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尾老龙吃了一惊,他几乎连人影都没看清,疾风压顶,铁尺临头,已不到三尺。

    只见他沉嘿一声,右手大袖朝上一扬,手上已多了一柄似爪非爪的兵刃,朝上迎去!

    “当……”一声金铁大震,双方各自凝立不动。

    秃尾老龙一架之势,发觉对方铁尺沉重,内力不在自己之下。

    正待收爪再发,不料手臂一缩,自己的成名兵器精钢黑龙爪竟给对方铁尺牢牢吸住,收不回来。

    秃尾老龙不禁大惊,运劲一夺,这才硬把黑龙爪和铁尺分开,冷喝道:

    “原来你铁尺是磁铁做的。”

    那人道:

    “我尺上有毒,你小心了!”

    又是毒沙峡的人,他们倒是个个都会以毒唬人!

    毒孩儿大笑道:

    “鲁师哥来了,你快放无形之毒,把这三个人放倒了再说!”

    麻冠道人阴声道:

    “屠兄,快截住他。”

    秃尾老龙也怕对方真个放毒,沉声应声道:

    “放心,兄弟不会让他有施毒的机会的。”

    挥爪如风,朝那人疾攻过去,他一支黑爪,越打越快,幻起了漫天爪影,只是不敢再和对方铁尺相碰。

    毒孩儿这一阵工夫早已落尽下风,闹得手忙脚乱,一支软索给麻冠道人的掌风,震的不成章法。

    他左手已经不知扬了多少次,也扬不出名堂来了,显然他身上毒粉,已经撒完,黔驴技穷。

    麻冠道人面带狞笑,早已存了杀机,掌势也一记比一记沉重。

    毒孩儿汗流满面,左手突然一扬,大喝道:

    “老道士,倒下去!”

    又是一记空手,什么也没有

    麻冠道人阴笑道:

    “小鬼头,你还有什么花样?”

    呼呼两掌,排山而出!

    毒孩儿身子朝地上一滚,大叫道:

    “师叔快来救我!”

    避过了掌风,软索一收,纵身跃起,脸露笑容,朝麻冠道人身后望去。

    麻冠道人心头一惊,很快转头瞧去。

    毒孩儿大笑道:

    “老道士,你上当了!”

    右手倏扬,一篷尺许见方的灰色烟雾,直向麻冠道人洒了过去。

    麻冠道人只当他几次都是空手虚扬,毒药已尽,骤见一篷灰烟,向自己迎面洒来,不禁大惊,急忙身向后仰,摒住呼吸,朝后倒飞出去。

    那知就在此时,只听毒孩儿大喝道:

    “老道士,躺下!”

    麻冠道人堪堪飞起,喝声人耳,陡觉脚下一绊,被毒孩儿软索摔了一个跟斗,此刻那敢耽搁,摒紧呼吸,脚尖就地一点,闪电向横里射出。

    毒孩儿大笑道:

    “老道士,慢一点不要紧!?

    麻冠道人纵横江湖数十年,会在乳臭未干的毒孩儿手下,栽上一个跟斗,真应了八十岁老娘倒崩孩儿,站停身子,他平日原已够阴沉的脸上,早已气得更加惨白森寒,正待朝毒孩儿逼去!

    那知就在抬目之际,瞥见一条人影有如闪电流星般疾奔而来!来人身法之快,迅捷已极,眨眼间,已到两人面前。

    那是一个空着双手,身穿一套褐色短衫裤的老头,颚下留着半尺长花白胡子,腰背微驼。

    毒孩儿一手圈着软索,忽然后退了两步。

    他这一举动,显然是把麻冠道人让给来人打发的意思。

    麻冠道人方才曾听毒孩儿叫过师叔,这时眼看来人身手极高,但江湖上又从没见过,想来定是毒沙峡的人无疑。

    他成名多年,自无退缩之理,脸上神色不动,其实早已暗暗凝聚功力,朝毒孩儿阴沉笑道:

    “他就是你师叔了?”

    毒孩儿道:

    “他才是你的师叔呢!”

    那褐衣老者奔到近前,一眼之下,便看到毒孩儿退了开去,只有麻冠道人依然挡在面前,不由喝了声:

    “滚开。”

    左手反手就是一掌,向麻冠道人推了过去。

    麻冠道人真没想到他连江湖过节都毫不理会,说打就打,一掌朝自己推来。

    他唯一顾忌的就是毒沙峡的人,浑身都是剧毒,那肯硬接?身躯向旁一闪,避开掌势。

    不料褐衣老者左手一掌,并没使老,才到中途,突然化推为抓,手法奇突,一把抓住了麻冠道人后领,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