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很复杂的动物,为了各自的目的总是千方百计的去窥探他人的心思,同时又拼命的掩藏自己的心思生怕被别人看穿,误会往往因此而生。

    就像重华与霍恩,先前重华一直在琢磨着怎么才能不留痕迹的将霍恩留在炎族,既不伤他性命又不让他阻止建渠事宜的方法。霍恩同样琢磨着重华的行事风格,想着他会怎么对待自己,数着自己生命的倒计时,想象着自己的死亡方式,毕竟人为刀俎他是鱼肉。

    但沼泽内的一番畅谈之后两人都彼此放下了芥蒂,霍恩知道了重华建渠的决心,重华也明白了霍恩的顾虑,少了彼此的猜忌,接下来的路程就顺畅多了,原本重华还打算沿途带几个年富力强的首领混淆视听,现在也没了必要,一群人直奔历山城而去。

    一来二去重华与霍恩竟成了忘年之交,一路上相谈甚欢。

    毕方也不愿继续呆在灵兽袋里,在众人头顶盘旋着拼命的撒欢,不时还发出一阵欢快的嘶鸣,飞一会儿又会亲昵的回到炎雨离的肩上,逗得炎雨离呵呵笑个不停。

    队伍就这样缓慢而平稳的前进着,七日之后终于来到了历山城,在城主府他终于再次见到了姚象与苗庭,两人正在后花园内切磋武艺,见到重华等人顿时放下武器迎了上来。

    骤然见到两人重华与炎雨离都很兴奋,毕竟大伙往日里都是形影不离的兄弟,分开这么些日子说不想念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再次见到姚象重华惊奇的发现对方身上多出了一股坚毅和自信,这股坚毅与自信化成了一种特有的气质,融入到了姚象的骨髓里,让他竟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都说坎坷与磨难才是男人成长最大的养分,是挖掘潜力最强的催化剂,看来这话一点不错,士别三日再次相见,两人身上都多出了一种炎雨离所不具备的特质,就仿佛突然长大了一般。

    骤一见面炎雨离就拉着姚象与苗庭问个不停:“快给我说说你们火烧连营的事,你们的英雄事迹现在可是在九黎都传遍了!”

    苗庭正要说但姚象嫌他嘴笨直接推到一边,将当日的战况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在他的描绘之下蛇族战力强大而且人数众多,而他们一接触便陷入了包围之中,然后他如何的临危不乱当机立断,找到蛇军兵力的薄弱之处,苗庭又如何的勇猛,关键时刻一夫当关力挽狂澜。

    有些话虽然没有明说,但字里行间都在向两人诉说着战况的惨烈与自己的镇定,姚象也是有意炫耀,毕竟他还是个尚未及冠的孩子,最渴望的就是得到别人的肯定,刚做出一点成绩就想在长辈与朋友面前炫耀一下也无可厚非。

    尤其是在重华面前,以前重华就像是光芒万丈的太阳,照耀的他毫无存在感,但现在不一样了,再次面对重华象突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觉得自己与对方终于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因此对于重华他显得格外的热情。

    “吆喝,这是谁啊,讲的故事可真精彩,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你也不嫌害臊!”

    象正唾沫横飞的说着,突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姚象的自吹自擂。听到这个声音姚象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嘴角一阵抽动,就连苗庭也两手一摊做出了无能为力的手势

    重华与炎雨离急忙望去,只见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正双手插在腰上渡着步子朝这里走来,那闲庭散步的模样写满了轻松随意,只是看向姚象的目光写满了鄙视,还有一种微不可查的柔情。

    “这位姑娘是?”重华好奇的问。

    姚象扶着额头一脸无奈,正要介绍那女孩突然跑过来将姚象推到一边说道:“想必你就是重华少主吧,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没想到竟比姚象帅了这么多,我叫精卫,以后就管你叫重华哥哥吧!”

    这话说的姚象眼皮一阵抽搐,这小姑奶奶夸人的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要是其他人肯定会说重华年轻有为,少年英杰,然后再将重华的事迹翻出来赞美一番,没想到在这位小公主眼里,重华也仅仅是长得好看而已,关键是你夸就夸吧,为何还贬低一下别人,姚象是真搞不懂这小丫头那与众不同的大脑是如何长的!

    精卫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反而弄得重华一愣,一时之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姚象急忙补充道:“这是炎帝的小女儿精卫公主,这次是随我们来九黎游历的!”

    所谓的游历是怎么回事重华与炎雨离心知肚明,重华急忙回复说:“原来是精卫公主啊,公主在我九黎还住的习惯吗,姚象有没有欺负你,告诉我我给你出气,我妹妹敤首也跟你一般大,有空我介绍你们认识,我想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精卫一听喜上眉梢,顿时觉得重华亲近了许多:“你说的,可不许反悔啊,这些日子我连城主府都没出去过,姚象哥哥都不带我去!”

    说这话的时候精卫露出一丝委屈,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的几人一阵心疼,姚象的脸色却更黑了,这丫头还真是不浪费丝毫打击自己的机会。

    重华却被他可爱的样子逗笑了,还未想好要说什么苗庭突然插话说:“精卫公主,我们几个有点事情要商议,您看?”

