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上官海棠、段天涯一脸不解的模样。

    林霂继续发挥着自己的表演天赋。

    “杨将军的确是忠将,然而他所忠的人却不是当今皇上,而是铁胆神侯,天涯、海棠,你们身为天下第一庄的密探,掌握着大明所有的信息网,应该对这件事并不陌生吧?”

    段天涯点了点头道,“确有其事。”

    上官海棠也不否认。

    在这一件事情上面,曹正淳有没有说谎,他们天下第一庄又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毕竟关于朝廷上大大小小的官员,他们干了哪些事情对于天下第一庄来说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铁胆神侯忠肝义胆,在百官心中留下许多好印象,而许多朝臣也更加愿意与铁胆神侯交心,做朋友,而其中自然也有一些典型者,他们对于铁胆神侯更是忠心,这当中就包括了杨宇轩。

    杨宇轩的确是忠臣,可那都是活之前的事情。

    如今死后,任何的事情,不都要靠一张嘴来说么?

    况且段天涯、上官海棠心中对于朱无视已经产生了些许小小的隔阂,如今在林霂的推波助澜之下,当即被带入到了林霂所设计的剧本当中。

    杨宇轩可能真的是忠臣,但忠于皇上还是朱无视这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在朱无视没有叛变之前,杨宇轩还是忠于皇上,可如果说朱无视自己想当这一个皇帝,拥有兵权在手的杨宇轩,自然是一呼百应,到时候杨宇轩与朱无视里应外合,别说是御林军了,便是禁军只怕都无法阻挡朱无视以及杨宇轩的步伐。

    当林霂将自己心中的想法与二人分享之后,段天涯、上官海棠第一时间就是摇头道,“不可能,义父他怎么样都不会背叛大明。”

    在二人的心中,铁胆神侯那就是大明的标杆,是所有人都需要学习的对象,可现在曹正淳一番话语下来,正在挑战他们的三观,这如何能够让他们可以轻易接受。

    林霂却也不着急,反正时间很长,且听他慢慢编故事出来。

    当然,故事的根源肯定来自于实际会发生的事情,那就是朱无视最后当真叛变,想自己当真龙天子。

    林霂在这个基础之上,不过提早帮他激活了想当皇帝的野心。

    “天涯,你既然不相信神侯不会背叛皇上,那当日皇上要处决你的时候,神侯为什么不站出来力保你?”

    “这……”

    “护龙山庄的名义来保你,对神侯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可是他却没有,护龙山庄存在的意义相信不用我来说,你们也应该清楚它其实是为大明效力,而并非神侯一人之物,可是对现在的神侯来说,护龙山庄显然已经被他私有化。”

    段天涯重情重义,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但他又怎么可能不清楚义父要救自己其实很容易,但偏偏义父没有这么做,而是打算看着他去死。

    上官海棠心思玲珑,本身就在义父那边得到了某些猜忌,如今又被曹正淳提出,这让她心中对于义父的想法越来越多,多到让上官海棠不愿意去想,因为那是一手教大她的义父,是百姓心中的神侯,他怎么可能会叛国呢?

    “我并未说神侯会叛国。”

    两人的目光皆是诧异的望着曹正淳。

    林霂则是继续道,“神侯的为人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他想要叛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但对于神侯来说,你们是否无意中或者有意间听到神侯说当今皇上的不是?”

    这……

    两人再度无言,他们并不需要去承认什么,但对于神侯来说,他雄韬伟略,能力出众,却只能做一个护龙山庄的铁胆神侯,可昏庸无道的朱厚照却偏偏能够成为大明的皇帝,要说心中没有怨言的话,那就不是他朱无视了。

    “拥有能力,却不得重用,甚至无法在朝堂上提供意见,可当今皇上在百官眼中足够昏庸,甚至经常做出让百官咬牙切齿的事情出来,以神侯的为人来说,他心中对于皇上的怨念将会更深,神侯的确不会叛国,但他却有一颗想做皇帝的心。”

    “曹督公,我希望你此言慎重。”

    “曹公公,这话太过大逆不道,还望你可以收回!”

    段天涯、上官海棠皆严厉警告曹正淳。

    他们一方面有要保护曹正淳的意思,另一方面也的确被曹正淳这一番言论给吓了一跳,不是叛国,却是比叛国更为可怕的一件事,那就是义父想要坐上龙椅,做大明的皇帝。

    曹正淳这么说,他可是有什么依据么?

    但从这段时间来义父所干的事情来看,似乎并非不无这个可能性……

    “当然,这一切也许只是咱家小人之心,但咱家贵为东厂督公,理应为皇上排忧解难,杨将军与神侯交往甚密,如此已经威胁到了皇上的安危,皇上自登基以来,便不喜欢结党营私,因他是神侯,是当今皇上的皇叔,所以皇上每每才对他多番忍让,可神侯却变本加厉,皇上不能办的事情,我们这些当奴才的,也只能想办法哄皇上开心,将一切有可能发生的诡计掐死腹中,希望天涯公子、海棠姑娘可以明白咱家一片苦心,这一切全都是为了皇上,咱家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

    段天涯道,“曹公公愿意将心里话与天涯道出,天涯自当今日之事没有发生过,但还希望曹公公将这件事咽下,往后都休要再提。”

    林霂则是说道,“如今你我同在一条船上,大家性命相互挂钩,咱家这般才会多言,不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天涯公子真当咱家这么傻,等着你们二人到时候去皇上面前弹劾么?”

    上官海棠轻笑,“以前倒没发现曹督公这么风趣。”

    林霂道,“海棠姑娘那是没有与咱家多多相处,这要是多多相处下来,海棠姑娘就会发现咱家其实并没有大家所想的那么坏,只是有些事情,咱家必须来充当这一个坏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