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的万先明被财富和周围人的奉承捧上了天。自负,膨胀,而且目中无人。与其说他相信或者崇拜落叶之眼,也就是陈文,不如说他将陈文视作可以花钱使唤,帮助他对付那些害他之人的工具。

    但那时候的陈文,仍努力心平气和地劝道:“万先生,请你善待那些为你工作过的人吧。”

    “善待?我已经给过遣散费了。你看看,他们都做了什么!”

    陈文还想劝说,万先明却吼了起来。他挥舞拳头,不断骂骂咧咧。当然他骂的是被他解雇的工人,还有让他看见血手遭遇车祸的人。

    陈文叹了口气,由着他他连续地骂了一会,这才抬起手,将手心向下放平后,做了个向下压的动作。

    这是一个神奇的动作……随着陈文压下手掌,万先明居然失明了!

    “落……落……落大师,这是怎么了?您对我做了什么呀?”万先明哇哇着哭叫起来,两只手在床单被子上胡乱摸索。

    助手赶紧跨前一步重新将他扶住。

    陈文将手掌向上提了提,万先明的视力一下子又恢复了。

    “万先生。”他微微歪着脑袋,看着惊魂未定的万先明说道,“现在,可以认真听我说了么?”

    万先明哪里还敢说个不字。他缩着脖子点点头,等待陈文往下说。

    陈文站在那里卖了一会关子,开始劝说万先明在新的合作项目中未原先那些被辞退的工人保留职位,并保证不为车祸的事牵连他人。

    但是,现在的陈文却对六年前的自己完全看不懂了。

    六年前的自己,不仅顶着落叶之眼这个由叶晓颖所起的笔名做名字,还拥有利用树叶查看历史的能力,更可以一压手一抬手就让人失明再恢复视力。

    这些奇怪的东西,真的仅仅是“催眠”造成的吗?

    他忍不住怀疑,塔兰王国、曼丹,是不是真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还有自己从车祸到遇见万先明之间,到底经历了多少时间,到底经历过什么事?

    “我答应!我全都答应!落大师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落大师你放心,我一定做到!”

    万先明的嗓门大到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刚经历一场车祸,就连六年前的陈文,也忍不住想要揉揉耳朵。

    万先明又与助手对话了几句,应该是在打听陈文现在的住所情况。接着他抬起手恭敬地说道:“落大师,您之前住的地方太差了。我在曼丹投过一家高家酒店,您赏脸住到我的酒店去吧。”

    不等陈文回答,一阵叮叮叮的铃声就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这是……安全铃?!

    伴随着心烦和头痛,他从梦境中惊醒,一下子坐起身来。

    摇动安全铃的袁教授已经脱掉了白大褂,他简单检查陈文的状况后将他扶起。他的衣着让陈文猜测,如此匆忙叫醒自己,是不是发生了需要立刻赶过去的事情。

    同样已经脱下白大褂的南楠也快步走来,帮着陈文穿鞋、下床。

    “这是怎么了?”陈文问道。

    “我们这里的催眠过程,常将军和佩雷斯一直都能看到。刚才常将军来电话了,他好像不太高兴。”

    “怎么了?是因为我回忆里那些奇怪的事情?”

    南楠皱着眉点了点头:“恩,他的原话是妖魔鬼怪。我们到作战中心去吧,听说常将军正要开一个重要会议,点名叫你参加。”

    陈文强忍着不作胡乱猜测。他整理好衣服,跟着他们走去了治疗室。

    郑忠诚驾着吉普车已经等在大门外。接上陈文他们后,他并没有开往十一组的作战中心,而是行驶了很长一段路,去向基地的另一侧。在进入一个向下的入口后,吉普车又在狭窄的通道中颠婆着开了很长一段路。

    陈文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古老的词汇,防空洞。

    这里显然就是一处防空洞,而且随着郑忠诚越开越深入,陈文又看见灯光亮起,显露出一片宽阔而繁忙的地下空间来。

    “这是哪?”

    “反恐合作组织中国区的司令部。”郑忠诚在一处门前刹住车,示意大家跟他下车。

    这是陈文第一次来到可以称之为司令部的地方。陈旧的防空洞,喧闹的人声,新铺设的很多线路,不停嗡嗡响着的通风系统声响,还有呼吸起来不太舒服的空气,这一切都让陈文感到新奇。

    郑忠诚推了他一把,带着三人走进大门。

    在门口更加拥挤的通道里,他们和凌馨碰了头。凌馨来不及打招呼,就直接到陈文面前对着他左右观察一阵。然后她在陈文胸前别了一个麦克风,并拿出一只特别小的耳机,一边介绍一边塞进了陈文右耳。

    很显然,这是仅为陈文一个人准备的。

    “凌警官,我来这里到底是参加什么会议?”

    凌馨用自己身上的麦克风小心翼翼地为陈文调节好耳机音量后才回答道:“还记得参加曼丹行动时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的特殊人员吗?”

    陈文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当时坐在临时会议室另一侧的一个人,还有在行动时空降到蔓大厦对面大楼,他未曾谋面的另一个人。

    “被常将军从这里驱逐后,卡尔在冲绳基地里对其中一个和你一样情况的人做了深度的催眠。”

    “那个人也发生小脑萎缩了?”

    凌馨抿着嘴顿了一下,摇摇头接着说:“这个不清楚。但是他们在群体催眠的调查上显然取得了一些进展。”

    不等陈文追问,她又补充道:“卡尔突然向反恐合作组织提出召开紧急会议,说要和我们交换情报,还指名要你亲自参加。”

    陈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凌馨确认准备完毕后被她领着走近了一道警卫森严的门,来到一间比十一组作战中心大得多的会议室。

    陈文也第一次面对面看见了常将军。

    身材魁梧的常将军站在一群高级将领中间。看见陈文进来后,他径直走过来,一把握住了陈文的双手。

    两人互相观察着对方,上上下下看了很久。最后还是常将军先开口:“我知道你经历了许多,也为你在各个方面受到的伤害感到抱歉。我是一个军人,不太会安慰人。但是请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们一样,献出了很多,只为了保护那些数不清的需要我们保护的人。”

    陈文听着这番话,想起自己因为催眠药物而发生病变的小脑,想起曼丹行动中受伤的队员,想起世界范围内数不清的收到催眠的人,还想起了生死未明的叶晓颖。

    “今天……是要和那个卡尔将军开会吗?”他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