    这时精卫却明事理起来了,知道几人谈的都是事关民生的事情自己留下不合时宜,便低头说道:“那你们聊吧,我去给你们准备饭,重华哥哥,记住你说的啊,姚象要是欺负我,你可得给我出气啊!”

    说完便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去时还故意用他那小身板撞了姚象一下,毫无防备的象被撞得一个趔趄,扶着苗庭的肩膀才再次站稳。

    这些日子两人每天都得互相奚落几句,害的无辜的苗庭也躺了好几回枪,这时苗庭终于忍不住埋怨道:“你们两上辈子是有仇还是怎么着,一见面就掐。”

    姚象看着精卫那跳脱的背影无奈的说:“我也想知道!”

    等他走后几人再次捡起了先前的话题:“大哥,听说你最近在忙着建渠的事宜,怎么样,还顺利吗?”

    “唉!”提起这事重华同样无奈的说道:“要是顺利的话我就不会来历山城了,那几个老顽固首领就像茅坑里的石头,怎么样也说不动,油盐不进的。”

    虽然最近几日他与霍恩相谈甚欢,但在建渠的事情上这老家伙依然毫不松口,年龄越大的老人越是顽固,这次重华算是体会到了!

    姚象继续说道:“你的建渠图纸我看了,说实话这确实是一项壮举,一旦建成对我九黎有百利而无一害,但问题是此刻修建却有些不合时宜,九黎的百姓还未从洪水的灾害中反应过来就要再次面临这样的重担,你不觉得有些劳民伤财吗!不可否认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这事一旦做了,虽说利在千秋但害在当代啊,到时候你难免会落个不恤民情的骂名!尤其是在这个敏感的时候!”

    连姚象自己都没发现,与蛇族交战之后他的改变有多大,这些话要是搁在以前哪怕心里明白他也不会说出来,可是从炎族回来以后,他仿佛一夜顿悟一般,想通了许多事情,对于太子的位置他依然没有放弃,只是目前九黎困难重重,有些事情还需要他们兄弟合力,他自然不愿这个时候与重华闹得不愉快。

    经他一说重华才明白了症结所在,也许这就是霍恩几人顾虑的根本愿意,只是他们没有姚象的文采一时无法准确的用言语表达出来,又或许是他们不愿意多说,害怕在重华面前落下一个不愿吃苦,贪图享乐的坏名声才一直拿先祖找借口。

    可知道归知道,事情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停下来的,忍一时之苦换百年丰收这笔买卖他无论怎么看都觉得稳赚不赔,再说百姓虽然目光短浅但对于眼前的危机却能看的明白,这次的洪水让他们吃尽了苦头,自然不愿意再经历一次,有了这个教训在前,各个村落的抵触情绪并没有姚象想象的那么激烈。

    重华说道:“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懂,只是你也说了,现在是个敏感时期,有些事若不加紧步伐我怕以后没机会,你这边怎么样?”

    姚象说:“父亲已经决定出兵与炎族共抗蛇军了,重山城主已经率领先锋部队赶往赤虚城了,我也准备这一两天就走,你呢,来历山城做什么,需要帮忙吗?”

    重华答道:“我也准备去炎族,那几个顽固的首领无法说通,我打算带他们去炎族,让他们见识一下炎族的惨状,希望这样能增强他们的紧迫感,毕竟有些事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刻骨铭心不是!”

    姚象哑然,有些嗔怪的说:“你这是在玩火啊,万一几位首领在炎族有个好歹……”

    重华苦笑着说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呗,有什么办法。”

    “唉!”姚象同样苦笑一声说道:“那要不我们明天一起走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重华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队伍里那几个首领都一把年纪了,路上还得照顾他们的身体,速度根本提不起来。而你要去打仗,前方军情紧急我怎么能拖你的后腿,你放心去吧,不用担心我!”

    姚象一想也确实如此便不再坚持!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32章 生死一线 望川志第33章 暗流涌动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 望川志第51章 历山情势 望川志第52章 激将 望川志第五十二章 多看一眼 望川志第五十三章 一路奔波 望川志第五十四章 惊现蛇族 望川志第五十五章 暴露 望川志第五十六章 洞内激战 望川志第五十七章 斩杀 望川志第五十八章 蛇族援军 望川志第五十九章 危机重重 望川志第六十章 重伤 望川志第六十一章 全面出动 望川志第六十二章 消除隔阂 望川志第六十三章 激情演讲 望川志第六十四章 苗庭到来 望川志第六十五章 惊人计划 望川志第六十六章 初次交锋 望川志第六十七章 继续前行 望川志第六十八章 破营 望川志第六十九章 惊险一瞬 望川志第七十章 九黎娇子 望川志第七十一章 惊现敌踪 望川志第七十二章 狭路相逢 望川志第七十三章 勇者胜 望川志第七十四章 炎帝之女 望川志第七十五章 儿行千里 望川志第七十六章 神禽毕方 望川志第七十七章 储君之选 望川志第七十八章 九黎发力 望川志第七十九章 建渠之难 望川志第八十章 沼泽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