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族承平多年兵无战心将无战意,自从开战以来节节败退,若不是有火神祝融苦苦支撑恐怕已经灭族。可炎族积弊已久,祝火神纵有通天之术也无回天之力,在蛇军亡命的进攻之下领土越守越少,现在不得不退回都城死守,期待着人族援军的到来。而人族援军又被猰貐挡在炎族境外一时脱身无望,炎族上下一片惨淡!

    反观蛇族一路高歌猛进,进入炎族境内后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祝火神倒是组织了几次反击,奈何仓促之下准备不足,很快便被贰负和危击溃。

    而现在炎族最后的抵抗力量几乎都被围在了“赤炎城”,外界几乎找不见一支超过百人的部队。在此情况下蛇族自上到下几乎都松懈了下来。

    奎虬本是蛇族一个小部落的首领,平日里欺男霸女在周边部落中名声极差,像他这种人在民风彪悍的蛇族内几乎活不长久,战事一起队友会毫无犹豫的在背后捅他一刀。奈何此人与贰负和危真神沾点血亲,又极会阿谀奉承,战事刚起他便四处奔走,讨了一个押运粮草的肥差,大事想办法托关系让上面的领导去办,小事则指挥手下的喽啰去办,他自己则每天小酒喝着,美女搂着,小日子过得别提有多舒坦!

    此刻他与往常一样坐在帐篷内宽大的椅子上,双手各搂着一个从附近抓来的炎族少女大笑不已。

    奎虬年近四十,或许是因为纵欲过度的原因眼袋看起来有些浮肿,腰身粗的仿佛十月怀胎一般,坐在椅子上如同一座肉山。坐在其身边的两名少女容貌秀丽,犹如水蛇一般的细腰被奎虬紧锢在了怀里。少女的身体不断颤抖,脸上犹挂着泪痕。

    左边的少女拨开橘子一瓣一瓣的送向奎虬的口中,因为太多害怕往往送错了地方,直接塞进了奎虬的鼻孔,这个时候奎虬的手臂就会向上移动,在她的胸脯上狠狠的揉捏一番,少女疼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不敢叫喊出来。右边的少女则将一杯杯酒水送入他的口中,同样因为害怕酒水不时的洒落下来,顺着胡子流到衣服之上,这时奎虬就会转过头如同啃猪蹄一般在少女的脸上狠狠的啃上一口,口中的浊气随之而来,熏的少女几欲作呕。

    怀中少女颤抖的身体及想要躲闪却又不敢的样子更加刺激了奎虬,他的笑声越发肆意,甚至都传出了帐篷。

    左边少女又一次将橘子塞进了鼻孔,这次有点用力过猛,汁水喷进了鼻子刺激的奎虬难受异常,直到打出一个喷嚏后才舒服一些,他转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怀中少女,正要施以惩罚一位军士不经通报匆匆跑了进来:“将军,大事不好了!”

    少女躲过了惩罚对冲进来的军士投去感激的目光,奈何军士低着头无法看见,他知道奎虬的脾气,同样感受到了奎虬的怒火急忙说道:“将军,奎囚将军带人押运粮草至今未回,属下派人前去接引,在前方十里处发现了他们的尸体,近五百人无一生还!”

    “什么?”奎虬惊得从座位上站起:“炎族大军不都退缩到了赤炎城了吗,哪里还有能将他们全歼的军队,你在糊弄我不成?”

    军士吓得一个哆嗦,急忙说道:“兹事体大,属下怎敢如此糊弄将军,奎囚将军的尸体已经被带回,将军若是不信可亲自前去查看!”

    奎虬虽然残忍狂躁但绝对不笨,他自然没有兴趣去查看一具尸体,在原地转了几圈后指着军士说道:“命令所有将士进入战备状态,多派斥候将搜索范围扩大到十里以外,务必找出这股敌人的动向,另外,立刻派人向贰负和危大帅求救,就说赤炎城外发现大量敌军,我蛇军粮道遭到前所未有的威胁,请他立刻派兵支援!”

    以奎虬的行事作风能活这么久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他就像一只乌龟一般一遇到危险就将脑袋缩回壳里,同时还不忘向人求助,可是赖以生存的手段这一次却失效了。

    军士应了声是便向账外跑去准备执行命令,不料还未走出另一军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跪在奎虬面前语气都带上了哭腔。奎虬见此心里咯噔一声,强忍着怒火尽量放缓语气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慢慢说!”

    军士从未遇到自家将军如此的和颜悦色,一激动心中的恐惧消散了一些,急忙说道:“禀将军,炎军打进来了,他们见人就杀见草就点啊,兄弟们快支撑不住了,您快去看看吧!”

