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时期,大荒森林遍布凶兽横行,还有火山洪水等天灾侵扰,孱弱的人族在大荒艰难的挣扎着,为了生存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与天地争夺生存资格,与凶兽争夺生存资源时,人族的潜力渐渐被发掘出来,人族凭着超越凶兽的智慧渐渐站稳脚跟。

    在与凶兽争斗时,人族的先知观凶兽争斗,观四季变换,观日月交替斗转星移,创造除了许多增强人族实力的神通技能,驭兽之术便是其一。

    人族经历了这么多年,各个部落都有自己独特的驭兽之术,但万变不离其宗,驭兽之术归结起来也就无非两种。

    第一,万物皆有灵性,凶兽灵性仅此于人族,若放空心态与之沟通,将对方当成与自己平等的朋友亲人,自然能获得凶兽的友谊。这种驭兽之法最是温和,与凶兽只见的关系也最是坚固,凶兽一旦认你为主,则终生永不背叛。这是人族最常用的驭兽之法。

    第二,通过暴力强行收服,这种方法必须建立在超强的实力之上,最是简单但弊端也同样明显,一旦实力不济或身受重伤,凶兽必定反噬。

    此刻时间紧迫情况危急,重华自然没有耐心用通灵之术与之沟通,一经霍恩提醒他顿时明悟,一把抓住从鳄鱼口中探出的短剑用力一拉,鳄鱼吃痛,不得不顺着重华指引的方向前行。再加上炎雨离在后面助攻,鳄鱼前行的速度飞快,很快就将霍恩等人落下了一大截!

    看见重华与炎雨离操纵着鳄鱼肆意撒欢,霍恩发现自己沉寂已久的心竟有些激动,想当年他像两人这般年轻的时候也一样的肆意妄为,这让他不禁有些感慨年轻真好。心里对于重华的埋怨也没有先前那么强烈了!

    抱着鳄鱼的脖子在沼泽内横冲直撞,重华兴奋的差点欢呼出来,就连腿上的伤口也感觉不到疼痛。

    眼看着就要到达岸边,重华正玩得兴奋时鳄鱼一个急冲停了下来,重华见此有些气恼,继续拽动手中的短剑,拽了半天依然不见动静这才发现不对,仔细一看却发现鳄鱼已经没了气息。

    炎雨离顺着尾巴爬到重华身边问道:“怎么了,干嘛不走了?”

    重华无奈的说:“死了,这畜生竟这么不经折腾,若是再坚持一会儿咱们就过去了,唉!”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遗憾的表情,回过头向霍恩等人看去,引入眼帘的却是一道长长的血痕,只见他们走过的这一段沼泽就像是被犁过得田地一般平整,一条半丈宽的血痕自他们脚下一直延伸到了霍恩身边。

    重华朝着霍恩喊道:“霍恩首领,还能坚持不?”

    霍恩这会儿心态与先前有了明显的变化,整个人全身散发着一股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听见重华的问候大声回应道:“重华少主你放心吧,老朽还能坚持!”

    有了这句话重华彻底放下心来,对炎雨离说道:“雨离,你先过去吧,我在这里接应霍恩首领!”

    炎雨离跳下鳄鱼背继续前行,重华这才有空查看腿上的伤口,两条腿早已被污泥包裹起来不见血迹流出,他又试着动了动发现没伤到骨头,这才放下心来安心的在鳄鱼的背上一边休息一边等待着霍恩等人。

    到了这时他才有闲暇回想先前之事,一想之下他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头鳄鱼藏在污泥之下事先根本无法察觉,毫无防备的便被咬住了右腿,若不是他反应及时恐怕现在整条腿都废了。

    再者鳄鱼从污泥中探出头来时,自己一把抱住了鳄鱼的半边嘴唇,若不是炎雨离反应及时同时抱住了另一半,恐怕现在……

    整个过程虽然短暂,但现在回想起来却让他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那一瞬间他与炎雨离只见的配合要是出半点差错恐怕他现在不死也残了。

    “重华少主?”正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到呼喊,重华急忙抬头望去,只见霍恩正站在面前盯着自己,重华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急忙问道:“首领怎么这么快就到了,重华还以为!”

    看见重华的样子霍恩丝毫不以为意,呵呵笑了几声便说:“这段路程都被这头鳄鱼给趟平了,沼泽里面的一些毒虫猛兽也被吓走了,没了后顾之忧这速度自然也就上来了,重华少主,咱们继续赶路还是……”

    见霍恩脸上闪过一丝疲惫,重华急忙站起身来说:“大家都累了要不休息一会儿再走,霍恩首领,要不来这鳄鱼身上歇息一下!”说完伸出双手便去搀扶。

    霍恩也不矫情,将枯瘦的双手伸了过去,被重华拉到了鳄鱼的背上。

    解下身上的水囊递给霍恩,重华看着四周平静的泥泽感慨的说:“想不到这沼泽看起来平静,地下却暗藏着如此的凶险,这小小的沼泽尚且如此,不知传说中凶险无比的云梦大泽又会是什么样子!”

    霍恩狠狠的灌了几口水,又抹了一把沾满水渍的胡须说道:“这沼泽与大海一样,从表面都看不出什么,想要知道其中的精彩就必须亲自去体会!”

