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竹子送了一份重礼,以及几个人过来。”

    薛洗颜拈着芊芊玉指,向吴锋嫣然微笑道。

    绝色佳人正倚靠在吴锋怀中,一袭魅紫上衫包裹婷婷身姿,颜色稍深的湖蓝色短裙质地像是丝绸一类,给人一种柔和的美感。颈间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粉耀生辉,如光如玉的晶莹光泽为绝伦丽色增姿添彩。如云的乌黑秀发自然写意地披散在肩后,只在颈间用一根白底素花的发箍扎挽在一起,浑身给人一种松散适度、淡淡温馨与浪漫的复合韵味,未经装饰就散发出强烈的震憾之美。梦幻诗韵一般,充满神秘,又惹人想要去轻怜蜜爱。

    天子峰风华绝代的公主殿下,芳华谱三仙子之一,与这样的倾国美人相依相偎,如膏似蜜,这样神仙般的境遇,亦只有神堂的少年雄主能够享受。

    “他如今的处境可是很窘迫。”

    吴锋笑道:“这一番,他真是玩大发了。”

    不但李询本队伤亡惨重,更因为马千城派出了陈子隆和高昌信两位北府名将,虽然只带来数百精骑,却极大提升了嵩阳惨败后的神霄军战斗力。

    精锐的酒忠次部艰难突围过程中,遭到江东赤焰骑驱驰践踏,损失亦不轻。

    突围战斗,必然留下最坚韧勇猛的战士断后。故,此战下来,三河多年积累的老兵精兵,可谓损耗惨重,令李询等人心都在淌血。

    “曾经的小弟如今如此艰难,你竟还笑得出来?”薛洗颜责问道:“我可是心都在痛呢……”

    她眼波流转:“想当初,他可是瞧着比你可爱许多。谁知道你如今会这般花心……”

    “得了吧。”吴锋写意地一笑,耸耸肩,舒展猿臂,将薛洗颜搂抱进怀里:“你当时就没喜欢过男人,若不是妖女那事,你也不会误打误撞跑我怀里来。”

    “说得人家自轻自贱没人要似地!”薛洗颜柳眉倒竖,佯装嗔怒道,用指头发力掏吴锋的耳孔:“虽说那时候人家经常忘记自己是女儿身……可是,谁规定喜欢女人就不能喜欢男人了。”

    “何况,当年看上你是因为你那时候面嫩,长得像女人。可小竹子若穿了女装,不见得比你差到哪里去呢……”

    吴锋明知她想要挑起自己醋意,却丝毫不着恼:“你想找他就去好了。”

    薛洗颜娇媚地剜了他一眼:“呆子,没见人家在吃醋么?他送什么不好,把龙傲天那几个女人给送过来了……”

    “你也是盐吃多了咸操心。”吴锋大笑道:“人都死了,我会为着龙傲天打过我女人的主意,就笑纳他的女人?”

    薛洗颜嗤笑一声:“秦小莲和公孙红也就罢了。那位阳凰儿小姐也被他俘虏,给一起送来了。”

    吴锋不由一震。

    阳凰儿可是芳华谱上的美人,亦曾是龙傲天的未婚妻。

    但她在东海与自己亦有一段交集。

    村木砦之战中,薛衣人正是眼见阳凰儿对吴锋神色有异,才突然暴起发威,一枪将本已经逃出杀场的阳伯符刺死当场。

    “李询这小笨蛋,怕是输得脑子糊涂了。”

    吴锋敷衍道:“一起送来的还有龙傲天那个崽子吧。”

    龙履真既立,李询手里握着的龙傲天嫡子也就没了任何用处。

    吴锋当然可以选择杀掉这个小孩子祭旗。

    他并不感到这是残忍。

    但的确没有多少意义。

    “西边有个叫斯库里的老东西,喜欢收养各种乱七八糟的名门子弟,见者不拒。这个小崽子对我也没什么用,就送到他那里去好了。”

    斯库里喜欢将豪族灭门,然后将遗孤培养成自己忠心耿耿的打手。吴锋与斯库里交手过,将龙傲天本来的嫡子送过去,正是消遣他。

    吴锋说这事,却丝毫不提阳凰儿该怎么办。

    薛洗颜还待要再说,吴锋又道:“小竹子当然是想要与神堂结盟了。算起来,龙履真为了立威,一定会马上大举进攻襄阳。”

