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在姚象的手中飘扬,台下众人的欢呼更甚,在这如同海啸般的欢呼之下姚象脸上展现出无与伦比的自豪,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虎焰军”在自己的带领下南征百战所向披靡的场景,这铁血的画面让他陶醉。

    待时间差不多了姚象抬起手制止了下面的欢呼,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将战旗递给刘老三说:“刘老三,回去找个旗杆将战旗挂起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虎焰军’的掌旗官了!”

    “是!”刘老三上前一步,恭敬的用双手接过战旗又退了回去!

    姚象又继续说道:“大家都散了吧,回去准备一下,一个时辰之后在这里集合,咱们出发赶往炎族教训蛇族爬虫!”

    待众人散去之后姚象来到重华身边问道:“大哥,你觉得怎么样?”

    姚象虽然是在提问,但脸上的傲然却丝毫不加掩饰,重华又岂能看不出来,顺着他的心思说道:“已经有了百战雄师的雏形,相信假以时日,你和你的军队必能名震大荒,再现九黎昔日辉煌!”

    这话说到姚象的心坎里了,他脸上的傲然越发明显,拍着胸脯说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看着姚象这样重华心中却升起一丝担忧,现在的姚象就好像当初的自己,认为自己就是天地的娇子大荒的主角,放眼望去没有一人能与自己匹敌,这种目空一切的样子迟早会吃大亏!他不忍姚象将来步自己的后尘,出言提醒道:“不过兵者乃族之大事,此去炎族你还是要多向重山城主学习,重山城主老持沉重,你跟着他一定会学到很多对将来有用的东西!”

    “恩,放心吧大哥,我会的!”姚象答道。

    姚象虽然回答的挺利索,但重华还是看到了他脸上的敷衍,很显然没有将自己的忠言听进去,对此,重华只能苦笑。

    姚象年少成名,此刻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没有摔过跟头是不会长记性的,这一点他深有体会,所以也就一笑了之没有太过勉强!

    就目前而言他也不是太过担心,重山城主已经赶往炎族,听说苗帝陛下也去了炎族,有他们在姚象就是想要闯祸估计也找不到机会。再说这次三族大战兵马动辄十几万几十万,就姚象这几百人,就好像扔进大海的小石头一般,估计也掀不起什么大浪。

    姚象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主动转移话题说:“大哥,你什么时候出发?”

    重华笑了笑说:“我去看看霍恩首领,他若准备好就马上出发!”

    “那大哥你先忙吧,我也先去准备了!”姚象说道,说完不等重华回复便带着苗庭离开了校场!

    看着姚象的背影重华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朝相反的方向去了!

    来到霍恩房间时霍恩正坐在火盆边揉着大腿,右手边还放着一卷竹简,显然他原本是在看书,也许是坐的累了这才活动一下大腿。

    看见重华到来他急忙站了起来,谁知一个没站稳差点又倒了下去,还好重华眼明手快,急忙过去将他扶住,又重新扶着他坐了下来。

    “这才深秋怎么连火盆都用上了!”重华心中泛起一丝疑惑!

    在南荒,就连冬天都下不了几场雪,更何况现在还没入冬呢,现在就用火盆取暖确实太早了些。

    霍恩人老成精又岂会看不出重华的疑问,待身子坐稳之后解释道:“我年轻时在大荒游历过,最远去过东夷草原,东夷那地方一到冬天滴水成冰,雪下得比人还高!唉,傻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那时候不懂得照顾自己,只知道一个劲的疯玩,最后就患上了这老寒腿,天气一凉便疼的厉害!”

    “年轻的时候总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做事从来都是一个劲的往前冲,从来不考虑后果,等年纪大了,知道问题严重性的时候,却再也无法回头了!”

    老寒腿这毛病在南荒并不多见,重华一时还真疏忽了,可回头一想又在情理之中,南荒空气本就潮湿,再加上最近饱受阴雨折磨,既然霍恩有这老毛病,犯了也很正常!

    “这老头不是说他从小到大连历山都没出过吗,什么时候又跑到东夷去了,他到底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重华突然想到霍恩曾经说过的话,心中一阵诽谤!

