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

    泰山王本名索尔·琼斯,梅国人。

    此时索尔满脸狞笑,又是连续几个重拳,整个秘密监狱都回荡着巨大的回响!

    可以想象打得有多重。

    毕竟一个筑基期前阶的炼气士毫不留情的重击,都可以轰倒一座房子了。

    徐长生双眼肿了起来,一张脸乌青、淤血,糊满了鲜血,低着头直痛苦地喘气。

    “哈哈哈!龙神!就这?”索尔酣畅淋漓,狂笑不止。

    他也没想到,自己一个中三殿之第六殿的殿主,在恶鬼阁根本算不上厉害,却可以这么轻易的拿下徐长生,把徐长生当猪狗一样虐待——

    龙神殿龙神!

    不对,是前龙神,已经被罢免的龙神!

    就算是老阎王,也让他带着第六殿全体成员尽出,还喊上金子真和五天王,才去抓捕徐长生的!

    可徐长生竟然这么弱!

    “你这种废物曾经能坐上龙神之座,是靠你师傅运作了关系吧?”索尔狂笑嘲弄:“就你这样的水平,神阁上三殿可太多了!所以炎夏龙神宝座,看来也不珍贵嘛!”

    徐长生抬头盯着他。

    “别这样看着我!”索尔一双深邃的蓝眼睛满是揶揄:“你的底细,神阁都已经摸清了,你师傅叶景程把爱克斯打得死去活来,确实足够强!”

    “我知道你现在这么硬气,估计也是在等叶师傅来救你。”

    “没用的徐长生。”

    “叶师傅也要死了,哈哈哈,明天伤官王的第四殿过来,你们就要在首耳全军覆没了!”

    徐长生道:“你们不怕他今天先杀了你们?”

    “叶师傅根本不知道你被我抓到了王室!”索尔得意笑道:“我已经交代了朴家,这件事要保密,就算叶师傅去朴家找你,他们只会推脱,你去救尹秀人时,突然有不明人士突袭,带走了你。”

    “寒国,现在老子说了算,朴家也得听我的。”

    “叶师傅再厉害,又能怎么样呢?”

    “他只能干着急,等你这个宝贝徒弟能平安回去。”

    “但神阁只给他一天时间。”

    索尔声音阴冷下来,阴恻恻笑道:“明天伤官王带着第四殿过来了,前几个月第四殿引进了一名新成员,龙神大人,你猜猜他是谁呢?”

    徐长生没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探花郎,弥中真介。”索尔狂笑道:“兵器谱第三,够不够杀你师傅呢?哈哈哈哈!!”

    金子真、五天王也是纷纷笑了起来。

    在他们心里,都不把兵器谱当一回事,但却一致地同意,这个榜单的前十就是一群老怪物。

    水分再杂,能名排前列,照样强!

    就好像一所学校再垃圾,年级前十照样是学霸!

    徐长生缓缓垂下脑袋,似乎很是颓丧,认命了。

    “金道主,用鞭刑!”索尔最后道:“把徐长生打到愿意加入神阁,或者打死!”

    金子真扬起满是铁刺的巨鞭,狞笑道:“是!”

    啪!啪!啪!

    狠狠地抽起了徐长生。

    喷溅的鲜血、惨痛的叫声响彻秘密监狱。

    索尔又转头扫了眼旁边的牢房,冷笑道:“至于祝重的女儿这个叛徒……哼哼,我去问问老阎王,怎么杀比较合适。”

    索尔离开秘密监狱,来到上面辉煌的宫殿。

    王室安家的成员们纷纷恭喊他。

    寒王也把王座让了开来。

    “我向上面汇报一些情况,别紧张。”

    索尔回到房间,致电老阎王,说明情况。

    老阎王大喜,再次发起了聊天室,这次是老阎王、索尔、伤官王三人。

    “布朗特,索尔已经拿下了龙神,而叶景程、爱克斯还在首耳,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你尽快前往首耳,将这次事情彻底解决。”

    布朗特是伤官王的本名。

    其实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老阎王会设下这些充满炎夏风韵的职位称呼。

    布朗特道:“是,有了弥中先生的帮助,我们在太阳国的进展很快,皇室和各个机构都被我们控制了,这几日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明天上午八点,我就能放心地离开冬京,前往首耳了。”

    老阎王的人偶替身面带微笑:“很好!那就这样吧!”

    “等等,老阎王。”这时索尔请示道:“我带回了叛徒祝卿,请问该如何处置?”

    “三千刀。”老阎王阴森森道:“在剐完三千刀之前,她如果流血而死,那么我会惩罚你!”

    索尔脊背发凉:“我知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