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宗方做梦也没想到丁大哥会向自己下手,但觉两眼一黑,应指朝地上跌坐下去,颤声道:“丁大哥你……怎么……向小弟下手……”

    丁之江迅速收起玉笔,目光阴森,脸露狞笑,缓缓举起手掌,正待朝韦宗方当头击落!

    就在此时,只听窗外有人脆声笑道:“这叫做怀壁其罪!”

    “嘶……”一缕指风,破窗而入,闪电般朝丁之江举起的右手袭到,房门砰然大开,一条人影一闪而入!

    丁之江只觉右掌和对方指风一接之下,奇痛彻骨,心头大骇,连人影都没瞧清,双足一顿,身如箭射,已向后窗穿出。

    闪入房来的那人,似乎无暇追赶,一下掠到韦宗方身边。

    这一瞬工夫,韦宗方已是面色惨白,睁着双目,呆呆的跌坐地上,一语不发!

    那人低头一瞧,不禁怒哼道:“好歹毒的手法,我只要迟来一步,你就是不死在他掌下,也要落个终身残废了!”

    举手轻轻在韦宗方背心上拍了一掌。

    韦宗方眼珠转动了两下,长长吁了一口气,突然张口喷出一口黑血,神智顿时清醒过来,但觉胸口隐隐作痛,正待挣扎着站起。

    突然身后响起一个清脆声音道:“你已受了极重的内伤,即使救治得法,也需三五日才能够复元,我帮你先行运气调息,快坐着别动。”

    韦宗方听出说话的是个女子声音,举目一瞧,房中已不见丁之江的踪影,心下大奇,不觉间道:“姑娘是谁?丁大哥呢?”

    要知他被丁之江点中的“中庭”穴,乃是人身三十六死穴之一,如不及时急救,可得不治血症,他方才话声出口,以已昏厥过去,是以还不知道丁之江穿窗逃走。

    背后那个女子声音哼了一声,道:“你还口口声声叫他丁大哥?人家点了你死穴,早已走了,哼,他跑不了的,你快别说话了!”

    韦宗方只觉一只手掌,在说话之时,已经缓缓按上了自己后心“灵台”穴,阿时有一股暖气,透穴而入,就依言凝神澄尘,运气行功。

    约摸过了顿饭时光,行功一周,背后那只手掌便自收了回去,说道:“好了,你再静养三五日,就可复元了,我替你把东西追回来吧!”

    话声方落,一条娇小的人影,掠过身边,朝后窗飞去!

    韦宗方急忙一跃而起,口中叫道:“姑娘请留步。”

    那娇小人影已到窗口,倏然停步,回头道:“我迫丁之江去咯!”

    她这一回头,韦宗方才瞧清楚了,这位救自己性命的姑娘,正是上次在横山逸士那里见过的奇丑少女。

    心中不觉一怔,连忙抱拳道:“在下蒙姑娘两次相救,感激不尽,只是姑娘不用去迫。”

    奇丑少女道:“那为什么,你让他把东西抢走,就算了不成?”

    韦宗方只觉自己初出江湖,结识了丁大哥,只当他是个肝胆相照的朋友,谁料为了一支玉笔,就向自己骤下杀手,由此看来,江湖上当真人心叵测,知人知面不知心!

    想到这里,不禁一阵感慨,摇摇头黯然道:“那支玉笔只是在下无意捡来之物,就是追回来,对在下也一无用处,他既然取去,让他取走吧,在下交错朋友,总算换来一次经验,也是值得。”

    奇丑少女听得嗤的笑出声来,说道:“你到很大方,镂文犀江湖上人把它视为奇珍,你真的不要了。”

    韦宗方道:“镂文犀纵然是奇珍异宝,也只是身外之物,但在下却觉得人生在世,最珍贵的应该是友情,古人曾说,得一知已,可以死而无憾……”

    他原是因为自己把丁之江当作大哥看待,但了之江却见利忘义,才有感而发!那知这一番话听到奇丑少女耳里,她脸倒是不红,但耳根即骤然红了起来!

    奇丑少女的披披嘴道:“这个姓丁的,我早就知道他不是好人,你还不知道他暗中和万剑会勾结了呢,哼,谁叫你不肯听我相劝,早日离开上饶……”

    她似是说漏了嘴,再想收口,已是不及。

    韦宗方听她说出劝自己早日离开上饶之言,不禁陡然想起那晚客店中留的字条,在城门口有人碰了自己一下,在怀中发现的纸团,当时回头瞧到后形,正是一个瘦小影子,那么都是她了?”

    不觉目光一抬,望着奇丑少女,道:“原来两次留了示警,都是姑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