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炎城下,蛇族大营!

    “啪”的一声巨响,站在台下的众将心里猛的一突,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个个低头盯着面前被摔碎的陶碗就连呼吸都不由的放轻了一些。

    顺着破碎的陶碗向上看去,台阶上,桌案前,一位三十左右,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正烦躁的来回渡步,此人身着一套有些破旧的明光铠,铠甲上面布满了各种刀枪剑痕。铠甲虽然破旧,却难掩他身上那股霸道威猛的气势,反而将他衬托的更加威猛,让人望而生畏。只是此刻的他却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在大帐内肆意的咆哮,吓得台下众人大气都不敢出!此人正是蛇族大军的统帅,蛇族三大真神之一的贰负和危。

    “废物,一群废物,堂堂蛇族大军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劫了营寨,烧了粮草,你们简直将蛇族的脸都丢尽了。现在粮草尽皆被烧,你们谁能告诉我我蛇族勇士吃什么,吃什么,吃泥土吗?”

    贰负和危指着台下众人的鼻子骂道,口水都溅到了一些人的脸上。但这几人丝毫不敢抬手去擦,更不敢有丝毫反驳。

    对于台下众人来说这次事件只是一个意外,毕竟就连姚象都没有想到他会误打误撞的来到炎族,更别说他们了,而且当时留守营寨的奎虬可是贰负和危钦点的将军,那个家伙太过废物没有守住营寨关他们什么事。无缘无故挨一顿臭骂他们也觉得冤啊。可这些话借他们个胆也不敢说出来,这次意外对蛇族造成的损失太大,已经大到就连贰负和危都承受不起的地步,这个时候他们怎么敢去撩拨暴怒的贰负和危!

    面对这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部下,发泄许久的贰负和危也觉得没意思,像泄了气的皮球般无力的坐回了座位,神情萎靡的仿佛瞬间老了好几岁。

    众将刚松了口气,贰负和危突然站起目视众将,眼神中透出一股逼人的锋芒:“传令全军,即刻发起总攻,明天天亮之前务必拿下赤炎城!”

    贰负和危就像是一个赌徒,已经押上了全部身家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若明天天亮前能拿下赤炎城,在灭族大功面前粮草被烧的事情将不再是他的过失,反而证明他贰负和危临危不乱当机立断,是名副其实的蛇族真神大荒名将!

    可是这一次老天并没有站在他贰负和危这一边,那冲天的火光烧红了半边天,人老成精的火神祝融一瞬间便明白了事情的缘由,派人打听一番,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后他欣喜若狂,急忙部署守城事宜,对炎族来说,这场攻势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只要熬过去炎族就能获得一丝喘息之机,他又岂会让贰负和危轻易的得逞!

    天亮了,贰负和危站在赤炎城下,看着破败不堪,已经摇摇欲坠仿佛风势稍大就会迎面倒下的城墙不甘心的跺了跺脚。

    对于贰负和危来说现在的赤炎城就像是一张皱了的纸,只要他稍微一用力就会捅破,可有祝融在,这张纸就成了海中的礁石,任它海浪多急,多猛,多大,它依然坚固的屹立在那,冲不破打不垮。

    “功亏一篑!”贰负和危的眼中充满了不甘于无奈,无力的朝站在身后的部下挥了挥手说:“退兵吧,我们败了!”

    属下领命而去,贰负和危朝着城墙大声喊道:“祝融,这次算你走运,但我不是败在你手里,而是败给了天意。不久之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下一次你以及你们炎族将不再有这样的好运,你给我记住,来日踏破你赤炎城的必是我贰负和危!”

    贰负和危鼓足真气喊出了这几句话,声音之大十里之外都清晰可闻,蛇炎二族之人纷纷心惊,看向贰负和危的眼神充满了敬畏,这个人的功力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出不少。

    贰负和危刚刚转身,一声同样雄厚的声音传来:“我炎族上下万众一心,从来不惧任何敌人,你若来要我等随时恭候,只是今日事务繁忙就不送你了,贰负和危大人一路走好,咱们后会有期!”

    听到这个声音贰负和危“哼”的一声抬腿便走!

    回到良渚后,贰负和危因办事不利贻误军机被勾陈狠狠的责骂了一番。灭炎战争就因为一场大火功亏一篑整个蛇族都不甘心,一番商议之后蛇族开始谋划第二次灭炎战争。

    贰负和危原本以为再次攻打炎族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兵马器械都是现成的,无非就是粮草的征集而已,他已经痛下决心再去炎族定要洗刷这一次的耻辱,没想到临走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他意想不到却暴怒异常的事—蛇帝陛下竟然要换将,让猰貐领军!

