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宗方举目瞧去,但见画上画着一个人像,身形略向前俯,左手微扬,捏了一个印诀,右臂半竖,金笔作点击状。

    上首题着四句诗,那是:

    “凤凰三点头,

    锋敛神自收;

    挥洒存心意;

    毫端自可求。”

    下题“铁笔令尹手书。”

    那是一招极平常的“凤凰三点头”。

    题的诗句,也是解释这式招法,必须敛神守气,以意使气,这也是练任何武功的基本要求,并无新奇可言。

    韦宗方默默念了一遍,倒觉得铁笔帮老帮铁笔定乾坤陶百里这手字,笔势苍劲,当真铁画银钩,不愧“铁笔”,不由多看了两眼。

    单世骅收起立轴,帮丁们已送上饭菜来。

    三人就在殿上匆匆吃了。

    韦宗方起身道:

    “单兄如别无见教,兄弟要告辞了。”

    单世骅同时站起,问道:

    “韦大侠要到那里去么?”

    韦宗方道:

    “丁大哥既然是有人假冒,自然还在万剑会手里,兄弟这就向他们要人去。”

    “他仗着自己身边有一枚“修罗律令”,万剑会自然非放人不可。

    陆绮也想到丁之江既是万剑会的人顶名代死,那么镂文犀自然仍在他们手中,师傅要自己陪同方哥哥前去索讨,不觉喜道:

    “对了,我们这就找万剑会主去!”

    单世骅感激的道:

    “韦大侠义薄云天,为了丁帮主之事,要上万剑会去,兑弟愿意追随两位,以供驱策,蹈汤赴火……”

    韦宗方摇手道:

    “兄弟此去,只是找他们论理,人去多了,反而不便,目前丁大哥生死未明,贵帮全仗单兄主持,咱们分头行事才好。”

    单世骅还待再说,韦宗方拱拱手道:

    “事不宜迟,兄弟要先走。”

    说罢,便皆同陆绮起身作别,双双走出殿门。

    单世骅吩咐帮丁牵过马匹,恭送两人上马,直到人影渐远,才吩咐把棺木埋葬,率同帮丁赶回帮去。

    再说韦宗方、陆绮两人,离开石人殿,纵马急驰,奔了一段路,韦宗方忽然一勒缰绳,带转马头,朝东首一条小径上驰去。

    陆绮问道:

    “方哥哥,你到那里去?”

    韦宗方道:

    “泌姆山。”

    陆绮奇道:

    “泌姆山,那是什么地方?”

    韦宗方道:

    “泌姆山是万剑会黑穗总管的巢穴,上次我和丁大哥、毒孩儿等人,就是被他们关在那里。”

    陆绮“啊”了一声道:

    “我知道了,那次我要跟大哥来,大哥不让我跟来,说什么他也不大清楚秦总管住在那里,还要找起来才知道,你就是找姓秦的去?”

    韦宗方道:

    “我们要问丁大哥的下落,自然找秦总管去。”

    陆绮道:

    “那么我们不去剑门山了么?”

    韦宗方道:

    “这里如果得不到眉目,再上剑门山去不迟。”

    陆绮想了想,道:

    “也好。”

    两人策马疾行,奔了半个时辰,韦宗方不时举目四望,但觉前面一片松林,正是当日甘瘤子等候自己的地方——樟树岭,心知离泌姆山已是不远。

    他近来经历过不少事故,江湖经验,也增长了许多,奔到林前,便自停身下马。

    陆绮跟着跃下马背,低声问道:

    “到了么?”

    韦宗方道:

    “还有一段路,我们先把马匹藏到松林里去,免得引人注意。”

    陆绮点点头,两人牵了马匹,在松林中拴好,然后沿着山脚奔去。

    韦宗方心知已到地头,那天和甘瘤子同来,就在这里,遇上黑穗剑士,拦路盘问,自己此来,既是以礼求见秦总管,自然不能乱闯,脚下不觉一停。

    陆绮跟在他身后,间道:

    “方哥哥,就在这里么?”

    韦宗方道:

    “我们找人通报,免得引起误会。”

    陆绮朝四下瞥了一眼,问道:

    “他们人呢?”

    韦宗方在林外等了一阵,果然不见有人喝问,心想:

    “也许黑穗剑士还在里面。”这就回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