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霍中庭这么说,潘凝很是震惊,好一会后,她这才说道,“也就是说这个纪宇其实是自己人?”

    听到潘凝这么问,霍中庭点头说道,“对。”

    见霍中庭这么还说,潘凝想了想这才说道,“看来你瞒了我很多的事情啊!之前季燕的事情,还有这个纪宇的事情,如果要不是瞒不下去了,你是不是还不打算跟我坦白啊!”

    听到潘凝这么说,霍中庭这才苦笑着说道,“这你可真的是冤枉我了,这些之所以之前没有跟你说,是因为没有抽出时间,真的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见霍中庭这么说,潘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这才说道,“我怎么不信呢。”

    听到潘凝这么说,霍中庭有些无奈的说道,“那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见霍中庭这么问,潘凝想了想这才说道,“你有能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证人吗?”

    听到潘凝这么说,霍中庭想了一下这才说道,“有,白条啊!他全程都在我身边,他可以证明我说的是真的。”

    见霍中庭提到了白条,潘凝没好气的说道,“你俩好到穿一条裤子,他的话并不能作为证词,除了他之外,还有人可以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听到潘凝这么说,霍中庭想了想这才说道,“有倒是有,只不过他现在可能赶不过来。”

    见霍中庭这么说,潘凝有些诧异说道,“你指的是谁?”

    听到潘凝这么问,霍中庭这才说道,“我指的是纪宇,其实先找上我的是纪宇,然后才季燕,也正是因为如此,纪宇是第二个人知道所有事情的人。”

    见霍中庭这么说,潘凝也是恍然大悟,“那你刚刚为什么会说他赶不来?难道他缺胳膊断腿了?”

    听到潘凝这么问,霍中庭连忙说道,“这倒没有,不过他被季燕给打成重伤,现在正在麦城休养,估计得等个几天后才能从麦城里面出来。”

    霍中庭的话让潘凝很是震惊,“他被季燕给打成了重伤?因为什么啊!难道他们二人这是不打算再去维持表面的和睦了,打算撕破脸皮了?”

    听到潘凝这么说,霍中庭这才说道,“不是,我不是设计让季燕知道了我们手里面有生命石这个事情吗?然后季燕就动了硬抢的心思,纪宇就是为了保护白条,才被季燕给打成重伤的。”

    见是这么一回事,潘凝说实话还真的有些失望,毕竟没有撕破脸皮也就意味着没有好戏可以看,“原来是这样啊!既然现在纪宇来不了,那等什么纪宇能来了,那你就把他叫来,让他来给你作证,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可不能串供,否则要是被我发现,到时候我就让你永远都没有办法再来见大宝和小宝。”

    听到潘凝这么说,霍中庭连忙表忠心道,“放心,我到时候肯定不串供,再说了,是事实的事情,也不用多此一举去串供啊!”

    见霍中庭这么说,潘凝冷笑着说道,“最好如此,否则的话,你就死定了。”

    说道这里,潘凝停顿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有一件事情我有些不解,你自己不就是创世神吗?你刚刚干嘛不直接说成是你放在灭世局一颗棋子,反而偏偏要说是创世神放在灭世局的棋子,你该不会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吧!”

    见潘凝这么问,霍中庭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的确还有一件大事没有同你说。”

    听到霍中庭这么说,潘凝有些生气的说道,“刚刚如果我要是不问的话,你是不是就不打算把这个事情同我说了啊?”

    见潘凝这么说,霍中庭连忙说道,“没有,我没有这么打算,我一直都想着要去同你说的,我只不过是不知道要怎么去同你说这个事情。”

    第一见到霍中庭这么慌张的样子,潘凝也愣住了,好一会后她这才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以至于让你这么踌躇啊!难道这个事情很让人震惊?”

    听到潘凝这么问,霍中庭想了一下这才说道,“不单单只是让人震惊。”

    见霍中庭这么说,潘凝想了想这才说道,“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好奇,行了,都给我做了这么半天的心理建设了,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潘凝这么问,霍中庭这才说道,“你还记得我之前同你说过的,我的记忆恢复了很小一个部分这个事情吧!”

    见霍中庭这么说,潘凝点头说道,“记得,不过跟这个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说那些记忆全都串联不起来吗?”

    听到潘凝这么说,霍中庭点头说道,“大多数的记忆的确是串联不起来的,但有些片段却是可以的,然后正是这些串联起来的记忆,让我发现了一个令我自己非常震惊的事实,我可能并不是像你们以为那样是创世神,我很有可能是位面管理局的死对头灭世局局长,也就是灭世神。”

    霍中庭这话一说出口,潘凝就直接愣住了,好半天她都没有去说话,一直到差不多五分钟后,潘凝这才开口说道,“你没在开玩笑吧!你怎么可能不是创世神呢。”

    见潘凝这么说,霍中庭有些心虚的点头说道,“我也不想的,但事实上我的确不是,真正的创世神现在正躺在麦城的蓝色冰棺里呢。”

    听到霍中庭这么说,潘凝想了想这才说道,“这个事情你确认过了吗?万一是你的记忆出现了错乱了呢,这也是有可能呢。”

    见潘凝这么说,霍中庭点头说道,“确认过了,我在发现了这个事实后,就让白条帮我把离渊给约了过来,据离渊说,我的确不是创世神,而是灭世神。”

    听到霍中庭提到了离渊,潘凝心中的最后希望破灭了,毕竟最初说霍中庭是创世神的就是这个离渊,但现在既然这个离渊改口了,也就是说这个事情八九不离十了。

    “等等啊!离渊为什么帮你?难道他其实是你放在位面管理局的探子?”

    见潘凝这么说,霍中庭点头说道,“据离渊说,是这样的。”

    听到霍中庭这么说,潘凝笑了,“你和创世神可真是心有灵犀啊!你们当初一定没想到,对方派来探子会拥有现在这么大的权利吧!”

    见潘凝这么说,霍中庭有些悻悻的说道,“的确没想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