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剑会主道:“兄弟愿闻高论,哈哈,两位怎不坐下来再谈?”

    伸手朝对面两把锦椅一指,惫似肃客。

    韦宗方瞧他手指纤细,莹白如玉简直和女子差不多。

    束小蕙大大方方的在椅上坐下,说道:“万剑会主,是万剑会的一会之主,姑不论你是不是统率着一万名剑手,既称万剑会,自然该有个会主,所以你称为万剑会主,别人也无可厚非。至于万剑之主,那就不同了,因为万剑两字,已是泛指江湖武林所有使剑之人,万剑之主,那就成了武林中所有使剑的人,数你第一了。”

    万剑会主听得轩眉笑道:“姑娘说的一点不错,万剑之主,正是这个意思!”

    束小蕙晒道:“你不觉得狂么?”

    万剑会主大笑道:“一点也不狂,放眼武林,在剑术上,还有谁能胜得过万剑之主的?”

    束小蕙道:“我就想领教领教你的剑术。”

    万剑会主笑道:“姑娘能在兄弟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自非常人,只是今日赶来泌姆山的高人为数不少,兄弟也是刚到的,稍待到前厅再说如何?”

    说到这里,又爽朗笑道:“今日赶来泌姆山的高人虽多,但能进入我此室的,却只有两位,今日两位就是我万剑会的佳宾……”

    话声未落,只听有人重重哼了一声!

    万剑会主神色一变,抬头问道:“还有那一位高人?”

    那人只哼了一声,便趋寂然!

    万剑会主朝身后吩咐道:“你们去看看,那是什么人?”

    身后两个宫装女侍,答应一声,身形一晃,便自闪了出去。

    一会工夫,那两个侍女,已经袅袅进来,朝万剑会主躬身道:“婢子奉命出去,四下并无人影?

    万剑会主冷冷一哼,道:“此人不仅身法极快,居然还熟诸此中路径,你们自然迫不上他了。”

    说完,挥了挥手,两个侍女一齐退了出去。

    万剑会主笑盈盈的瞧着两人拱手道:“兄弟还没请教两位尊姓大名?”

    韦宗方道:“在下韦宗方。”

    万剑会主微微一怔,清澈眼神睁大了些,盯着韦宗方瞧了几眼,点点头,道:“原来是韦兄,这位想是陆姑娘了?”

    他居然会知道韦宗方的名字,还知道陆绮;但却把束小蕙当作了陆绮!

    束小蕙面色一寒,冷冷的道:“我才不是他表妹,我叫束小蕙。”

    万剑会主道:“束姑娘是南海来的了?”

    束小蕙道:“不错,我是南海来的,又怎么样?”

    万剑会主淡淡一笑道:“目前两位是我佳宾,上代的恩怨,暂时不用说了。”话锋一顿,接着道:“两位前来泌姆山,自然是为镂文犀来的了,兄弟也是为了此事,特地赶来……”

    韦宗方只觉这位万剑会主,为人甚是爽直,早已对他存了几分好感,没待他说完,摇头道:“在下并非为镂文犀而来。”

    束小蕙接口道:“我也不是,哼,镂文犀纵然是我家之物,我也并不稀罕。”

    万剑会主这回也感到意外,望着两人奇道:“那么两位是为什么来的?”

    柬小蕙粉脸骤然一红,敢情有些说不出口?

    韦宗方抱抱拳,接口道:“在下正有一事,想请会主赏个薄面。”

    万剑会主爽朗的道:“只要兄弟能够辨到的,无不遵命。”

    万剑会在江湖上,大家一直视为神秘帮会,没想到他们会主,却竟然爽直过人,大有英雄气概!

    韦宗方感激的道:“如此在下先行谢了。”

    万剑会主瞧着韦宗方道:“韦兄究有何事,只管请说。”

    韦宗方道:“在下义兄铁笔帮主丁之江,月前为贵会所擒,当时在下曾以修罗律令,请秦总管放人,不想秦总管诿称要报陈会主之后,才能释放,第二天放出来的,只是个假扮丁大哥的人,并从在下手里夺去镂文犀,此事在下始终不知真伪,直到今日,因丁大哥被人所害,陈尸石人殴,经他们帮中护法证明,死的并不是丁大哥,因此丁大哥想必仍在贵会手中,在下斗胆,想请会主赐允,放了丁大哥。”

    万剑会主两道清澈目光,只是盯着韦宗方直瞧,等他说完,才道:“不瞒韦兄说,敝会之事,向由五位总管作主,兄弟很少过问……”

    韦宗方听得暗暗哼了一声,心想:“好啊,我当你真的答应放人,原来只是随口敷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