    “好快的速度!”奎虬心中大惊,这座营寨存放的是前方十万大军一个月的粮草,这些日子蛇军将周边的粮草几乎都搜刮来了,一旦这批粮草有失再想征集就只能从本族调拨。蛇族领地荒芜,粮食产量本就不大,迁都到良渚后虽说情况好了一些但也没有多少存粮,本想着以战养战抢夺炎族的粮食,奈何祝融火神甚是可恶,撤退时带不走的东西都放上一把大火,等蛇军赶到时只留下一堆灰烬,让蛇族的愿望落空。

    还有从本族调拨粮草时间上根本来不及。粮食不比其他,少一日都不行。这批粮草若真出了问题恐怕贰负和危大人就不得不退兵了。前方传来消息说炎族已经坚持不了多久,这个时候退兵贰负和危还不得活剐了他。想到这里奎虬吓出了一身冷汗。体内仅存的那点热血也被激发了出来:“走,随我迎敌。就算全军覆没粮草也决不能有丝毫闪失,你立刻前往赤炎城请贰负和危大人派兵增援,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象等人赶到蛇族营地后在远处观察良久,见蛇族营地方圆超过五里,三丈多高的草垛及粮袋整齐的摆放在营地之中,营地四周用丈余高的木栅栏团团围着,一队队士兵望来回转,警惕的扫视着四周,时刻准备着与突然出现的敌人作战,仅有一个出口还在营地的另一面需要绕行一圈才能到达,防护的甚是森严!

    见到这种情况象蹙起了眉头,转身看向赫连连城说:“你确定他们只有三百人?”语气中充满了不信任!

    赫连连城看到这种情况也有些不确定了,若对方与自己一样是炎族之人他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只要能焚烧这批粮草哪怕全军覆没也值了,可姚象是九黎的人,对方可没有义务为他炎族搭上性命!

    “我用性命担保,留在这里的人绝对不超过五百!”就算不确定他也必须把话说死,他太知道这批粮草对蛇炎二族的重要性了!

    若搁在平日象肯定会就此退走,但现在他却多了一个劲敌,重华虽然回来的晚,但处处比他强,这就激发了他的好胜之心。这个时候他脑海中第一个闪现的不是该如何退走,而是若重华在此,他会怎么做。几乎不用多想,他知道重华绝对会冲下去,哪怕冒一定的风险也绝不浪费这次机会!

    “我绕道营门去,一刻钟后你从这里进攻,不需要冲进去,只要将火箭射入草垛之上,将敌人全部吸引到这边即可,如何?”象一瞬间便下了决心,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他不能白白错失让重华看笑话!

    赫连连城几乎不假思索的说道:“好主意,就这么办!”

    象走后原地只剩下了赫连连城及他手下那几十号伤兵,一人走上前来说:“将军,这群人故意与我们分开不会就此跑路吧!”

    赫连连城苦笑一声说:“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相信他们!赤炎城坚持不了多久了,今天就算我们全部死在这,这批粮草也必须毁掉!”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一刻钟后火势乍起,蛇族营地一阵大乱,一时之间找不到敌人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转。

    “先救火!”突然有人大喊,为混乱的人群指出了一个方向,可还未找到盛水工具一波箭雨又来,箭矢不多,只有几十支,奈何草垛无法移动成了固定的靶子,而蛇炎两军只见又隔着一道木栅栏,一时之间冲不过去急的蛇军团团乱转。

    象见此大喜,大声吩咐道:“苗庭,你带一队人去焚烧粮草,进去之后所有可燃之物全部点了,其他人跟我冲!”

    蛇军都聚集在了营寨另一面,象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偶尔出现零星的蛇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敢于迎战的当即被杀,后退逃走的却懒得去追,在营寨内肆无忌惮的破坏,不一会儿一大半粮草被烧,整座营寨火光冲天。这时他才信了赫连连城的话,这个蛇族营寨的蛇军果然不多,贰负和危可真够自负的。

    冲了许久终于遇到大股蛇军,双方见面自然懒得寒暄,一个“杀”字出口象第一个冲了上去,手中长枪犹如暴雨梨花般快若闪电,每刺出一枪便有一人倒下,短短半柱香便斩杀了十几人,而他手中的长枪却丝毫血迹未沾,可见出枪的速度如何快捷!

    乘此机会赫连连城也翻过栅栏与象汇合在一起,战事顺利刺激的他满面红光,一见面就大喊道:“重楼台兄弟干的漂亮,过瘾!”

    “快,快,救火,先救火啊!”两人正要再次冲入敌阵突然听见一个杀猪般的叫声,同时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华丽却型如肉山的胖子指着蛇军撕心裂肺的叫喊。

    “这家伙估计是这支蛇军的首领,我去宰了他!”赫连连城说着就要上前却被象一把拉住,象目中透着锋芒,冷冷的说:“我去!”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18章 出虎口入狼窝 望川志第19章 偷梁换柱 望川志第20章 人间仙子 望川志第21章 初入九黎 望川志第22章 家宴 望川志第23章 祖庙辉煌 望川志第24章 祭祖认亲 望川志第25章 意外受伤 望川志第26章 开诚布公 望川志第27章 继承者们 望川志第28章 齐心协力 望川志第29章 往日情仇 望川志第30章 龙断与穷奇 望川志第31章 合战穷奇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 望川志第51章 历山情势 望川志第52章 激将 望川志第五十二章 多看一眼 望川志第五十三章 一路奔波 望川志第五十四章 惊现蛇族 望川志第五十五章 暴露 望川志第五十六章 洞内激战 望川志第五十七章 斩杀 望川志第五十八章 蛇族援军 望川志第五十九章 危机重重 望川志第六十章 重伤 望川志第六十一章 全面出动 望川志第六十二章 消除隔阂 望川志第六十三章 激情演讲 望川志第六十四章 苗庭到来 望川志第六十五章 惊人计划 望川志第六十六章 初次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