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这么害怕的尖叫,因为他从来没有被人吸血,那种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血液被人一点点吸走的感觉,真的让人很愤怒,我一面叫,一面更向外扯玛仙的头发。他用的力道是那么大,使他自己也感到,再这样扯下去,会把那一把头发连同头皮一起扯下来。同时,也由于外扯的力量,使他被咬住的伤口,发出一阵剧痛。

    这个女人因为我极为大力的撕扯,而松了口, 她一松开口,便被扯得头仰向上,正对著我愤怒之极的脸。

    在这同时,我看到那丑陋的脸,极为愤怒,我扬起左手来,一掌就朝着那个女人的脸上劈下去。

    一切,全是在不到十秒钟之间发生的!

    十秒钟之前,我还在那温柔香里有一点点小小的幻想,十秒钟之后,他就被这个女人吸血,这让他极为的愤怒。

    这时,这个女人被我扯著头发,脸被逼向上,口上还沾满了殷红的鲜血。当我

    扬起手掌,要劈向她如此美丽的脸面时,我的心中充满了愤怒,根本没有一丝爱怜之意

    。而就在他手掌将要落下之际,这个整个人忽然向他靠了过来,身子对身子,贴住了我。

    我立时感到了一阵无比的柔软香腻,这个女人的身子,柔软得像可以任意变形一样,紧贴著他的每一部分。虽然隔著衣服,但是那种奇妙之极的感觉,却也使得他的左手,在掌缘快碰到她的鼻尖时,陡然停了下来。而且,抓住她头发的右手,也不由自主松了开来。

    这个诡异的女人并没有立时后退,反倒更紧贴了我一下。在我有近乎窒息的感觉时,她才翩然后退,退开了两、三步,站在我的面前,带著微笑,伸出舌头来,在她唇上和口角边的鲜血。

    那景象之妖异诡谲,使得我全然忘记了肩头上的疼痛,而全身不由自主发起抖来。

    这个舔乾净了口角的血之后,笑靥更甚,声音低得近乎听不见:“你可以得回代价,我不能先把你可以得到的代价告诉你,因为如果你知道自己可以得到甚么,就会愿意被我吸血。”

    我想说甚么,可是颤抖的双唇,却使他张大了口,也说不出话来,只是发出了一阵愤怒的低吼声。

    那女人又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地道:“你可以得到的代价,是~可以得到我!”

    我陡然叫了出来:“鬼才会要你!”只是我说这话,觉得有些眩晕,舌头也有些麻木,他觉得自己中蛊了,或者中毒了,这个女人身上有毒,真是恐怖,我有些后悔来苗疆,这里太危险了。

    我不丑,我很漂亮,只有欣赏我的男人才能看的出来我美丽,你看我,是不是很美,这个女人诡异的说着,那柔软的身体犹如魅惑之蛇一样柔软。

    我被这种突如其来的话,弄得头昏脑胀,他本能的抵触:“我才不会要你,你这个丑八怪!”说完我本能的抽出了一巴掌,虽然觉得身体有些软绵绵的,但是这一巴掌还是打的足实,我可以看到,那张脸上立时现出了五个红指印。

    我有些诡异的看着那个女人,她变了,脸变了,那些毒瘤似乎不见了,变得平坦起来,虽然不是很美,但是至少比以前好看许多,但是我还是说着,我不会跟一个妖怪在一起。

    我是女巫,是大祭司,不是妖怪,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我的子民们有多少男人愿意奉献生命跟我共度春宵,这里的尸骨都是,而你,我觉得有些特殊,你悄悄的来到了这里,又能抵制我对你的诱惑,你的一掌也极为的有力道,我想要好好研究,研究你,只要你奉献你的鲜血,你就可以得到一个完美的我,而这一点,也必然会实现,因为你无法对抗我的魅力。女人说着。

    我木立著,心中不住苦笑。这个女人确实在变,而我更加苦恼的是,自己如何陷入一个大祭司的手掌之中而能毫发无损的逃走,我知道,必须要在尽快离开,要不然她的模样变的美丽之后,自己被完全吸引,那时候自己必定会成为一个尸魁。

    我之前还想着自己不要遇到一个好色的女巫,但是现在是显然遇到了,这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会真的遇到的,但是结果却跟他想的一样悲惨。

    我伸出手,想要推开那张变异的脸,突然这个女人的动作十分快,我才伸手向她一指,她陡然张开口,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已将我的指尖轻轻咬住。