    蛇族除蛇帝勾陈之外还有三大真神,分别是贰负和危,瘟神猰貐及水神共工,一年前共工与相柳在余姚关下失利,这一年多来一直在家休养,勾陈选择攻炎统领时他很自觉的退居其后,任由贰负和危与猰貐去争,结果贰负和危胜出,统军攻打炎族,谁曾想半途会出现这样的意外,猰貐抓住机会一举夺取了统领之位。此事让贰负和危大为光火!

    这次勾陈也发了狠,又增加了五万兵马,命猰貐为统帅,贰负和危与共工为副帅,三大真神全部派出,势要一举荡平炎族。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躲开追兵之后姚象一门心思的想要快速回到九黎,对他来说炎族太过危险,他一刻也不想多待。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回到历山有两条路,一是按原路返回,翻过脚下这座山自然就回到历山城了。可他们这群人顾前不顾后,当初一门心思的寻找蛇族祭祀,早已忘了来时的路。经过一连串的消耗,此刻众人身上的补给已经所剩不多,万一再在山中迷了路那麻烦可就大了!

    二是沿着官道向赤虚城进发,赤虚城是离九黎最近的一座炎族城池,按赫连连城的说法赤虚城正被修蛇围攻,若一头扎进蛇族大军之中他们这点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象与众人树林中一待就是三天,这三天内他不断派人下山打探消息,奈何众人对炎族都不熟悉,几天下来几乎一无所获,虽然认定蛇族没了粮草必然退兵,炎族之围八成已经解了,但象却缺乏孤注一掷的勇气,不敢用这数百人的性命去赌。

    正一筹莫展之际,外出打探消息的刘老三回来了,找到象之后满脸兴奋的说:“少主,刚刚得到消息,蛇族已经退兵了,咱们可以回家了!”

    “此话当真?”象闻言大喜,随后又有些不确定的问:“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刘老三难掩脸上的兴奋,继续说道:“这次我一直跑到赤炎城下,亲眼看见蛇军退却,炎族的士兵已经出城打扫战场了。”

    听到此话象才彻底放下心来说:“十几万大军退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咱们再等两天,两天之后回家!”

    众人听到后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蛇族与炎族的这场战争牵动着大荒每一个人的神经,各方诸侯不管有没有参与对此事都极为关注,因此贰负和危撤军的第二天关于此事的始末都被人了解的清清楚楚。

    象还在山中踌躇的时候,他不知道他的大名已经传遍了整个南荒,他的事迹被炎族与九黎的百姓编成各种歌谣到处传颂,而蛇族之人听到姚象的名字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几天之后,就连远在平阳城的尧帝与东夷的大业都知道了姚象的事迹,纷纷感叹九黎出了一位娇子。

    …………

    平阳城,尧帝宫!

    嫦娥像是一只偷腥的猫一般扶着墙壁轻轻的向大门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头四处张望,那样子像极了趴在洞口的老鼠,举目四顾敏锐的观察着四周,随时准备着再次将脑袋缩回洞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这才放心的拍了拍胸口,重重的“嘘”了一声,迈开步子朝着大门跑去。

    刚走出大门便愣在了原地,脸上露出一丝偷腥被抓的尴尬,有些心虚的喊道:“四哥!”

    “又想偷跑!”尧帝站在门前一脸揶揄的看着嫦娥,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溺爱又透着一丝无奈,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野,老想着去闯荡天下,女孩子家家的,你让人怎么放心得下!

    见尧帝并没有真的生气,嫦娥急忙上前抓住他的胳膊撒娇道:“哪有,这不是看四哥身上这件袍子都穿了好几年了,打算上街买些布料为四哥做件袍子吗!”

    这丫头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尧帝明知道对方胡说但心中却泛起一丝欣喜,故意板着脸说:“免了,就你这性子,从小连针线都没摸过,你做的衣服太贵,我可穿不起!”

    嫦娥还要再说下人突然来报:“陛下,吴刚大人求见!”

    尧帝一听顿时欣喜:“吴刚从西荒回来了,让他到大殿等我!”

    一听吴刚回来嫦娥不再纠缠,跟着尧帝的脚步而去,一路上不停的问:“四哥,你让吴刚大哥去西荒做什么,那里还有你在意的事吗?”

    吴刚风尘仆仆一脸疲惫,见到尧帝后急忙行礼,尧帝摆了摆手说:“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吴刚回答说:“启禀尧帝,属下已经打听过了,背着干戚的那个男孩名叫后羿,乃是炎族之人,至于如何流落到西荒的不得而知,与公主殿下分开之后他便被一个老者带走了!”

