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哈,哼,哈。”

    在树杈上睡得正香的黄平被一阵练拳的声音给吵醒了,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在练拳了,准备转个身继续睡。

    “醒了就下来和我一起练拳啊,又菜又不练,这不行啊。”

    “马上就来。”

    既然人家都盛情邀请自己下去练拳了,黄平也不好拒绝不是,下去洗漱完之后就站在唐茹旁边等着她教拳了。

    “小弟弟,你想学什么拳啊?”

    “我什么都行,听你安排。”

    “你们这种有底子,体质已经这么好的人,可以直接学技巧和打法了,先学八卦掌吧。”

    “为什么先学八卦掌啊,因为它的身法吗?”

    “你怎么知道的,昨天你的招式里好像有点这样的味道,你的思路不错,差点系统训练。”

    唐茹说完就在原地演示起八卦掌的身法来,她的身体是侧对圆心走圆,脚下一掰一扣,好似所走的圆心中间有一个假想敌一样,一直在变换位置,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圆心。

    看了唐茹的演示之后,慢慢的也跟着学了起来,学了两遍之后唐茹看到黄平已经有样子之后,就停止演练去折了一根树枝,在一旁看着黄平练习。

    “啪”

    黄平转身的时候一下忘了怎么转,唐茹随即就拿着树枝抽在了黄平的腿上,虽说黄平的皮已经练得差不多了,但是唐茹力量昨天晚上就超过黄平了而且还是用得巧劲。

    黄平疼得直皱眉,却没有叫出来和停下练习,而是努力回忆唐茹的动作,把自己的动作改标准。就这样,一个教一个练,黄平把八卦掌的基础招式都学会了,身上也被抽了好多下。

    “我饿了,今天上午就先练到这里,快去做饭先。”

    无奈的黄平只好收功去打猎做饭,跑出几十米就看到两只大鸟,拿起石头,一手一个弹射出去,然后就拎着两只鸟回到营地的小河边处理起来。

    把处理好的鸟串上棍子就架在一堆干木材上,用火龙术生火点燃用来烤肉的木材,就在一旁思考起来怎么把八卦掌的身法和招式运用在实战中了。

    “你刚刚点火的时候我感觉到元气波动了,这是法术吗,可以教我吗?”

    一直看着黄平干活的唐茹看到黄平弄完了就问了起来刚刚的火龙术。

    “可以啊,一个元气的运用方法而已,我教你一下就会了,很简单的。”

    在唐茹尝试了几十次后才在手指上冒出一个风一吹就会灭的小火苗,要不是唐茹知道黄平没有骗自己,加上身上的元气是被调动了,唐茹肯定认为黄平是在骗自己。

    黄平也有点纳闷,老祖教完自己之后,自己一次就施放了出来,不过不稳定而已,没有太注意老祖在教自己说的这是一个强力进攻性法术,挺难学的。

    看来自己适合当法神,唐茹就是近战肉搏的战神,自己也是一个生错地方的天才,嗯这理由可以安慰自己为什么练武天分比较差的缘故了,加点不同嘛。

    “烤肉熟了,可以开饭了吗?”

    “啊,就熟了,你先吃吧,我在练习一下。”

    说完就继续练习起火龙术来了,看来唐茹有今天这样的武术境界也不无道理,因为她很容易心无旁骛的练习一门技巧,直到自己觉得可以停下来。

    唐茹不吃,黄平也不敢吃啊,虽然两人没有明说,但是黄平已经认唐茹为老师了,黄平平时都挺随意的,但是心里有着自己的一套规矩,现在老师都没有开动,自己做为晚辈哪里能先吃,只能等着。

    不知道练习了多少次的唐茹终于能百分百的释放出火龙术的时候就想起吃饭来了,看着火堆旁插着两个已经冷透了的烤肉,唐茹没有表示出惊讶的的神情。

    “小弟弟,快过来给姐姐热一下烤肉,我饿了。”

    把在正在远处练习怕打扰自己的黄平喊过来继续给自己烤肉,黄平听到就跑了过来继续自己的烤肉工作,两人对这些事情好像都习以为常一样,做起来没有任何不习惯。

    “嗯,有点老了,不过这怪我,一下就入了迷。”

    “下次我会注意,重新去弄新的食材来烤上,这次没有注意到这点,下次不会了。”

    “小弟弟,我还不知道你来这里是干嘛的。”

    “就是为了锻炼自己啊,出来看看新时代的样子。”

    “小弟弟你家人不担心你吗?”

    “应该会担心吧,不过他们尊重我的决定,你不回家吗?”

    “姐姐我暂时不回,现在有比回家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办完之前先跟着你。”

    黄平也没有问是什么事,如果唐茹想说就会说出来,跳上昨天晚上睡觉的树杈准备开始修炼。

    “进帐篷来吧,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黄平看着唐茹不像在打趣自己,黄平觉得昨天晚上睡觉还觉得挺舒服的树杈好像有点硬,怎么坐怎么不舒服,于是一跳就来到帐篷门口。

    “我进去咯?”

    黄平小心翼翼在和唐茹做最后的确定,怕自己进去之后她就反悔了,自己就尴尬了,虽然没有人能看到。

    “嗯”

    得到肯定的黄平马上就钻了进去,坐在自己准备的舒服柔软的羊毛地毯上。

    后面进来的唐茹直接就躺了下来。

    黄平准备的是单人帐篷里比较大的,但是也没有想过会有两个人住一个帐篷,所以两人不可避免的会碰在一起。

    “你晚上不修炼一会再睡吗?”

    “不了,我现在的境界我还没有完全掌握,而且练习法术太耗神了,还是睡觉好。”

    好吧,对这种一日就一阶圆满的人,自己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修炼啊。

    修炼完的黄平都会习惯睡一会,所以刚修炼完的黄平躺下就睡着了,感觉旁边暖暖的很舒服,迷迷糊糊的就抱了上去,在自己抱上去的时候,黄平感觉到那东西还往自己怀里钻,虽然有些好奇,但是也没有想太多,先睡了再说,明天再起来看下。

    天还没有亮,准备起床练拳的唐茹发现自己被黄平像八爪鱼一样抱得死死的,她没有表现出惊讶的表情,反倒露出一种享受满足的表情,破天荒的中断了二十几年如一日的晨练,继续抱着黄平睡着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