    她的动作极突然,我根本来不及缩回手来。可是就算他一时之间缩不回手来,这个女人根本不是用力咬他,而只是轻轻地咬住了他,他是完全可以在被咬住了之后,抽回手来的。

    可是,我在那一刹那间,却整个人都僵呆了。他觉得有一股电流也似的力量,

    倏然之间,自他被咬的指尖,传遍了全身。那种感觉,并非令得他僵硬麻木,而是令他有难以形容的懒洋洋的舒适之感,根本从意念上就一动都不愿动。

    他任由这个咬著指尖,这咬更像是一个女人含情目目的在喊着你的手指在吸一样,我向这个女人看去,这个女人的一双妙目之中,蕴含著浓腻得化不开的笑意。在她乌黑的眸子之中,这种笑意,正像水面上的涟漪一样,正在一圈一圈向外扩展,扩展向无穷无尽的领域。而在涟漪之下的水,也像是两个极深极澄澈的水潭一样。

    我彷彿自己已经投身在这个深水潭中一样。而当他投身入水潭之后,涟漪变成了漩涡,一种有巨大牵引力量的漩涡,把他扯向潭底。

    在一开始之际,他还是懒洋洋地,一点也不想有甚么反抗。然后,在突然之间,他开始挣扎,他要浮出水潭,不要沉下去!

    当他开始挣扎的时候,水潭之中,水花翻腾,水声轰隆,漩涡的力量几乎把他整个人的身心一起绞碎。

    我窒息了,然后闭上眼睛,最后一秒钟的神智告诉他,自己将要沉睡在一个邪恶的美梦之中,最终自己永远都不会在醒来,自己会变成尸魁,在永无天日的悲惨之中,渡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直到最后的终结,我都将不会在醒来。

    我感觉很舒服,感觉那个女人在添自己,添自己的每一处,他感觉那个女人在无尽的享受自己的身体,所有的紧张,都消失了,女人的身体,柔软的占据了所有,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但是他厌恶,他要醒过来,在那一瞬间的沉溺之后他要醒过来,因为醒不过来,他必将会死去。

    突然我的脑海出现一道光芒,那光芒从腰部散发出来,直接传达到他的脑海里,顿时一阵刺痛从脖子传来,我猛然醒了过来,只见那个女人居然又趴在自己的脖子上在吸着自己的鲜血。

    我愤怒,极为的愤怒,那个女人似乎不知道我已经醒过来了,还在继续的吸着鲜美的血液,而她也确实变得极为美丽,似乎这鲜血比他吸过世间所有男人的鲜血都要美味,她有些贪婪,又舍不得的想要把我吸干,这种矛盾在她的内心泛滥着。

    突然这个女人胸口传来痛楚,极为的痛,被一个男人愤怒的拳头十足的打了一拳的痛,这个女人的身子在卒不及防之下被打飞了出去,撞击在泉水的石壁上,最后跌落在水中。

    我这一拳来的突然,那个女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我极为虚弱,而且又在水中,虽然这一拳带着愤怒,但是也没有杀伤力,只是击开了这个女人而已,我不管她的死活,现在唯一想的便是跑。

章节目录

凶案调查局第343章:消失的世界,虚幻的空间 凶案调查局第344章:偷袭 凶案调查局第345章:咎由自取 凶案调查局第346章:差点气死 凶案调查局第347章:双瞳四目 凶案调查局第348章:双瞳四目(二) 凶案调查局第349章:又求 凶案调查局第350章:信煞气 凶案调查局第351章:糯米鸡蛋(一) 凶案调查局第352章:糯米鸡蛋(二) 凶案调查局第353章:去办公室谈 凶案调查局第354章:下次穿宽松点 凶案调查局第355章:我什么都没看见 凶案调查局第356章:太狡猾 凶案调查局第357章:挺刺激的 凶案调查局第358章:秘密 凶案调查局第359章:四象阵 凶案调查局第360章:吃口水会怀孕? 凶案调查局第361章:瘟疫 凶案调查局第362章:扩散 凶案调查局第363章:束手无策 凶案调查局第364章:结果 凶案调查局第365章:十万一副 凶案调查局第366章:讹人 凶案调查局第367章:九死还魂草 凶案调查局第368章:吃口水不会怀孕 凶案调查局第369章:差点被吸干 凶案调查局第370章:动手 凶案调查局第371章:又有什么坏主意 凶案调查局第372章:试着冲关 凶案调查局第373章:开光境界 凶案调查局第374章:南蛮之地 凶案调查局第375章:苗疆丛林里的战斗(一) 凶案调查局第376章:苗疆丛林里的战斗(二) 凶案调查局第377章 剧毒 凶案调查局第378章:想的真美 凶案调查局第379章:路遇赶尸 凶案调查局第380章:拜月教 凶案调查局第381章:尸变 凶案调查局第382章:神秘道人 凶案调查局第383章:老村长 凶案调查局第384章:人言可畏 凶案调查局第385章:先行 凶案调查局第386章:解蛊 凶案调查局第387章:蛊毒 凶案调查局第388章:血婴(一) 凶案调查局第389章:血婴(二) 凶案调查局第390章:亡灵蛊 凶案调查局第391章:邪巫 凶案调查局第392章:那美丽身材的丑陋女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