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自己车技太一般,吴念只能找个司机兼助手陪同他,而刚刚恢复的冷峰正是合适人选!

    两人吃过早饭便立即出发,家中人都有各自的任务,留下几人看家做饭就可以,所以也不用吴念太过惦记!

    新换上的雪地胎防滑效果特别好,但是在冰天雪地的东北,冷峰也不敢掉以轻心,汽车缓慢的行驶在路况不好的道路上,车轮碾压着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平时特别喜欢的节奏,为什么今天却让吴念听了心里有些发慌呢?

    已经好久没有出门的冷峰显得特别兴奋,大口的呼吸着初冬的空气,眼睛不时的看向车窗外“妹夫,你说手串真的是出现在寺庙里么?你怎么啥都知道呢?我对和尚有些反感,一个个没有阳刚之气的,要不是担心你的安全,我可不愿意看见他们”

    “直觉告诉我应该走一趟,睁眼的关公也出现在松华寺,我觉得没有那么多的巧合,这次去我们一定要关注一下方丈以及职位比较高的僧人,这种珠子不是一般的出家人能拥有的”像是累了一样,吴念靠在座椅上再没有说话,汽车慢慢的像松华寺靠近了!

    经过了近三个半小时的路程,木雕牌匾上松华寺三个大字已经浮现在眼前,不知是寺院装修的风格还是初冬冰冷的天气,吴念二人总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台阶上厚厚的积雪已经被打扫干净,寺庙门前站着一位身材臃肿的灰衣僧人,浓眉高鼻梁,六旬左右的年纪,小眼睛不大却闪烁着精光“阿弥陀佛,松华寺最近香火不旺,可拜佛的施主却很多呀”说完也不等吴念二人转身走入寺中!

    话语之中好像最近很多人来过这里,吴念二人带着疑问走进了寺院,按照之前赵建邦几人的描述,两人很快来到寺院深处的石桥上!

    看了一眼左侧不远处的舍利塔,确定一下位置,两人毫不犹豫的朝右侧走去,几百米后一座七层高的石塔出现在眼前,“这个应该就是三叔他们说的镇压塔了吧”

    走到近前一看,果然如此,“封凶之塔”四个大字挂在门前,就当两人想要靠近的时候,侧身出现一个和尚,手里拎着一把扫帚喝住两人“施主请留步,此塔最近经常会发出异响,可能镇压之物怨气撞铃,所以为了两位施主着想,谢绝任何人参观拜访”

    而令吴念二人惊讶的不是僧人所说的话,而是这个僧人正是刚刚在山脚下碰见的扫地大师,两人心想“这位大师真是厉害,跟着我们走了这么久居然没被发现,反而又跑到自己的前面了”

    冷峰刚要上前争论,被吴念一把拉住衣袖“抱歉大师,我们第一次来到贵寺,好多规矩都不懂,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说完不见大师回答,抬头时这位大师已经不知踪影,“真是个奇怪的和尚”冷峰嘟囔了一句,随着吴念走下山去!

    汽车行驶到县城里,吴念示意路旁停下,满眼笑意的看着冷峰“傻大哥,好久没有下馆子了吧?想吃什么,今天我消费”

    先是一愣紧接着是一句不敢相信“妹夫,真的假的?”说着还不忘擦擦已经流下来的口水!

    汽车停靠在一家烧烤店门口,冷峰大步流星的钻就店内,冬天的烧烤店里顾客并不多,看到身材魁梧的冷峰进来,老板高兴的招呼着,看来这位是个大客户呀!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一样给我烤30串,还有什么特色菜一样来一份,一箱大绿棒子要凉的,我妹夫消费,哈哈……”

    虽然吴念一头黑线,转头一看老板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的出他的忧虑,吴念点点头,示意老板照吩咐的去做!

    不到片刻服务员端着满满一托盘的肉串走了过来,冷峰眼珠子都快要掉到托盘里了,像是饥饿很久的难民一样接了过来,三串五串的塞到嘴里,不时的端起装满啤酒的海碗咕咚咚的喝上一大口,一旁负责开启啤酒的服务员都惊呆了,隐约间仿佛看到铁签子和牙齿快速摩擦产生的火星子!

    一阵电光火石之后,冷峰满意的擦擦嘴巴上粘着的孜然粉,看着桌子上摞起小山一样的签子堆,和地上歪七扭八的啤酒瓶子,这才决定停止扫荡“妹夫,咱俩此行没有任何收获,你怎么不着急啊,还有闲心出来撸串呢?”

    并没有回答的吴念买单结账,走进一家小型的旅店里,开了一间两床的房间,两人各自收拾了一下,吃饱喝好的冷峰也不多问,很快便传来呼噜声!

    吴念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朝县里走去,一小时左右才背着一个帆布袋回到旅店,把准备好的棉花球塞进耳朵里,也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感觉刚刚要睡着的时候,一阵闹铃声响起,吴念睁开朦胧的双眼,手机上显示凌晨一点整,起床叫醒正在呼猪头的冷峰,也不解释,两人再次开车朝着松华寺走去!

    凌晨一点多,居民几乎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偶尔有几户开着灯的房间,在黑夜里显得特别亮眼,街道基本没有一个行人了!

    两点钟前后,两人将车停靠在距离寺门五百米的地方,摘掉身上可以发出声音的所有物件,手机静音后,熄火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这才背起帆布袋朝寺庙走去!

    庙门东侧一颗松树下,吴念从帆布袋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扔出其中一头,穿过已经延伸到寺院里的树杈上,两人陆续爬到树上,一点点向围墙挪去,如果没有这棵树,两人想越过三米高的围墙可能会很难,至少对于吴念来说很难!

