祭祀的踪迹去了,至于更具体的下人却不甚清楚!

    “这群混账真是分不清轻重缓急!”敬康气的骂道,但有重华在他对几人的安危倒不是很担心,接二连三的事情已经证明了重华确实已具备当首领的潜质,假以时日必定会是一位合格的苗帝!

    半个月来四处奔波,即便是以敬康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喝完水后便躺床上休息去了,似睡未睡朦胧之际下人突然冲了进来一嗓子将他惊醒,吓得他一个激灵,看见下人时心中微怒,但多年来的涵养还是让他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有些不快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下人看出敬康脸上的不快,不敢拖延急忙说道:“叔均公子受了重伤被人抬回,那个,大人你还是去看看吧!”

    “带路!”敬康心中一惊睡意全无,急忙跟着下人走了出去,见到叔均后才松了一口气,回头狠狠的瞪了下人一眼。

    叔均大腿被砍了一刀,鲜血染红了整个裤腿,看起来挺严重,其实只能算是皮外伤而已,连骨头都没有伤到,下人不知就里,又害怕敬康责骂这才将情况夸大了一些!

    叔均被田鼠与青石抬着,见到敬康急忙从担架上趴下来有些心虚的喊了一声:“爹!”

    敬康的眼神扫向其他人,重华,重楼台,炎雨蒙,炎雨离,田鼠以及青石,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挂着一些伤痕,全身上下几乎都被鲜血与泥泽染的不像样子,但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受伤后的颓废,反而一脸喜悦与期待的看向敬康,就好像是做了好事期待着大人夸奖自己的孩子。

    他们也确实算是孩子,敬康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上次重华与叔均,炎雨蒙三人成功找出并击杀蛇族祭祀后,叔均与炎雨蒙逢人便说当日的辉煌事迹,同时还不忘奚落重楼台及炎雨离几句,让两人颇有些抬不起头来。

    三人伤好之后重楼台极力撺掇三人继续进山,迫切的希望找回这个场子。叔均与炎雨蒙的立场又向来不坚定,被两人忽悠了几句便飘飘然的不知所以,合力又撺掇重华一起。

    那时敬康回九黎报信,重山又忙于赈灾事物顾不上他们,这几个人便如同脱了缰的野马一般撒着欢儿冲进了山林之中,一直到了今天若不是叔均受伤估计他们还不愿意回来!

    看着几人期待的眼神敬康无奈的问道:“战绩如何?”

    叔均刚要回答炎雨蒙捉住他的衣领猛的往后一拽,叔均被拉的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伤口被牵动疼的他差点嚎叫出来!

    炎雨蒙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得意的向敬康说道:“这几天我们翻遍了周边好几座山,找出并击杀了十五位祭祀,只是后来他们援兵到了我们不敌,这才退了回来!敬康叔叔您放心,等叔均伤好之后我们再去,定要将这群蛇族爬虫全部揪出来,还我九黎一个朗朗乾坤!”

    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敬康,感觉自己这几句话说的简明扼要大义凛然,怎么也会得到几句赞赏不是。这些日子与重华待在一起他发现重华少主说起话来出口成章有理有据,哪像自己,出口成脏脏话连篇,动不动就问候人家女性亲属,时间越久他越是发现自己与对方差距越大,不由自主的开始模仿起重华的神态来。

    敬康自然看出了炎雨蒙眼中的期待,夸赞几句吧害怕这小子一得意尾巴就翘上天去,今后更难管束,责骂几句吧又太打击这孩子的积极性,索性不去理会,而是转头看向重华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重华想了想说:“这些蛇族祭祀躲在深山老林里几乎不与外人接触,他们喝的是雨水吃的是野味,几与山中野兽无异,想要寻找根本就是凭运气的事。原本我们打算凭借雨水的大小来判断,雨最大的地方肯定有蛇族祭祀存在,可试了几次也是不行,大雨覆盖方圆几十里,道路泥泞暂且不说,这些祭祀就像一群地老鼠一样躲在深山老林的犄角旮旯里,就算掘地三尺也未必找得到,再找下去费时费力,于事无补!”

    敬康还未说话炎雨蒙急忙开口道:“那怎么办,难道任由蛇族祭祀继续在我九黎内肆意妄为吗!”

    敬康摆了摆手说:“行了,你们都累了好几天了下去休息吧,重华留下我有事跟你说!”

    几人不情愿的离开后敬康问道:“现在情况确实如你所说,虽然知道了蛇族的阴谋,但是找不到人我们也没有办法,昨天我接到陛下的手书,苍梧之野那边同样在极力捉拿蛇族祭祀,但收效甚微。蛇族为了这次的事件准备的相当充分,对我们搜寻的手段也甚是了解,刚开始虽说捉拿了一些,但运气的成分居多,现在他们已经彻底隐藏了起来,想要再次寻找可谓困难重重啊,不知你有何良策没有!”

    “祸水东引!”重华最近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心中已经浮现出一个计划,但有些地方还需要补救,此刻敬康问起他索性说了出来,毕竟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嘛。

    重华跑回房间从床底下搜出一卷兽皮再次回到敬康身边将兽皮展开,赫然是整个九黎的地形图,上面还标注了许多红色的圆圈,重华指着那些圆圈说道:“历山地区共有数百个村落,为了取水方便几乎每个村落都是沿河修建!但现在这些河流几乎全部暴涨,将附近的村庄与农田尽数淹没。我查了一下,这些河流途经各个村庄最后都流向了南海,其中大多数河道比较狭窄,平日里水流平稳时还能应付,一旦遇上洪水很容易造成拥堵!”

