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顾小北消化了白思颖的一切,也知道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比如说白思颖跟霍司翊的婚事是两家父母定下来地娃娃亲,约定在白思颖二十岁的时候就举办婚礼。

    比如说久居国外的白思颖突然听说自己有个高大帅气的未婚夫,瞒着自己的父母跑回来要跟他结婚,一回来才知道对方早已经变成了不能人道的傻子,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不嫁,又迫于霍家的压力,就想到了这一出偷梁换柱的闹剧。

    再比如说白思颖的私生活很混乱,身边各种帅哥不断,铁定不能嫁给一个不能给她幸福的男人等等……

    诸如此类的消息很多,不过大多数是白思颖那个女人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唠叨的,真假不知,反正顾小北听得是很囧。

    顾小北听着她说的一个个细节,有些疑惑皱眉,只是参加婚礼应付走个过场而已,用的到把她了解地彻彻底底吗?

    就好像是,生怕露馅了。

    所幸是顾小北是真的缺钱,想到自己把这个委托接完钱就能凑得七七八八,当下就把这些疑惑给抛到九霄云外了。

    别的先不管了,钱先赚到手再说!

    听说结婚地时候还会给改口费,霍家这种豪门大户,应该不会很小气吧!

    如是想着,她仿佛看见了有大把的意外之财再向自己招手。

    虽然霍家跟白家都是大户人家,白思颖回来的时候也轰动一时,但是婚礼举办的却尤为低调。

    找个没什么名气的司仪,邀请了双方的亲属,在霍家的老宅里摆了几桌子流水席,这事就算是成了。

    但是毕竟是大门大户,虽然婚礼的情节尽可能的简化,可也忙了一天没得空闲休息的机会,站的顾小北脚脖子都酸了。

    不过想着今天收到的红包外快,她的心情又飞舞了起来。

    不愧是豪门啊,出手就是大方!

    她光是今天收到的红包加起来,都顶的上她忙活三个月的收入了!

    折腾了一天,顾小北回到房间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踢掉恨天高的细长高跟鞋,撩起婚纱盘腿坐在床上一个个的拆红包。

    看着大红色的床上堆里厚厚一层的红色钞票,顾小北笑的眼睛都没有了,就连什么时候卧室里进来了一个人都不知道。

    “老婆,你在做什么?”

    耳边突然的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吓得顾小北‘嗬’了一声,一个踉跄差点从床上栽下来,还好反应灵敏,及时稳住了身形。

    她略显尴尬的将床上的钱拢了拢,这才抬头去看进来的人。

    不看不要紧,一看直接愣在了那里。

    帅,帅到让日月星辉都黯然失色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地燕尾服西装,胸前还有没有去掉的新郎胸花,让顾小北瞬间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谁。

    霍司翊,她今天名义上的老公!

    之前在婚礼上她隔着一层头纱看的很模糊,就只是觉得这个人站在那的时候就是风度翩翩君子很有诱惑力,现在近看面前的男人,更是英俊非凡,镌刻的五官仿佛上帝精心雕琢的作品,完美到无可挑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