    霍恩自然不会察觉到重华内心的想法,只是问道:“少主这是准备出发了吗?”

    本来是准备出发了,可看见霍恩这个样子重华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霍恩却很通情达理,抓住重华的衣袖想要借力站起:“那就走吧,老毛病了不碍事,可别因为老朽误了少主的大事!”

    重华急忙将他按下说:“要走也不急这一会,首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来,我帮你揉揉!”

    霍恩急忙喊道:“不可!”

    但他哪能执拗的过重华,被重华强行按在原地,重华的双手在他的大腿处很有规律的按着,同时运起真气帮他梳理大腿处的经络。

    还别说,这样的按摩相当有效,不大一会儿霍恩就舒服的差点*出来。

    他不知道重华曾经是后稷的高徒,医术也学过一些,虽然算不上精通,但比起一般的庸医还是强出不少,这种按摩疗法对重华来说并不陌生!

    一边按摩一边聊天,转眼时间过了快一个时辰,重华心中焦急起来。霍恩自然看到了他脸上的变化,站起来说道:“走吧,咱们出发!”

    这次重华没有再推辞,扶着霍恩走出房间,走到约定的地方时发现炎雨离与其他首领已等候多时,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好了,我们这就出发吧!”

    刚将霍恩扶上车就看见姚象带着数百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这数百人穿着统一的铠甲,手中握着制式战刀,那意气风发的模样对他的视觉冲击相当强烈。

    一看这架势重华不用问也知道,姚象这小子肯定把重山城主的兵器库给打劫了。

    姚象自然也看见了重华,急忙殷勤的跑过来打招呼:“大哥,你还没走呢?”

    重华笑了笑说:“正准备出发!”

    姚象一听更加高兴,忙说道“那就一起吧,一路艰险,人多了还有个照应。”

    姚象现在就好像是一个受压迫多年的小媳妇终于扶正扬眉吐气了一般,想想先前在九黎的时候,重华处处比他优秀,压制的他喘不过气来,再看看现在,他手握精兵,而重华身边却只有这几个老弱病残,这让他有一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感觉。

    双方处境掉了个个,他当然希望能将重华留在身边,这样他心中的优越感就能完美体现了,不然老是锦衣夜行有什么意思。

    “大哥你就别推辞了,这一路上万一遇见几个凶猛野兽的话你们这几十个人能应付得过来吗,你放心,你们若跟不上的话我肯定提前先走!”

    见姚象如此诚信重华也不忍驳了他的面子,便说道:“那咱们这就出发吧!”

    刚要出发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道:“等等我,等等我……”

    听见这个声音姚象一个趔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艰难的回过头,果然看见精卫正朝这边跑来,一身红色的铠甲将她裹得紧紧的,红色的战靴踏在地上就好像火焰在跳动一般!

    “这丫头怎么跟敤首一个德行,猛的一看我还以为敤首来了呢!”炎雨离忍不住说道!

    重华笑了笑说:“她比敤首好多了,至少除了姚象她不会纠缠其他人!”

    话刚说完重华就看到姚象的肩膀在抖动,显然对于这位炎族公主的出现很是无奈。

    “呼哧,呼哧!”精卫终于跑到了众人面前,刚停下就艰难的喘着粗气,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急的!

    “你来干什么!”姚象看着精卫没好气的问道!

    待呼吸稍微平稳了些精卫一拳捶向姚象的胸膛说道:“你这人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走也不说一声,枉我还把你当朋友!”

    “当朋友?还是算了吧,你还是把我当陌生人吧!”姚象在心里诽谤,嘴上却说:“通知你干什么,我们这是去打仗,又不是去玩!”

    “正因为打仗才更要带着我,炎族地势复杂没有向导你们走丢了都不知道!我是炎族的公主,炎族领地哪里有水源,哪里有山脉,哪里适合打伏击这些我都清楚,你带着我肯定能省去很多麻烦!”精卫说道!

    “带着你就是最大的麻烦!”姚象翻着白眼,丝毫不给精卫留面子!

