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小时前。

    今天是在这片区域的最后一次沿街游走的工作。下午2点时分左右,翼晓点在街边的连锁快餐店刚吃完了午饭,跟随着地面反射阳光所来的热浪,他贴着街边建筑物阴影与阳光的相交之处行走着,继续着手头工作的收尾阶段。

    前一天夜晚,午紫芯通过社交软件联系了晓点,二人又继续聊了一些关于之前科学技术畅想的话题,约定在今天下午15点30左右的时候一起喝喝咖啡,继续再聊一聊,这地方对二人来说也不远,正好是晓点工作的街区附近,紫芯也正好在附近的地方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一处政府部门机构办公楼的附近,这里离他们喝咖啡的店铺只隔了两条街。在大门门前的小广场前聚集着一些人,闹哄哄的喊叫着什么,还举着横幅和告示牌。很显然,这阵势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事情,不过对于晓点的工作来说,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素材,可以从中提取到相当多的有记录价值的信息,他看了看时间,还比较早,有比较充足的时间,就凑近围观的人群中去瞧瞧。

    “诶,这位老哥,这里是发生了啥事啊,这些人这是在干啥?”晓点向路旁的一位围观的中年男性路人打听着。

    “看到左手边的这堆人手上的牌子写的字了吗,这些人是反对数据宗教化和扩大化的团体,他们貌似对数据对隐私的侵犯,还有对数据的迷信很是反对和愤怒。”

    “貌似一直以来都有着类似的团体在发出这样的声音。”

    “是啊,有时候新闻上时不时的也会看到一些零星的新闻报道。”

    “右手边的这些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看样子好像不是一伙人。”

    “右边的那些人啊,你说的没错,他们确实不是一伙人,而且是针锋相对的支持数据和智能化普及的一些人。”

    “两波人一起示威游行?还是有点新鲜。”

    “可不是么,你瞧,他们这一边一堆,各自用扩音喇叭诉说着自己述求,隔空着较劲,这感觉活脱脱的就像一个真人秀表演节目的现场。”

    翼晓点一边和这个路边刚认识的中年大叔聊着天,一边记录着眼前的这一切。

    “你是一名记者吗?”

    “记者?你说我么,啊,不是不是,我这个就只是好奇,记录一下,我总是喜欢记录一些身边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噢,这样啊,我以前也喜欢用手机随身的拍下一些东西什么的,也就是随手一个乐趣,现在年龄渐渐增长,越发的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也就不再这么做了,偶尔上上社交软件看看别人的拍摄的东西,感觉也挺好的。”

    “这真是可惜.......”

    就在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时,突然发现,左右两边的人群开始慢慢的增加,群体间那种相互剑拔弩张的架势也渐渐地加强了起来,围观的人群也渐渐地开始把周围的地方围得水泄不通,他们不再各自自顾自的诉说着自己的理念与诉求,转而相互间开始冲着与自己不同声音的人群开始嘶吼与咆哮。

    “你们这样是在助纣为虐!”

    “数据正在成为一种新兴的科学宗教,这会毁了我们的社会!”

    “野蛮!原始!不懂科学!科学技术是服务于人类,帮助我们更好的生活的,对科技的恐惧和憎恨才是会毁了我们的社会!”

    “你们难道认为过回农耕的原始生活,那样才好吗?!”

    “我们不反对科学技术,技术不分好坏,而是看使用它背后的人。我们反对的是胡乱滥用,肆意的侵犯人们的自由。必须对这些深藏于技术背后的人们进行规范,一味追求效率,冰冷的数据和算法只会让人失去人性和温度,沦为机器与数据的奴隶!”

    “科学技术的发展需要一些容错性,要允许在一定范围内的试错,这种尝试是伟大的,是技术进步演化的必经之路。企业的商业化推广与应用,是让这些个演化成为现实的最好的方式,至于一些商业涉及到的一些伦理问题,那是可以讨论和协商的,这问题得由监管部门牵头出面进行干预,与我们无关与技术无关!”