    安全落地以后,两人继续绑好绳子,如果庙门不能轻易打开,可能一会儿返回的时候还需要走这里,稍作观察两人贴着墙根,回忆着封凶塔的位置,慢慢前行着!

    “妹夫,你看”吴念顺着冷峰手指的方向看去,靠近庙门的一间木屋里灯火通明,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都睡了,可这个房间是做什么的呢,可能是轮流守夜的保安室吧,或许封凶塔的钥匙就在这里,两人对视一眼,朝木屋走去!

    偌大的寺院虽然不见几个人影,可积雪清理的还是很干净的,这也无意间给冷峰二人带来了方便,躬身来到木屋的窗下,吴念屏住呼吸向屋内看去!

    十几平方的屋子里简单而干净,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地中间的炉子里火光正旺,配合着桌上的蜡烛,照亮了整个房间!

    椅子上坐着一位僧人,正是白天看见的那位清雪的大师,此时正手捧一本已经有些泛黄的书,眉头紧锁的反复端详着,认真的并没有感觉到窗外还有四只紧盯着他的眼睛,在他的右手边确实有一串钥匙,钥匙串的另一头牢牢的拴在僧人的手腕上!

    轻扯了一下冷峰的衣角,两人慢悠悠的撤离了木屋,一路贴着墙根向寺院深处走去,见已经远离木屋,冷峰不解的问道“妹夫,那和尚就自己一个人,为什么不打晕他抢了钥匙呢?”

    “大师已经年过六旬,万一你失手伤害了他怎么办?放心吧,我自有办法”

    一路畅通无阻,封凶塔就在眼前,一阵微风吹过,塔上的铜铃叮当作响,奇怪的是整座寺院的雪都被清理的干净,唯独封凶塔周围还是白雪皑皑,难道此塔最近真的有什么异常,让人不敢靠近么?

    两人对视一眼暗暗打气,朝台阶走去,塔旁依旧是那一副对联,提示着左入和右入的不同和寓意,两人虽然不太相信这些,但还是依照规矩选择了右入左绕五圈,希望真的能够心想事成!

    五圈完毕以后,两人来到塔门之前,一把沉重的铜锁挂在门上,借着淡淡的月光,能清晰的看到门窗上铺满厚厚的积雪和灰尘,而唯独那把锁还是原本的模样,说明在下雪之前有人曾经打开过这扇门!

    试图用铁丝打开门锁的冷峰尝试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无力的摇摇头,吴念则是不以为然的从帆布包里抽出一条手锯,笑嘻嘻的走到门旁的一扇窗前!

    封凶塔建造于何时无从考究,除了所用的玻璃是现代的产物,其他都是按照古建筑而制作,窗上的防盗设施也尤为简单,就是在塔内横拦一根木棍,使窗户不能正常的像里推!

    透过窗缝吴念将手锯伸了进去,尽可量的降低声音慢慢的锯拉着木棍,虽然不是大体力的工作,可由于过度紧张,不一会儿手心里就沾满了汗水!

    终于在两人反复替换了几次以后,木棍被锯断了,随着木棍掉落地上的当啷声,窗户应声敞开,一股酸臭味瞬间冲出塔外扑进二人的鼻腔,措不及防的两个人差一点就吐了出来!

    强忍着胃酸的折磨,两人从窗户爬了进入,在巨大好奇心的驱使下,这点困难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将窗户按照之前的形态处理好以后,两人从包里取出手电!

    蹲在地上的吴念扫视了一下室内的摆设,当灯光现在不远处的神像上,两个人都不自觉的吸了一口凉气,供奉在塔中间的是一尊关公像,也就是僧人嘴里说的青蓝菩萨,神像的双眼炯炯有神目露凶光,和神像对视一眼的时候,仿佛他正在复活一样,随时都可以伤了两人的性命……

章节目录

彼岸可有花第五十二章 无言的默契 彼岸可有花第五十三章 开启生命门 彼岸可有花第五十四章 曾经的梦想 彼岸可有花第五十五章 起舞的戏子 彼岸可有花第五十六章 村里的姑娘 彼岸可有花第五十七章 听妈妈的话 彼岸可有花第五十八章 寝室住几人 彼岸可有花第五十九章 碎猪肉绊子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章 我是老实人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一章 这个字念啥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二章 野火烧不尽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三章 春风吹又生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四章 乡村民兵连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五章 享年一十八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六章 陈旧的照片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七章 月黑风高夜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八章 刨坟有瘾啊 彼岸可有花第六十九章 嗨皮波斯得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章 砸锅卖废铁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一章 我是大表哥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二章 不是第一次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三章 遍插茱萸少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四章 迎亲婚车队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五章 别样的婚礼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六章 酱焖猪肘子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七章 变体分身术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八章 是敌还是友 彼岸可有花第七十九章 药膳麻辣烫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章 恶俗生祸端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一张 最终的决定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二章 百密而一疏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三章 男生住女寝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四章 喝多了绕嘴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五章 错乱关系网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六章 深夜摆渡人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七章 调虎离山计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八章 四字现于世 彼岸可有花第八十九章 万险真福地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章 对面台球室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一章 镇里松华寺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二章 开口定普渡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三章 睁眼必杀人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四章 我该相信谁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五章 事出必有因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六章 有因必有果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七章 有理走天下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八章 无钱寸步难 彼岸可有花第九十九章 一张全家福 彼岸可有花第一百章 一别何日见 彼岸可有花第一百零一章 犯罪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