    “是啊!”重华继续说道:“以小见大,就像如今的大荒一样,表面看起来平静,但各路诸侯就像是藏在泥泽中的巨兽一样,都在时时刻刻准备着吞噬他人强大自己,却白白连累了受苦的百姓。”

    重华正在感慨时霍恩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其实重山城主并没有召见我们对不对?”

    重华顿时一惊,握着水囊的手也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虽然被他及时的掩饰了过去,但这一切还是落入了霍恩的眼中。

    在霍恩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之下重华尴尬的问道:“首领原来早就知道,那为什么?”

    “呵呵!”霍恩笑了一声,随后看着远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知道又能如何,看得出来少主对建渠之事势在必行,老朽是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的,可先祖留下的土地若在我手里失去等我百年之后又有何面目去见他们!”

    重华急忙说道:“建渠只是要拓宽河道,将一部分土地变成河流而已,没人会抢首领您的土地,而且目前……”

    霍恩摆手阻止他说:“蛇炎之战,唇亡齿寒的道理你说烦了老朽也听腻了,其实少主说的这些老朽又何尝不明白,只是老朽年纪大了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只想平平安安的渡过余生,不像你们年轻人还有理想与抱负!”

    重华继续说道:“首领既然知道重华是在骗你,为何还要跟来,不怕重华……”

    霍恩盯着重华看了许久,眼中闪过一丝看透尘世的睿智:“说实话,老朽自然想过,建渠之事苗帝已经下了旨意,像我这种忤逆圣意的人任何一位首领都不可能容得下,所以从离开部落的那天起老朽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我原本以为少主是要借助这片沼泽置我于死地,没想到这头畜生在泥泽下攻击时少主却第一时间护我周全,是老朽小人之心了,少主的所作所为真让老朽汗颜。”

    “说实话,这些日子少主礼贤下士,事必躬亲,一切的一切老朽都看在眼里,少主待人温和做事果敢,是成大事的人,老朽虽然帮不上忙但也不愿拖你后腿,这次之所以跟少主前来,其实已做好了身死的准备。老朽这条命少主若需要可以随时拿去,就当是老朽报答少主礼遇之恩吧!”

    重华被说得一阵感动,不禁对自己先前险恶的想法感到一丝愧意,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索性也不藏着腋着,坦白的说道:“重华从未想过要害首领性命,假传城主旨意也只是为了首领离开封地,不再阻止建渠事宜而已。”

    霍恩却无所谓的笑了笑,继续问道:“这么说少主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放弃建渠事宜了?少主可曾想过,万一将来我九黎被蛇族攻陷,少主现在所做的一切可都会便宜了蛇族,为他人做了嫁衣。”

    重华同样笑了笑回道:“建渠之事重华决不放弃,重华年幼,眼光看不了那么远,如今蛇族猖獗,既然不愿意臣服就总该做些什么,即使到了最后真如首领所说为他人做了嫁衣,最起码自己不会后悔。而且就算将来蛇族一统南荒,九黎的百姓依然要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依然能享受到河渠带来的便利,既然这样,重华现在所做的一切就不算徒劳无功。哪怕为他人徒做嫁衣,也比什么都不做好一些,你说呢?”

    霍恩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少主的胸襟常人难以企及,老朽佩服,既然这样老朽也就不多赘言了,只是不知少主想要带我们这群老不死的去往何处?”

    两人交谈至今,重华的脸上多了一些真诚,听到霍恩的问话想也没想如实回答道:“我原本是想带诸位首领前往炎族,听说蛇炎第二次战争已经开始了,我想带你们去亲身体验一下战争的残酷,只是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霍恩听罢站起身来说:“那就走吧,老朽也想去看看蛇族到底有何本领,能让整个大荒为之恐惧。”

    “可是……”重华急忙站起欲要阻止,霍恩摆手将他的话又压了回去说道:“这大荒真美啊,可惜老夫从小到大去过最远的地方便是历山城,其他的地方还没有机会欣赏过呢,能在临死之前看一看九黎之外的风景也是好的!时间不早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见霍恩态度坚决重华遂不再阻止,心中暗下决心,既然将霍恩带出来就一定要安全的将之带回去。

    接下来的路程还算平安,偶尔遇到一些蝎子毒蛇之类的,在毕方的火焰之下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大概一炷香后所有人都安全的到达了对岸。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31章 合战穷奇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 望川志第51章 历山情势 望川志第52章 激将 望川志第五十二章 多看一眼 望川志第五十三章 一路奔波 望川志第五十四章 惊现蛇族 望川志第五十五章 暴露 望川志第五十六章 洞内激战 望川志第五十七章 斩杀 望川志第五十八章 蛇族援军 望川志第五十九章 危机重重 望川志第六十章 重伤 望川志第六十一章 全面出动 望川志第六十二章 消除隔阂 望川志第六十三章 激情演讲 望川志第六十四章 苗庭到来 望川志第六十五章 惊人计划 望川志第六十六章 初次交锋 望川志第六十七章 继续前行 望川志第六十八章 破营 望川志第六十九章 惊险一瞬 望川志第七十章 九黎娇子 望川志第七十一章 惊现敌踪 望川志第七十二章 狭路相逢 望川志第七十三章 勇者胜 望川志第七十四章 炎帝之女 望川志第七十五章 儿行千里 望川志第七十六章 神禽毕方 望川志第七十七章 储君之选 望川志第七十八章 九黎发力 望川志第七十九章 建渠之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