    人群越靠越近,激辩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两边阵营的人们都相互的声援着各自“出战”发言的代表,这好似古代的战场上,交战的两军各自派出将领进行阵前单挑与决斗,而身后的士兵则为之击鼓呐喊。

    “天呐,他们这简直就是在鸡同鸭讲嘛,绕来绕去他们其实说的都是同一个事物的不同方面,这就简直不在同一个频道上进行节目的播放,到后面都变成自说自话了啊!”翼晓点站在一旁发出小声的自言自语。

    “那可不是么,他们这两拨人最近在网上可火了,那在社交网络上唇枪舌战得可激烈了。我今天转门赶高铁过来,过来看他们这次实体线下论战的。”一旁的一个年轻小伙儿站在一旁搭话说道。这年头,物质生活充裕了,什么闲人都有,这种专门远道而来看别人吵架的人,还真是不多见。

    午紫芯办完了工作上的事情,从一栋政府办公机构里面出来,这个地方刚好就紧挨着人群辩论的地方。她站在门口向门口值班的安保人员简单的询问了下情况后,在脑子里快速的运用她的专业能力分析了一番,她认为随着人群的聚集,这种相对稳定状态不会持续太久,马上就会演变为骚乱,她赶紧离开了那个地方。刚走到街角的路口她想起了,不久之后要和晓点在咖啡店里面进行会面,而那个地方离这里就两条街的距离,太近了,如果他正在这附近的话,是一定不会错过这个事件记录的机会的。

    “糟糕,我得马上联系他!”午紫芯连忙往回走,边走边拨打翼晓点的手机。

    “喂,晓点,你现在在哪?”

    “啊,是紫芯啊,我现在正在我们喝咖啡那地方的附近呢,我这有点吵......”

    “你是不是在那些示威游行的人群旁边,赶快离开那个地方,太危险了!”

    “诶?什么?我不是听得很清楚,你再说一遍啊!”

    翼晓点边说着边往身后的人群边上移动,在一旁维持秩序和警戒的警察们开始驱散着人群的离开,增援赶到的民警们也开始加入了驱散人群的行动中去,老话常说人多了聚在一起总会没好事。

    “你那个地方太危险了,赶快离开那里!”

    “我正在往外面走,这里确实气氛剑拔弩张的,你在哪个地方啊?”

    “我就在街对面的十字路口旁这里,我旁边有家火锅店,招牌挺大的......诶,我看到你了,看到我没,右边右边,我朝你挥手呢......”她这句话刚说出了一半,还没说完,就感觉一阵狂风从身边刮过,什么东西蹿了出来一般。刚反应过来,只见一辆灰色的越野车强闯红灯,一路狂奔,直直的冲向聚集的人群,掀翻了警察设置的警戒告示牌,一连撞倒和碾压了许许多多的人,一边前进还在一边的甩尾,企图撞倒更多的人。看那样子,似乎还没有打算放弃,准备掉头继续冲撞。

    慌乱的人群开始四散而逃,一旁的三辆警车开了上去想要逼停它,眼看这辆车又要撞上行人的时候,一辆越野警车的车头直勾勾的撞上了灰色车的驾驶室侧门,把它直接顶到了一栋建筑的石质大门上。这刚还没结束,赶上来对伤者进行救助,和对肇事者进行拘捕的民警赶到一半的时候,灰色越野车突然发生了爆炸,巨浪掀翻了周围的人们,远处目睹这一切的午紫芯也被声响和巨浪吓到在地。

    “我的天呐!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晓点......晓点,翼晓点?!”坐在地上愣了半分钟的紫芯,在路人的搀扶下从地面上站立了起来,有点发抖地她这下才回过神来,刚才就在短短的几十秒之内,她亲眼看到了车撞向人群,翼晓点就在人群的边缘,闯入的车辆首先撞向的就是他所在的区域。

    睁大着双眼的她,踉跄的往刚才出来的机构大楼奔去,差点摔在了地上,顾及不了那么多的她,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扔在了一边,也顾不得形象了,赤着穿着丝袜的双脚在路上跑着。

    “赶快把你们院子里的急救应急救援车开出来,救人!还愣住干什么,快啊!!!”门口岗哨的安保人员,被午紫芯的这一番举动给震住了,一下子没反应过神来,然后马上叫上旁边的人快步的跑向救援车。

    他们赶到事发现场旁,紫芯一下子就认出了爬在路边的翼晓点,他挣扎痛苦的在地上抽搐着,车还没有停稳,她一下子就冲了出去,随后赶来的两位安保人员扛着担架也跟了来。

    “快,先把他抬上车去,去市第二医院,他对我们很重要!”

    在车上一名安保人员按照以前培训课上教授的紧急急救流程,给翼晓点按上了呼吸器,并固定好了担架。紫芯坐在一旁看着血肉模糊的晓点,焦急的分别拨打着市第二医院和西部灯塔直属医学院的电话。

    “肖主任......我们遇到了大麻烦,需要帮助,人命关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