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你大爷的,你特么说谁呢?”

    “给你脸了是吧?你再用手指一个试试看?”

    “嚣张有个鸟用啊,再嚣张,你婆娘还不是给你带了顶绿帽子?所以我说做人一定要低调。”

    龙五的一句话可算是犯了众怒,很快就面临一大群人的口诛笔伐。

    日龙帮的一帮男人已经逐渐压不住阵脚。

    就连李壮和王阳那边都停止了打斗,静观其变。

    “大哥,这,这什么情况?那个浑身缠着绷带的家伙是谁?还有那个穿着皮裤的女人,咱们是不是见过。”

    王阳切诺诺的问道。

    李壮不悦道:“说话就好好说,结结巴巴算怎么回事?让人看见还以为咱们两兄弟怕了呢?”

    鼻青脸肿的王阳做了一个无辜的动作。

    稍微还算没受伤的李壮分析道:“女人咱们肯定见过,不就是地下市场的那婆娘嘛?不过那男人是谁暂时不知道,只是觉得面熟。”

    “那咱们怎么办?现在是帮还是不帮?”

    “你特么问的不是废话嘛你,好不容易遇见肯拉咱们两兄弟的人,这时候撂挑子了,以后别人会怎么看咱们?不过眼下先看看情况,我瞅着狗哥应该不需要我们帮忙了。”

    激愤的周围人很快将矛头统一指向了龙五,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怎么着?还他妈想打架是不是?也不看看你们什么德行。”

    正在气头上的龙五可管不了那么多。

    这句话才落,周围早就想动手的一个男人直接猛的一脚踹向了龙五。

    “老子今天还就动手了怎么滴?少他妈在这里装大尾巴狼。”

    生活的压力已经让这些市民几近崩溃,突然出来这么一个宣泄压抑的口子,那还不得抓住机会!

    两边的人很快打了起来。

    狗剩见状,趁机带着老婆孩子溜人,王阳和李壮见状,也纷纷为狗剩保驾护航,很快就跑的没影儿。

    等到看不下去乱斗的士兵开枪警示的时候,龙五以及日龙帮的一群男人早就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唯独没有对李琳下手。

    堵塞的交通很快被疏散,市民开始井然有序的撤离。

    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暂时采用步行的方式,等待军队的接应。

    人群中,一个青春美女身后,头戴棒球帽的林峰远远看着被士兵控制起来的一群黑色西装革履男人,又看到了男人群中的某个女人,下意识愣了愣。

    “你在看什么你?还不赶紧走?没见过美女啊?”

    宁阳的一句话将林峰拉了回来。

    林峰这才仔仔细细打量身前的女孩儿。

    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女孩儿把自己认成了她哥哥,这容易理解,毕竟他穿的的确是别人的衣裳。

    可认了哥之后的种种就有些蹊跷了,比如从来没说过哥哥之类的字眼,甚至连说话都是带着命令的口吻,而且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有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字。

    自从被丧尸猎手抓到人类城镇之后,林峰就没遇到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最开始认钱不认人的董胖子董彪。

    为了生活走投无路做起了偷尸贼的王阳和李壮。

    然后又是为了钱做犯法勾当的龙五以及几个下属,就算是到了研究中心这样的地方,遇到的也只是想解剖自己做研究的科研人员。

    综上所述,林峰心里迅速生出了一个念头。

    这个女孩儿绝对有问题。

    林峰收回了目光,开始计划接下来怎么样甩掉宁阳。

    再往前走只会距离人类生活的中心越来越近,这跟他回到丧尸土地的初衷根本就是背道而驰。

    “喂,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怎么这么听话?我说,你该不会是表面顺从,实际上却琢磨着怎么样能找到机会开溜吧?”宁阳侧过头笑眯眯的对林峰说道。

    林峰:??

    这特么都能猜到?

    林峰越来越觉得宁阳的出现并非是一种偶然了。

    看来眼下还是乖乖的比较好,暂时先稳住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后面再见机行事。

    ……

    这是董胖子第一次出这座城市。

    有张冲带路,的确省事许多,不用跟撤离的大队伍挤在一起,速度还远远快过撤离的大队伍。

    因为经常接私活儿的关系,张冲有一辆越野车,就专门停在出城的地方,上了越野车,看身后的城镇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干脆看不见,董胖子感慨万千。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来。”

    “本来是有的,而且还很大。”

    张冲一边在公路上疾驰,一边说道。

    “可出现了丧尸鸟以后就说不定了,士兵能防御住地上的丧尸攻城,怎么防得住天上的丧尸鸟?再说了,丧尸的领地只会越来越大,瞧见没,咱们身后的城市现在已经成了第一防线,我估计除了要留下一部分士兵驻守之外,其他的人都得撤离。”

    “那我的游乐场怎么办?”

    董胖子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

    张冲道:“运气好的话给阿猫阿狗或者老鼠住,运气不好就给丧尸住,这个还不简单?”

    出了城就是一马平川。

    从此处到歌德市开车还需要一天的时间,路上需要经过重重关卡,检查的极为严格。

    而此时已经逐渐变得冷清的城市之内,除了不愿意离开故土的一些老人之外,只有正在进行地毯式搜索的士兵。

    “找到了,这些狡猾的畜生,没想到居然躲在下水道里。”

    “下水道?这还真是会挑地方。”

    中年军官语调冷漠的说道。

    “封锁下水道两边,用火,最好将这几只畜生烧的连渣都不剩才好。”

    汽油枪喷射出了灼热的烈焰,热浪扑鼻。

    三只躲在下水道的丧尸鸟很快被汽油烧成了灰。

    片刻之后,士兵下去清理,诡异的发现,居然少了一只?

    “怎么回事?怎么会少?不是让你们把下水道两边全部封死了吗?”军官怒不可遏。

    很快的,下水道有一士兵惊呼道:“不好,这里还有一个出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