    说实话,精卫的提议对他诱惑确实不小,炎族地势复杂他上次已经领教过了,贸贸然一脚踏进去若粮草水源不足,还真有可能把自己困死,但若带着精卫,他宁愿被困死!

    姚象现在有些怀念起赫连连城了,要是他在的话该多好!

    听到姚象的奚落精卫气的眼皮乱跳,最后直接发挥她那蛮不讲理的公主病说:“我不管,我一定要去,你若不同意我就跟在你屁股后面,你去哪我去哪!我已经给握登婶婶留了书信,说我跟你回炎族了,万一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就自己去跟婶婶交代吧!”

    说完又抓住姚象的衣袖可怜兮兮的说:“姚象哥哥,你看看啊,蛇族入侵,炎族正在打仗,炎族百姓正在残暴的蛇人手下饱受欺凌,我身为炎族的公主又怎么能在这里享福呢。一想到我炎族的子民那凄惨的模样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般难受,我若不回去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姚象哥哥,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这脸色变得比戏法还快,第一次见她这幅可怜楚楚的样子姚象还真适应不过来,求助的看向重华,希望他能替自己拿个主意!

    重华咳嗽一声上前说:“精卫公主,你有没有想过正因为炎族在打仗炎帝才送你来九黎避难,你说你要是跟着我们回到炎族,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向炎帝交代,万一炎帝要是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多难过!”

    精卫松开姚象说:“你们能上战场为什么我不能,重华哥哥你不用劝我,自从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重华:“……”

    重华与姚象对视一眼,兄弟俩对这个公主彻底没了脾气,最后姚象不得不妥协说:“要想跟着我也行,咱们必须约法三章,第一,不许离开我的视线;第二,必须听我指挥,我不同意的事情坚决不能做;第三,一路上多听多看少说,不懂的也不要问,我喜欢安静!”

    他每说一句精卫便点一下头,等他说完精卫急忙保证:“放心吧,这一路上我一定唯你马首是瞻,绝不给你添麻烦!”

    “出发!”不等她说完姚象便大声喊道,声音格外洪亮,仿佛要通过这一嗓子将胸中的郁气宣泄出去!

    一行数百人浩浩荡荡的朝着炎族行去!

章节目录

望川志第34章 少年心事 望川志第35章 监仓风云 望川志第36章 集体越狱 望川志第37章 百年国恨 望川志第38章 饲蛊之刑 望川志第39章 半夜撞鬼 望川志第40章 父爱如山 望川志第41章 常羊山 望川志第42章 炎族战神 望川志第43章 刑天传承 望川志第44章 合战凿齿 望川志第45章 妾名嫦娥 望川志第46章 身份差距 望川志第47章 东夷首领 望川志第48章 背后推手 望川志第49章 阴雨连绵 望川志第50章 穷奇精血 望川志第51章 历山情势 望川志第52章 激将 望川志第五十二章 多看一眼 望川志第五十三章 一路奔波 望川志第五十四章 惊现蛇族 望川志第五十五章 暴露 望川志第五十六章 洞内激战 望川志第五十七章 斩杀 望川志第五十八章 蛇族援军 望川志第五十九章 危机重重 望川志第六十章 重伤 望川志第六十一章 全面出动 望川志第六十二章 消除隔阂 望川志第六十三章 激情演讲 望川志第六十四章 苗庭到来 望川志第六十五章 惊人计划 望川志第六十六章 初次交锋 望川志第六十七章 继续前行 望川志第六十八章 破营 望川志第六十九章 惊险一瞬 望川志第七十章 九黎娇子 望川志第七十一章 惊现敌踪 望川志第七十二章 狭路相逢 望川志第七十三章 勇者胜 望川志第七十四章 炎帝之女 望川志第七十五章 儿行千里 望川志第七十六章 神禽毕方 望川志第七十七章 储君之选 望川志第七十八章 九黎发力 望川志第七十九章 建渠之难 望川志第八十章 沼泽遇险 望川志第八十一章 畅所欲言 望川志第八十二章 兄弟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