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四点钟,床上原本熟睡的顾小北突然睁开眼睛。

    她侧头看了看身边就连睡觉都非常端正的霍司翊,伸手推了推他,没有动静,又小声喊了两声,同样没有动静。

    确定他睡的真的很熟之后,顾小北松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起床,穿戴好衣服往外走。

    只是在拉开那扇门前,她的动作忽然一僵,扭头往床的方向看了几眼,黑暗中看不清她眼睛里的情绪,只觉得那双明亮的眼睛黯淡了许多。

    放在门把手上的手骤然握紧,顾小北咬了咬唇,毅然决然地拉开门出去。

    她跟霍司翊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没有这一场荒唐的委托,他们两个根本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所以,没有什么好不舍得的,左右不过就是一个认识了一天不到的人。

    顾小北刻意忽略掉心头的一丝怪异,脚步加快了几分。

    白思颖的委托本来就是让她露脸结个婚而已,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她也该走了!

    静悄悄的,只有空气里略微的湿漉告诉顾小北她真的在外面。

    霍家安保很严,到处都是监控,所以顾小北走的很小心。

    她偷偷摸摸的像做贼的一样,穿过扭扭曲曲四通八达的花园,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可却在铁门前的地方被人一把拉住。

    “啊!”顾小北惊呼一声,吓的心脏都快停止了。

    “嘘!”身后的男人捂住她的嘴,拉着她弯下腰去。。

    而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门外的注意,拿着手电筒过来巡视,手电筒的灯光好几次从她的面前扫过。

    顾小北闭上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新跳如雷。

    “可能我听错了吧。”门卫看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就转身离开了。

    见那人走远,顾小北才彻底放下心来,扭头去看自己身后的那个人,眉头一拧,“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说在外面接我吗?”

    拉着顾小北的那个人是白思颖的保镖,这几天里她见过他好几次,所以自然记得他的脸。

    而且这人也是白思颖安排的要接自己走的人,原本应该在霍家外面接她,现在怎么跑到了宅子里面了?

    顾小北皱眉,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保镖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周围,随即不顾顾小北的意愿将她拉到监控的死角里,这才说:

    “白小姐说你现在不能离开。”

    “你这话什么意思?!”顾小北瞪大了眼睛,面色煞白,拳头也攥的紧紧的。

    “情况有变,你现在不能离开。”

    顾小北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双手掐腰愤怒道,“协议已经结束了!”

    协议结束,她给钱她走人。

    堂堂一个白家大小姐竟然也会言而无信!

    保镖依旧一脸的面瘫,标准化的公事公办口气说道:“白小姐说你现在走一定会引起霍家人的怀疑,所以要你必须在这里待够三个月,三个月后,她会亲自安排你离开。”

    别说三个月,就是三天她都待不住!

    霍家是什么地?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阎罗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