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宗方越听越奇,正待开口。

    矮胖老人又道:“老夫话已说完,你可以去开大门了。”

    韦宗方望着他,终于点头道:“好,在下相信老丈。”

    矮胖老人喜道:“你娃儿有点眼光!”

    韦宗方转身去,伸手拔开门闩。

    矮胖老人大摇大摆的跟在韦宗方身后,走了过去。

    陆绮叫道:“方哥哥,究竟他和你说了什么,你要放他了?”

    矮胖老人咄道:“老夫岂要他放,这是恭送老夫出去。”

    陆绮身形一闪,抢了过来,说道:“方哥哥,别上他的当!”

    韦宗方道:“妹子,不可无礼。”

    一面打开大门,说道:“老夫请吧!”

    矮胖老人回头一笑,没说话,一脚跨出大门,但刚一出门,忽然转过头来,在韦宗方耳边,低声说话道:“石人后面,还藏着一个人!”

    韦宗方心头一震,矮胖老人已经飘然走去!不,一缕极细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别忘了,关上大门,取出铁笔令,吩咐姓单的把人提出来,以后的事,你看着办吧!”

    陆绮眼睁睁瞧着矮胖老人远去,忍不住气道:“方哥哥,他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

    铁判单世骅、独角兽顾长顺虽没开口,心中同样觉得奇怪,这时也跟了出来。

    顾长顺突然啊一声,道:“单兄,你陪韦大侠坐一会,兄弟去去就来。”

    说完,举步朝外就走。

    韦宗方心头闪过矮胖老人说的“别忘了关上大门”之言,眼看独角兽顾长顺匆匆走去,心中不觉一动,忙道:“顾兄请留步。”

    独角兽已经走出七八步外,闻声停步,间道:“韦大侠可有什么事么?”

    韦宗方江湖经验虽然不足,但武功一道,可并不含糊,目光一瞥之间,发现顾长顺双手停在面前,分明对自己怀了戒心,心中更是有数,连忙微微一笑,拱手道:“兄弟另有要事,立刻要走,只是还有几句话,想和单兄、顾兄说明。”

    这话,独角兽听了,自然非回来不可。

    于是大家重又回进石人殿去,韦宗方返身关上大门。

    独角兽顾长顺忍不住问道:“韦大侠有话请说。”

    铁判单世骅道:“顾兄,咱们让韦大侠坐了再说。”

    韦宗方转过身,背门而立,说道:“不用了,这样说,也是一样。”

    陆绮瞧着方哥哥神情有异,心中觉得奇怪,问道:“那老头究竟和你说了什么?”

    韦宗方汉有回答,抬目朝单世骅道:“单兄,你去把石人后面藏着的人提出来!”

    这话来得兀突,原来石人后面,还藏着一个人!

    独角兽顾长顺听得脸色大变!

    铁判单世骅身躯一震!

    陆绮也睁大了眼睛!单世骅答应一声,立即转身朝里奔去。

    顾长顺目光闪动,一脸惊奇,大声喝道:“那是什么人?敢躲到后面!”

    话声中身形一旋,三缕蓝芒,一袭韦宗方前胸,一袭陆绮太阳穴,(陆绮站在侧面),一袭单世骅背心!

    这三缕蓝芒,无声无息,出如电射,已经够快。却不料韦宗方早已留上了心,蓝芒才现,他朗笑一声,呼的一掌,凌空拍出,把三枚毒蒺藜一起击落!

    陆绮更快,不见她身形晃动,一下欺到顾长顺面前,冷哼道:“原来你没安着好心!”

    纤纤玉指,突然向他身上点去。

    她出手奇快,独角兽顾长顺但觉眼前人影一晃,根本来不及闪避,“肩井”穴上骤然一麻,全身力道顿时失去,一屁股朝地上跌坐下去。

    陆绮回过头来,气道:“方哥哥,这人饶不得。”

    韦宗方道:“等单兄出来了再说。”

    话声方落,只见单世骅手上提着一个人,从神龛上跃下,一眼瞧到顾长顺神情木然的坐在地上,不由吃惊道:“顾兄怎么了?”

    陆绮抢着道:“他用淬毒暗器偷袭我们三人,被我点了穴道。”

    铁判单世骅几乎不敢相信,瞧瞧顾长顺,又瞧瞧地上被击落的三枚毒蒺藜,口中说道:

    “顾兄怎会如此?”

    韦宗方想到顾长顺的偷袭自己三人,似乎是为了石人后面藏着的人被自己揭破,才骤下杀手,那么此人准和他有关?心念一动,不由抬目问道:“单兄,你可认识此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