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后,小山谷里面的菜地,赵谦面色有些不太好看地站在原地。

    另外两名队员不太懂农活儿,只是看着这绿油油一片菜地,觉着暂时不会缺少什么食物。

    “你们,去帮我数一下还剩下多少头肉猪吧。”赵谦有些烦躁地揉着眉心。

    两人不明白赵谦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去照做了。他们三个人里面,也就赵谦对这方面懂一些。

    “赵谦,肉猪还剩下三十头。”

    听到赵武的话,赵谦一拍额头,彻底明白了丁悟为什么会带着众人离开了。

    看着还有些不解的两人,赵谦开始解释,“你们不要看这里的粮食多,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叶子菜。一大把过了火,就只剩下一小盘子了。

    还有那些肉猪,我估计,这些粮食也就够我们三个人吃三倒四个月的样子。如果丁国师没有带人走的话,恐怕也就是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罢了。”

    只有这么点时间?

    两人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的疑惑。

    但赵谦却没有继续解释,只是看向小山谷出口的地方,神色有些复杂。

    在他看来,丁悟之所以愿意带着众人出去,完全就是因为担心食物撑不到光柱降临的那一天。至于说什么出去寻找新的出路,十有**是借口。

    在这该死的地形,那里还会有什么别的出口。只可能是在山谷里面等待光柱的降临。

    当初他们还没有发现小山谷的时候,一行人走了多少路他不知道。只是看丁悟画出来的那张小地图,大概可以清楚,他们至少已经走了十个皇城的覆盖面积!

    至于再往外,他们就不曾去过了。这个火山地形到底有多大,他们也不清楚。但这么宽广的位置走下来,他们都没有发现什么出口之类的地方,就已经很可以说明问题了。

    丁国师,好人呐!

    若是我能够活着出去,一定在家中给您立一个长生牌位。

    山谷外,小队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这个时候,陈文才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国师,咱们这趟出来,还是跟之前一样吗?”

    陈文这话很有意思,在他看来,丁悟之所以会选择离开,十有**应该是有目的地的。之前他们在火山地形瞎逛了一个多月,什么都没有发现。

    按理来说,这种漫无目的地寻找,效率是最低的,但他们都清楚,丁悟只是在画地图罢了。所以,现在丁悟选择出来,应该是有了一些想法的。

    只是,根据现在他们走的路线,陈文没有办法分辨丁悟到底是怎么想的。

    趁着现在距离小山谷还不远,他希望把这事儿给搞清楚。如果还是之前那种走法,他倒是有些希望回去。

    丁悟扫了陈文一眼,对于这小子的那点小心思,他看的很清楚。陈文这小子聪明,但更多的还是小聪明。

    所以,丁悟突然有点想要恶作剧的心思,“没错,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办法去寻找。这次我们去更远点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

    听到丁悟的话,陈文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其他人的脸也有些变色,但却不曾说什么。

    说实话,丁悟的答案,在他们的预想范围之内。可他们还是希望,丁悟这个时候能够给出一个好一点的答案,哪怕是骗骗他们呢。

    丁悟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依旧不动声色,“看起来你们好像有什么误会啊,趁着现在距离小山谷还不远,如果你们不愿意跟着我冒险,回去也还来得及。”

    众人沉默,丁悟看了一眼,继续走。这是他给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反正现在他们还没走多远,现在回去倒也来得及。

    至于他说的话,其实也不算是欺骗。此次出来,他确实没有打算再回去,而寻找出路的方式,大概率也是跟之前一样。

    他确实对于出口所在地有一些猜测,但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这种不确定的东西,如果随便拿出来说,再加上一个肯定的口吻,自然是可以让众人暂时稳定一下情绪。

    但如果最后的结果,和丁悟想的不一样呢?

    那以后队伍就真的不好带了!至少,丁悟的公信力会下降到最低,甚至到时候队伍中会出现第二个声音也说不定。

    丁悟对于这种小队权利倒是没有什么想法,但在这种危险的环境当中,一个小队里面有且只能有一个声音!否则,还不如直接散伙,自己分头行动。

    看着丁悟走了,孙立第一个跟了上去,只是脸色依旧不好看。紧接着,三个女生也跟了上去。

    落在最后的陈文看了看丁悟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小山谷的入口,一咬牙,脸色发狠,还是跟上了丁悟的步伐。

    “哟,怎么还是跟上来了?”丁悟有些错愕地看向走在自己身旁的孙立。

    “对于您的猜测,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

    “那你脸色为什么这么不好看?”丁悟有些疑惑了,既然你不怀疑,那你脸色那么难看做什么?

    “我只是想起了之前那些日子里面,夜间的恐怖罢了。”孙立还真没有说谎,他是真的对丁悟深信不疑的。

    这或许和他父亲在出来前,跟他嘱咐一定要跟紧丁悟有关。毕竟他父亲和丁悟的交情,还是可以的。至少在这群人的长辈里面,是最好的那个。

    但孙立觉着,更多还是因为这段时间丁悟给与他们的那种安全感。

    似乎只要丁悟还活着,还站在他们的身前,那么他们就是安全的那种安全感。

    丁悟看了他一眼,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拿起地图,眼睛盯在那个被自己画了一把巨大黑色叉的位置,在心中默默祈祷。

    希望我的猜测是对的吧,不然,这个武王冢,恐怕就不是什么武王的墓冢了,而是我们这些贪心之人的墓冢啊。

    想到这儿,丁悟甩头,将心中那些复杂的情绪甩出去之后,目光炯炯地看向远处那座,山体为黑色,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巨大山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