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白色的城墙,三两滴雨滴顺着青瓦落下;零零散散,积水献出层层的涟漪,敲击出朵朵水花,清弹爆炸般的方式上升有飞速下落。

    青瓦上,缓缓流动的水珠汇聚成流,焦急的,挣脱张力湿润脸庞。

    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模糊了的世界,只见得隐约过往的行人;逐渐清晰的叫卖声;远处清晰可见的长达百米的红旗,两个赫然醒目的大字——铎隆。

    小川迅速爬起,环顾四周,来往行人千奇百怪;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对着于小川做同一个动作——躲避。

    于小川拔腿就跑,不断地穿街过巷;他知道,这里早已被魔族控制,像他这样的敌对是不容许存在的。

    停下了脚步;眼前,一面三层楼高的镜子堵住了小川的去路;说来也是奇怪,如此高度发达的社会,所有的建筑风格却都偏向十四到十五世纪,并且是中欧混合风格;巨大砖石堆砌而成,却处处雕有图腾印记;而每一中不同功用的建筑外墙所雕刻的图腾并不相同。

    小川呆呆地站在镜前,镜中的自己已经变得和周遭人一样,虽然保有人的外形,但一紫一绿的眼睛,喉部一颗明晃晃的红色宝石,以及那通体的金黄色,除了没长出一两个犄角或者身后拖着条尾巴外,与这魔族人无异;只是,竟然是赤身露体的;惊诧的抚摸着自己,每一寸肌肤仿佛都是陌生的,双眼紧紧盯着镜中的双眸;最终,手返回到喉部,“这明晃晃的宝石从何而来?”

    就在小川对这颗红宝石研究的出神时,原本一整块的镜子突然从中间扭曲,缓缓地,仿佛旋转的银河;镜中先出现的是一把扫帚,“给老子滚!变态!”,一个身材矮小,身高可能不足一米二,脸上挂着两撇白胡子的老头举着有两个自己高的扫帚,驱赶着小川。

    于小川见小老头动真格的,便反向回跑“就离谱!这么小个小玩意,还这么大个岁数,怎么脾气这么暴躁!”。

    于小川边跑边回头看,生怕小老头追上来给他一扫帚,不料,没有看到前方来人,一头栽了过去。

    趴在地上的于小川感觉软软的,又暖暖的,眼前的同样是金灿灿一片。

    “趴够了吗?”一个冰冷而熟悉的声音。

    “嗯?好舒服~”于小川好像没有听见。

    “找死!”

    于小川随着声音被踹飞两三米远这才缓过神来:“美……美女,你的声音好亲切啊!“

    女子拍打着沾满尘土的衣服:“我是你师父!”

    “玩笑,我就没有师父!”于小川歪嘴一笑,这时,他看到女子头上的绿宝石,“金……金蟒?”

    女子瞪了他一眼:“你才是蟒呢,你全家都是蟒!“

    “对,对不起,我有一位故人和你长得很像,声音更像;一时半会认错人了,抱歉!“于小川毕恭毕敬的道歉。

    少女打量着小川,不由得脸一红,从包里拿出两件女士衣裤:“先穿上!不害臊!“

    “喏,你的身份凭证。”少女说着便拉起于小川的左臂,一阵灼烧感后,于小川的左臂出现了一行类似于纹身的字样,是梵文的。

    “这不是纹身吗?”

    “纹身?纹身是什么?”少女显然不知道A世界的纹身是什么。

    “没事,就是一种艺术,或者说是一种精神象征。”于小川胡乱解释敷衍着少女。

    少女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向追来的小老头走去;手一挥,老头瞬间被掀飞。

    “嚯擦!“老头沙哑的嗓音,从飞起到落地。

    “老小子,打狗还要看主人的!“

    于小川愣愣的,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谁是你的狗?”

    少女冷冰冰的看也没看小川:“你确定不做我的狗?”

    “高……高阶九级!”小老头转身就跑,少女也没有理会。

    少女走出胡同,不知去处的小川在身后紧紧跟随;少女不发一言,小川一言不发。

    过了很久,又是一通走街串巷后小川受不了如此压抑的境况,打破了安静:“那不叫你金蟒,叫你什么?”

    “师父。”少女没有更多的话,依旧是简短干脆,不给于小川接话的余地。

    “那师父,咱们接下来去哪?”

    “回家。”

    少女便是金蟒;在独眼虎一战后,金蟒由于自爆元神损耗了修为,而在于小川生命垂危,昏死的几天里,又不断地将自己即将到达至圣境的元神不断地注入小川体内,为其修复经络,再造器官,并保证元神不灭;最终,她以致贤士最高境的修为一落回到了高阶九级;出于某种目的,她索性自降一级化形为人。要知道,中阶以上的每一级都如登天一般难以跨越,难度比热血传奇不氪金从400级跨升到410级难千百倍不止。

    眼前又是这个高耸的,挂着两面铎隆大旗的建筑;少女沉稳而冷静的一步步登上台阶。身后的小川住在那里,这是他不敢跨进,更不愿跨进的大门;魔族铎隆,那个迫使他在第一世死去,而直至今日还不知在何处囚禁摧残着林夕的一生之敌,更是倒戈的神族叛徒的铎隆主城府。

    “恭迎卡兹长老!”列队在阶梯两侧的士兵左手抚在胸前,将长枪拉近右肩敲击地面,头在敲击瞬间底下。

    少女点头,忽然发现身后的于小川还呆呆地站在台阶之下:“快跟上!没见过世面的废柴,从长计议。”

    一句前言不搭后语,但事实上是给犯轴的小川一个提醒;自己始终追随林夕的意志,但一切需从长计议。

    小川难掩心中怒火,却也充满了胆怯;如果真像金蟒所说,自己不过是别人随手便能捏死的蝼蚁,当他踏入主城府的瞬间想必周遭的士兵定会察觉,而这一世也必将落幕于此。

    依旧踏上主城府的阶梯,首排的士兵率先挡住了他的去路。

    “嗯?”金蟒高高在上,冰冷的语气让人惶恐。

    “这……这,长老大人,城主有令,非高管要臣不得入内,这…”

    “城主是个什么东西?”未等守卫士兵把话说完,金蟒提高语气,以绝对的权势完全不将城主放在眼里。

    “君主…”

    “你认为我会反水?”依旧未等士兵说完,“这是我闭关时收的徒弟,放行!”

    首排士兵收回长枪,站回原位:“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