    “我的意思是安排人手修建一条贯穿整个历山的渠道,将所有河流贯穿在一起,这样旱时可以蓄水涝时可以排洪,一旦建成整个历山将遍地沃野,彻底改变目前这种现状!”

    “敬康叔叔请看!”重华将手指移到地图角落的一个圆圈上说:“这是麦定城,城虽不大,却是蛇族与九黎的交界,蛇族若想攻打九黎,一是灭掉炎族直接进攻历山城,再就是以麦定城为跳板直接进攻九黎腹地,一旦他们从麦定城出兵,我们九黎除了瘴气弥漫的森林外将无险可守,既然如此不如主动出击!”

    “这跟建渠有什么关系?”敬康好奇的问,心中仿佛抓住了什么,仔细一想却什么也没抓住!

    重华继续解释道:“将渠道出口修建到麦定城,堵住堤坝,等洪水积压到一定程度后,再放开堤坝,到时候洪水如怒涛一般流向蛇族境内,到时候我看他勾陈还能否笑得出来!而且他们蛇族有祭祀我们九黎就没有嘛,我们也可以在麦定城附近建立祭坛向上天祈雨,雨水同样会顺着堤坝流到蛇族境内去。我们在自家的领地内祈雨就算到了尧帝面前也说的通不是,整个大荒谁敢说咱们的不是!”

    “好一招祸水东引,这样一来蛇族就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敬康听的怦然心动,但同样有些担忧的说道:“这样行吗,现在历山的百姓还在泥泽里打滚,怎么可能腾得出手来修建渠道!”

    重华却笃定的说:“历山的百姓确实在洪水中挣扎,但这对我们反而更加有利,敬康叔叔你想想,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四处赈灾,粮食药草就像这洪水一样从砂石镇流向历山各个角落,单单路上就得消耗一大半,落到百姓手中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我们修渠的话,百姓将被集中到一起,粮食药草同样也被集中到了一起,这样就免去了路上的消耗与人手的四处奔波,此其一也;百姓有事可做有粮可用心中便不再惶恐,在目前的情况下,修渠可以稳定人心,此其二也;蛇族步步紧逼炎族节节败退,我们九黎也危在旦夕,若真能将此渠修成便可拖延一下蛇族的步伐,为我们争取更多的准备时间,此其三也。只是一旦洪水倾斜蛇族百姓必将死伤无数,此举实在有伤天和啊!”

    重华说完之后敬康陷入了沉思,说实话,这个想法确实让他心动,但更多的却是担心,毕竟此事一旦开启将耗费无数的人力物力,尤其是目前这种屋漏偏逢连阴雨的情况下,想要做成难度更大,但水渠修成之后的种种益处同样让他心动!

    风险与利益本就是相伴而生!

    足足等了一炷香,敬康依然未能下定决心,重华见此再次开口:“敬康叔叔,就目前这种情况而言,不拼命就得认命啊!”

    这句话打动了敬康,他一狠心说道:“好,你放手去干吧,苗帝陛下那边我亲自去说!”

    重华欣喜的点了点头,摩拳擦掌的准备大干一场。第二天天还未亮叔均等人就被从床上拉起来派到各个村落联系人手。

    握登赶到砂石镇的时候重华正在准备修渠所用的工具,这同样是一项繁琐的工作,整整一天重华都在四处联系各种木匠铁匠,调配木材矿石,忙的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已经快到冬季,空气中已经多了一丝寒意,但握登见到重华时却发现他满头的汗水。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后重华将自己正在做的事向握登说了一遍,握登听后心中掀起滔天大浪,他实在没想到重华居然能如此折腾,他知道重华平日里注意极多,没想到魄力也如此惊人,此事一旦被他做成,那他在九黎的威望还有谁人能及。

    重华待了一会儿便匆匆离去继续忙自己的事情,握登急忙写了一封信,派人急忙给尚在历山城的象送去,而此时象已经进入深山多日,早已偏离了原本的行程!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15章 路在何方 望川志第16章 少年雄心立壮志 望川志第17章 正义长存 望川志第18章 出虎口入狼窝 望川志第19章 偷梁换柱 望川志第20章 人间仙子 望川志第21章 初入九黎 望川志第22章 家宴 望川志第23章 祖庙辉煌 望川志第24章 祭祖认亲 望川志第25章 意外受伤 望川志第26章 开诚布公 望川志第27章 继承者们 望川志第28章 齐心协力 望川志第29章 往日情仇 望川志第30章 龙断与穷奇 望川志第31章 合战穷奇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 望川志第51章 历山情势 望川志第52章 激将 望川志第五十二章 多看一眼 望川志第五十三章 一路奔波 望川志第五十四章 惊现蛇族 望川志第五十五章 暴露 望川志第五十六章 洞内激战 望川志第五十七章 斩杀 望川志第五十八章 蛇族援军 望川志第五十九章 危机重重 望川志第六十章 重伤 望川志第六十一章 全面出动 望川志第六十二章 消除隔阂 望川志第六十三章 激情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