    “老者,什么人?”尧帝忙问!

    “东夷首领大业,据说后羿已经被大业收为义子,被带回东夷去了!”吴刚据实回答。

    “原来你叫后羿,哼,你给我等着,敢给本姑娘甩脸子,下次见面有你好看!”嫦娥心中暗想,对后羿当日的不告而别甚是恼火!

    尧帝闻言却暗叫可惜,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让吴刚退下。

    见尧帝心情不好,嫦娥乖巧的没再吵闹,扶着尧帝坐下后一边帮他揉捏肩膀一边说道:“他跟大业走就走了呗,一个炎族小子而已四哥你何必记挂,他就算拿着干戚也未必就能成为第二个刑天,怕他干嘛?”

    尧帝扶着额头忧心的说:“他我倒是不惧关键是大业,这个人颇有野心,不久之后说不定会成为第二个勾陈啊!唉,姒熙这个混账,寡人原本还指望他能支援炎族,没想到却被一个猰貐困在前线丝毫不得寸进,真是无能!”

    “二弟不必忧心,蛇族大军已经退却,炎族暂时获得了喘息之机,他勾陈想要灭掉炎族可没那么容易!”后稷爽朗的声音传来,抬起头时只见后稷迈着大步朝尧帝走来,脸上的喜悦丝毫不加掩饰!

    尧帝连忙站起,惊喜的问道:“此话当真,具体怎么回事二哥你快跟我说说!”

    后稷将调查到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说:“想不到姚瞽叟居然有如此厉害的儿子,带着区区一千人就敢去劫蛇族粮草大营,更没想到他居然还成功了,也是贰负和危太过自负,粮草如此重要之物他却毫不重视,活该倒霉!”

    后稷越说越是兴奋,仿佛他就是那个攻破蛇族大营,烧毁蛇族粮草的将军一般!

    提起九黎尧帝倒是想起一件事,随口问道:“有没有那个姚重华的消息!”

    “还真有!”后稷继续说道:“九黎阴雨连绵,姚瞽叟也藏不住这个长子了,姚重华随敬康前往历山赈灾表现颇为突出,是他第一个发现蛇族祭祀的踪迹,也是他提出了一系列赈灾措施,目前他正在疏通河道,修建河渠,没想到这种泥潭里打滚的事他也能干的热火朝天的!”

    “怎么回事,你跟我详细说说!”尧帝忙问!

    后稷哈哈一笑,从怀中拿出一张兽皮说:“我就知道你感兴趣,特意弄来一张河渠的建造图纸,你且来看!”

    尧帝忙凑过去,只见不大的一张兽皮上用不同的颜色画满了各种线条,山川河流标记的清清楚楚,尧帝越看越是震撼,最后竟舍不得挪开目光,一直看了一炷香他才不舍的移开目光惊叹的说:“好一个姚重华,好一个九黎少主,这条河渠要是建成,历山千里将遍地沃野再无灾年,这份远见,这份气魄,这份毅力,佩服啊!姚象只是被赫连连城忽悠捡了个大便宜,这个人才是九黎真正的娇子啊,见识宏远又踏实肯干,将来成就必不可限量,二哥,回头密切注意此人,一有此人消息立刻汇报!”

    后稷点头称是,刚看到这份图纸他同样震撼,知道尧帝必然会重视,没想到居然重视到这种程度!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20章 人间仙子 望川志第21章 初入九黎 望川志第22章 家宴 望川志第23章 祖庙辉煌 望川志第24章 祭祖认亲 望川志第25章 意外受伤 望川志第26章 开诚布公 望川志第27章 继承者们 望川志第28章 齐心协力 望川志第29章 往日情仇 望川志第30章 龙断与穷奇 望川志第31章 合战穷奇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 望川志第51章 历山情势 望川志第52章 激将 望川志第五十二章 多看一眼 望川志第五十三章 一路奔波 望川志第五十四章 惊现蛇族 望川志第五十五章 暴露 望川志第五十六章 洞内激战 望川志第五十七章 斩杀 望川志第五十八章 蛇族援军 望川志第五十九章 危机重重 望川志第六十章 重伤 望川志第六十一章 全面出动 望川志第六十二章 消除隔阂 望川志第六十三章 激情演讲 望川志第六十四章 苗庭到来 望川志第六十五章 惊人计划 望川志第六十六章 初次交锋 望川志第六十七章 继续前行 望川志第六十八章 破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