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鲁班大步走到一个土坑边上,伸手往下摸去,那知手才伸下,突然惊叫一声,慌忙缩了回来。

    大家目光注处,但见毒鲁班左手食指上,带了一件东西出来!

    那是一只土褐色的小乌龟,紧紧咬住了他手指,头尾四肢,全已缩入壳内。

    毒时迁惊叫道:

    “赤练毒龟!”

    毒鲁班痛得脸上变色,迅速一脚踏住龟壳,左手用力朝外拉出。那小乌龟狠命的咬住手指,虽已被他拉了出来,两颗发红的小眼珠,瞪得滚圆,依然死也不肯放口。

    毒鲁班动作迅速,左手忍痛朝外拉出龟xx,右手铁尺闪电朝拉得长长的龟颈上所落,鲜血四溅,龟xx被硬生生切断,但咬住毒鲁班手指的一颗龟xx,依然抵死不放。

    毒鲁班从身上取出一把小刀,才把它咬着的利齿拨开,这一瞬工夫,他伤口已呈一片乌黑,手指也渐渐粗大起来。

    毒鲁班连说话都来不及,探手入怀,取出一个小瓶,一口咬开瓶塞,把一瓶药粉,全数吞下去,才冷哼了声道:

    “好歹毒的心机,他们是早已算定了我会找到此处,才把赤练毒龟,放在树底洞穴中,嘿,区区赤练毒龟,又能奈我何?”

    毒沙峡出来的人,当然不怕毒物,但瞧得麻冠道人和韦宗方等人,无不凛然变色。

    毒孩儿道:

    “鲁师哥,到底下面有没有铁环?”

    毒鲁班道:

    “你想,还会有么?”

    毒孩儿道:

    “那是找不到他们出入的门户了?”

    毒鲁班没有作声,他只是沉思不语。

    忽听身后有人冷冷的道:

    “左跨七步,后退十三,上纵丸尺,可得铁环。”

    声音虽冷,听来却是十分娇脆,分明出于女子之口!

    大家都在瞧着毒鲁班,谁也没去注意身后,此刻突闻有人发话,急忙旋身瞧去,但见两丈外一株树下,裙据轻飘,俏立着一个绿衣少女!

    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三人全都心头一凛。

    毒鲁班睁大眼睛,盯着对方直瞧。

    陆绮却低哼一声,别过头去。

    绿衣少女的出现,使人并不惊奇,因为镂文犀落在万剑会主手里的消息,传出江湖,自然会有人找到此地来。

    但使人惊奇的是绿衣少女到了身后两丈内,竟然没有一个人发觉,这份轻功委实非同小可!

    毒孩儿道:

    “你说的可是开启门户的铁环?”

    绿衣少女哼道:

    “你们难道不是在找铁环?”

    毒孩儿道:

    “鲁师哥,我去找找看,瞧她说的对不对?”

    毒鲁班没有出声,一手拿着罗盘,对了一阵方向,骇然道:

    “铁环如在那里,该是死门了!”

    绿衣少女冷冷说道:

    “你当留给你们走的,还会是生门?”

    毒孩儿早已按着绿衣少女所说,左跨七步,后退十三,正好退到一株合抱大树之下,大声问道:

    “你说铁环是在树上?”

    绿衣少冷冷的道:

    “这还用问?”

    毒孩儿纵身一跃,那九尺高处,正是大树枝权,枝干极密。

    毒孩儿低头钻了进去,立时大声叫了起来,道:

    “鲁师哥,这里果然有个铁环!”

    毒鲁班仰头道:

    “右三转,景惊开,左五转,休生伤杜死。”

    毒孩儿道:

    “鲁师哥你说什么?”

    毒鲁班道:

    “你朝右转三转,再朝左转五转。”

    “好!”毒孩儿应了一声,立时依言转动,突然间,只听西北角七八丈外,发出了轧轧之声!

    这轧轧之声,甚是轻微,好像起自地底。

    但麻冠道人,毒鲁班等人的耳力,何等灵异,一闻异声,眼光同时就朝发声之处投去!

    只见那声音来处,是杂草丛生,高低不等的乱石堆,这时中间一堆乱石,竟然缓缓的向后移动,露出一块大石板来!

    韦宗方瞧得暗暗惊佩,心中忖道:

    “这个山腹入口,当真巧妙已极,如果没有绿衣少女喝破,只怕毒鲁班也不易找到……

    哦,自己那天被人家蒙着眼睛,从地穴中走出,莫非就是此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