    “只是大战之余,我们也给不了他多少援助。”

    他掐了掐薛洗颜如同水玉一般的大腿:“都怪你这妮子,一把火烧了孟津城的集市,坏了商路不说,我还得用大笔银子给那些被烧死的西域商人家属赔罪,如今要打仗也拿不出钱来了。”

    邶具教、薛定锷联兵进犯,薛洗颜为了破敌火烧孟津,出乎敌人意料,但造成的损失也堪称巨大。商人们死伤惨重,失去对神堂的信任,这裂痕怕是要好几年才能恢复过来。

    “哟,现在找人家茬子。”薛洗颜讥诮道:“就是想不提阳凰儿那事是不是?”

    “既然你这么说了……”

    吴锋眼珠子一转,突然发力将薛洗颜搂抱起来,扔在大床上:“老子好久没碰女人了,现在咱也不想说别的,你侍寝罢。”

    薛洗颜花容骤变:“你……你这混蛋……”

    只是如今吴锋修为远远在她之上,轻而易举便将她制住,任由美人在怀里拧挤挣扎,只让吴锋感到越发惬意快活。

    粉拳玉腿,轻软娇柔,撩在身上,浑身八万四千个孔窍都好像吃了人参果一般。

    “来人呀,有坏人欺负我……救我……”

    薛洗颜俏脸晕红,半真半假地呼叫着。

    这样的**游戏,越发激起吴锋心中的滔天意欲。

    薛洗颜的美,是精灵般的幽魅,与雪狐样的魅惑。有明月的皎洁清丽,更有朝日的灼灼光辉。

    因为是石女的缘故,她能一直保有处子娇躯,却在吴锋的宠幸以及她自己与各种美人的缠绵中深通床笫幽微,玉体依然有少女的娇嫩,却又带上少妇的成熟风情,让人情难自抑。

    薛洗颜平日里往往与齐琪等一干女伴共眠,一两个月甚至更久才与吴锋亲热一次。

    后庭并非正道,如同五花膏脂,多食亦腻,然而偶尔采撷,便异常芳美诱人。

    “死妮子,本座今日要吃定你了!”

    吴锋男儿气概十足,断然喝声,将薛洗颜按定在榻上,一双手坚劲仿佛铁石。

    薛洗颜则娇柔婉娈,半推半拒,罗衫半解,玉腿轻飞。雾里看花之态,让人说不出地魄颤神消。

    男儿爱江山,也爱美人。但征战戎马,疲倦之后,美人柔嫩如脂的娇躯,实是比什么都贵重,令人神消的礼物。

    

章节目录

天下野望录第三百九十二章 战启 天下野望录第三百九十三章 壮士 天下野望录第三百九十四章 出师 天下野望录第三百九十五章 攻城 天下野望录第三百九十六章 步步算计,杀局揭幕 天下野望录第三百九十七章 水计 天下野望录第三百九十八章 奇兵将至 天下野望录第三百九十九章 青凰道人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章 星光破魔弹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一章 铁骑袭来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二章 玉鼎仙墙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三章 龙傲天的底牌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四章 绝境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五章 乾坤一剑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六章 战争未止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七章 井伊精骑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八章 白愁飞的双重身份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零九章 将计就计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一十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一十一章 剑豪? 天下野望录四百一十二章 生死知己 天下野望录四百一十三章 不属于这个世界 天下野望录四百一十四章 梦绮舞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一十五章 洛丝嘉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一十六章 一夜风情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一十七章 情报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一十八章 真凶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一十九章 出兵汉中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章 叶落凉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一章 渡桥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二章 密雨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三章 鹰巢出现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四章 一日鱼龙舞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五章 阵斩叶落凉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六章 回师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七章 攻城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八章 烈火焚城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二十九章 骑战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章 战血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一章 弘毅大师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二章 帐中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三章 孟衍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四章 时信清之死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五章 荆州风云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六章 遗计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七章 奇袭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心算无心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三十九章 江陵战血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四十章 井流月 天下野望录第四百四十一章 一言若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