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文士瞧他相应不理,不觉大怒,朗笑一声,道:“慕容修会过多少高人,还未必把阁下放在眼里?”

    陡然跨前一步,双掌倏扬,连续劈出三掌!

    他这一含怒出手,果然非同小可,不但出手极快,而且每一掌,都是含蕴内力,发如奔雷,威势极猛!

    在场四人谁都没听说过慕容修三字,大家心中暗暗奇怪,照说凭他的武功,该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何以亮出万儿来,会名不见经传?

    大家心中想着,但目光却盯着两人,丝毫不肯错过。

    青衫文士这三掌凌厉攻势,堪堪出手,那怪人不退不让,口中又是一声冷嘿,突然跨步迎上,双掌合击,硬接过去。

    但听“砰”“砰”“砰”接连三声巨震,青衫文士攻来的三掌,又被怪人同时接了下去!

    这两人功力悉敌,一出手就连续硬打硬拼,只看得殿上四人个个心头大震,江湖上动手过招,要像这般蛮打硬接,实是少见!

    那悟通和尚站在青衫文士身后,他本来仗着青衫文士作靠山,面有喜容,这回凭空来了一个怪人,武功不在青衫文士之下,他忖并双方情势,不禁流露出不安之色。

    这连续三招硬拼硬接,使得青衫文士和怪人都显然有点真气浮动,衣袂猎猎狂飞,各自都后退了三步。

    就在此时,那怪人突然回过头来,瞪目沉喝道:“你们有什么好瞧的?”

    这话明明是催大家快走,再不走,老子不管了!

    青衫文士退后三步,正在暗自凝神调息,闻言不禁双目一睁,大笑道:“朋友是南海高人?还是修罗奇士?”

    他从绿衣少女的突穴斩脉手法,认出是南海门的“锁龙手”。

    后来又发现韦宗方的“裁云手”中,暗藏“修罗刀”,认为这怪人必和这两门有关,姓蓝的少年则是云南蓝家后人,只是他还不知道陆绮是天杀门下!

    那怪人嘿然晒道:“你瞧不出来?”

    突然疾冲过去,左手一探,迅如雷光石火,向青衫文士左肩抓去!

    这是一记变化奇奥的擒拿手法,青衫文士暗暗一凛,侧身微闪,喝道:“少林大摔碑手:”

    随手一记“惊涛拍岸”,向怪人抓来左腕拍出。

    怪人抓去之势,异常迅速,变化更是诡异。

    青衫文士一掌后出,他已化抓为拂,一圈之势反推而来,左手突然骄指如戟,朝青衫文士“天突穴点去!”

    青衫文士一仰身,退后了三步,喝道:“武当太极掌,峨嵋穿云指,哈哈,阁下果然技艺精博!”

    喝声出口,右手幄住剑柄,从身边抽出一柄青稳长剑,双目湛然,缓缓投注到怪人身上,含笑道:“慕容修难得遇上高人,想在兵刃上讨教。”

    他举止洒脱,虽已抽出长剑,但看来依然文质彬彬,神情安详。

    那怪人见他掣出剑来,也立即后退一步,右手探入怀中摸出一柄还不到两尺长的短剑,当胸直竖回头沉喝道:“你们请出去,别碍了我手脚。”

    韦宗方看出两人手上的宝剑都非凡品,青衫文士的一柄青光湛然,宛如一激秋水,怪人的短剑也光华流动,剑身上七颗金星,灿然夺目!

    青衫本上虽然脸含微笑,但他投注在怪人身上的双目,神光已渐见强烈,直似两道冷电,左手暗掏剑诀,也缓缓举了起来。

    怪人喝声出口,当胸直竖的短剑,剑尖也渐渐指向对方。

    韦宗方瞧得暗暗吃惊,心想:这两个人似是都在凝蓄真气,这等上乘剑术,一发之势,必然凌厉无比,看来怪人说得不错,自己等人站在这里,确实碍了他手脚。

    心念方动,陆绮轻轻扭了他一下衣袖,说道:“方哥哥,我们走吧!”

    韦宗方点点头,两人相皆走出殴门,蓝衫少年和绿衣少女也不再停留,跟着走出。

    就在四人堪堪离开祖师殿的当儿,身后突然响起一声龙吟般长啸,紧接着就是一阵急骤的金铁交震,“锵”“锵”不绝!

    韦宗方不由自主的脚下一停,正待转过身去,看看这场搏斗,胜负谁瞩?

    陆绮拉着他衣袖急道:“方哥哥,不用看啦,我们快走咯!”脚下不停,朝前奔去。

    韦宗方和她相处几日,知道这位妹子武功高出自己甚多,而且是个不肯服输的人,这回何以一味的催自己快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