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师协会分会!

    自从秦莫进入医药师第三关的考核大门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和前两场考核不同,这一次秦莫在里面呆的时间足够久,一个时辰过去,里面仍然没有一点动静传出来。

    “你们说,这小子能行吗?”

    大胡子老头开口问道,结果却发现其他人都在瞪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医药师协会内部等级森严,他一个一级医药师把秦莫这个二级医药师称作‘小子’,是一件很无礼的事情。

    “不知道,兴许可以吧!”

    “我现在反倒希望他能成功,如果他真的成功通过考核,那他可就又创下一个记录了啊!”

    一名老人激动地说道,虽然刚刚才被秦莫打了脸,但他们可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并不会因此就怨恨秦莫。

    更何况,他们已经意识到,秦莫和一般人都不同,他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就在刚刚,他们才亲眼见证秦莫创下的两个记录——最年轻的一级医药师以及最年轻的二级医药师!

    光是这两个记录加身,就让这些老头没有丝毫和秦莫作对的心思。

    谁会和一个潜力无限的医药师作对呢?

    “加油啊!”

    不知不觉,这里的老人都开始暗自为秦莫打气,或许是因为他们也在期待着能再一次见证秦莫创造历史的瞬间。

    与此同时,秦莫也在全力参与第三关的考核。

    第三关——药理!

    和前两关都不同,这一关考察的不再是推测病情、对症下药这种小儿科的把戏。

    这一关,是辩论赛!

    在秦莫的四周,盘坐着四位医药学大师,并非真人,而是历代医药学大师留在这里的一道神识烙影。

    他们,就是这一关的考核官。

    而秦莫,现在正在和这四位大师进行着激烈的药理辩论赛。

    “试问,如果有一个病人,身中千年寒毒,顽疾已有数十年,该如何医治?”

    秦莫略微沉吟,“应该用凰血草加霜寒芝做药引!”

    “胡说八道,此人既然已中寒毒,你拿霜寒芝去治,岂不是寒上加寒?”

    秦莫点了点头,“正是如此,在下拿霜寒芝做药引,正是要以毒攻毒,以寒解寒。”

    又一位老者开口道:“既然如此,又为何要用凰血草,那可是至阳之物。”

    “这是为了阴阳调和,至阴至阳互为补充,自然可以中正调和,培元固本!”

    “阴阳调和,以毒攻毒!这两条思路本来都不错,可你却同时采用这两条截然相反的思路,非要给病人同时服用至阴和至阳之物,难道不会适得其反?”

    秦莫笑道:“不会!”

    “哦?说说你的理由!”四位大师皆睁开眼睛,直直地盯着面前的秦莫。

    “因为辨药理也要考虑现实情况,病人身受千年寒毒数十年不死,体内早已形成了一种特殊而又微妙的阴阳平衡。”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用至阳的凰血草做药引,还是用至阴的霜寒芝做药引,都必然会打破这种平衡,到时候不仅救不了人,反而会把人害死!”

    “只有双管齐下,在保证平衡不被破坏的情况下,慢慢治理,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秦莫侃侃而谈,令四位大师脸上都露出满意的神色。

    “很好,你通过考核了!”

    最终,站在最中间的大师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一枚新的勋章浮现在他的面前。

    在勋章上面,三个银色的小星星发出灿烂的光芒。

    三星勋章!

    拥有这枚勋章,意味着秦莫已经成为真正的三级医药师!

    心满意足的接过勋章,秦莫和四位大师一一拜别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天色已晚!

    在外等着的众位老头见到秦莫走出来,连忙凑了上去,神情期待的问道,“结果怎么样?”

    “侥幸成功!”秦莫轻笑着点头,与此同时,他也亮出胸前的那枚三星勋章。

    “太好了!”见状,现场众多老人皆激动不已,简直比他们本人通过三级考试还要激动。

    这是因为,他们又一次以见证人的身份,见证了新的历史!

    “不知小友高姓大名,在下闻天风,改日定上门讨教?”

    “不错,老夫袁有冲,也愿结交小友!”

    “老夫也愿意!”

    “老夫也……”

    围观老头七嘴八舌,一改之前的蔑视态度,反而争着要和秦莫交朋友。

    一个三级医药师太珍贵了,谁人不想结交?

    更何况,秦莫才只有15岁,这个年纪就成为了三级医药师,那将来呢?

    在场老人深吸一口气,他们忽然有一种预感,眼前的秦莫将来恐怕会一飞冲天,达到一个令他们难以想象的程度。

    像这种潜力股,只有傻子才会不想结交!

    秦莫略微诧异,这些老头前后态度变化之快,让他都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简单报上自己的名字,又和众人客套一番后,便快速抽身离开。

    几个老人原本还打算给他开庆功酒,进一步加深一下彼此的感情,可惜秦莫溜得很快,没等他们话说出口,就已经跑没影了。

    “妖孽啊,说不定我们见证了一代大师的诞生!”看着秦莫离去的背影,黑袍老人感慨着说道,顿时让现场众人沉默下来。

    “我感觉,他很可能超越历代前贤,达到初代祖师爷的高度。”

    “虽然明知可能性不大,但我竟然也有这种预感!”

    “我也……”

    现场众人议论纷纷,都觉得秦莫的未来不可估量。

    太古年间,三皇之一的神农氏遍尝百草而开医药先河,是医药师这一脉的开山祖师。

    这么多年来,无论后人如何惊才绝艳,都没有一人能达到昔日神农氏的高度。

    他就如同一座大山,仰之弥高,钻之弥坚,无论后人如何努力,都无法望其顶峰。

    而今天,秦莫的出现,竟然让众位老人看到了一丝希望……

    这些老头的感慨秦莫当然没有听到,他一出大堂,飞燕正在房外等他。

    “公子,怎么去了这么久?”飞燕有些幽怨的问道。

    秦莫连闯三关,加在一起用了将近五个时辰,如果换算成地球时间,那就是整整十个小时。

    等于说,飞燕在房外等了秦莫整整一天!

    “嘿嘿,考核时间有点长!”秦莫撇了撇嘴,直接选择把锅甩给医药师考核。

    事实上,这锅还真不能给人家医药师协会背。

    要知道,别人来参加考核,最多也就只参加某一关,而且往往在考核中途就放弃了,根本就用不了多长时间。

    谁能想到,这世上还有秦莫这种变态,根本不做任何停顿,一天下来,直接连闯三关。

    这样一来,时间自然就用得很长!

    “走吧,我们现在回去!”

    秦莫笑着赔礼,和飞燕一起走出医药师协会的大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