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说麻冠道人为了夺取解药,出手一掌,势道虽猛,被毒鲁班倒飞避开,此际杀机已动,自然是闪电欺进,发若奔雷,不容对方还手。

    这一点,凭麻冠道人和铁罗汉的身手,自可办到。但麻冠道人却并没如此,他劈出一掌,逼退毒鲁班之后,身子忽然往石壁上靠去!

    陆绮突然心中一动,娇喝道:“老杂毛你想怎么?”剑先人后,一道银虹,疾劈过去!

    麻冠道人朝石壁上这一靠,只听“喀”的一声,石壁顿开,但陆绮的一道剑光,也及时掣电劈到!

    麻冠道人阴笑道:“女娃儿,回去!”

    大袖翻飞,拂出一股凌厉罡风,身子乘势后跃,朝石壁中倒飞进去。这一掌,是他毕生功力所聚,比起方才逼退毒孩儿的一掌,还要凌厉的多。

    陆绮早已料到自己这一追去,麻冠道人定会突起发难,全力一击,她那会把麻冠道人放在眼里。双肩连摇,使出师门“玄阴九转身法”迎着掌风,宛如逆水游鱼一般直欺过去!剑光直落,“嘶”的一声,削落了麻冠道人一片衣袖!

    这真合了说时迟,那时快。陆绮发觉并不慢,只是为了要破解麻冠道人劈来的掌风,施展“九转身法”,身子连闪,卸去对方势道,等到欺近,石门虽没完全阎拢,也只剩了一条仅容侧身而过的窄缝。

    石壁还在迅速阖来,如想侧身闪人,若稍微慢上半步,势非被它夹在石壁缝中不可。陆绮只好及时刹住身形,眼睁睁的看着它阖起来。

    右首麻冠道人闪入石壁的同时,左首的铁罗汉广明同样身子朝壁上一靠;以快速身法闪了进去。

    毒鲁班等三人被麻冠道人和铁罗汉合力一掌,遥退了出去,再待抢来,自是不及!

    毒孩儿愤然道:“这三个老家伙,果然没安着好心!”

    毒鲁班急急说道:“大家注意,他们这一逃走,只怕埋伏就要发动了……”

    喝声未落,只听地底起了一阵“轧轧”轻震,大家只觉两脚向下一沉,身子直往下面落去!

    陆绮暗叫一声:“不好!”

    百忙之中,立即一提真气,朝上腾跃而起,她这一提气上跃,几乎用出了全身力气,身子悬空上升。

    耳中只听毒孩儿等人惊呼叱喝,朝下疾落,下面好像是一间间的铁笼,这几个人就朝铁笼中落去。

    陆绮拼命的提吸真气,不让身子下坠,自己果然在半空中停顿住了!

    这是奇迹!不可能的奇迹。

    一个人提气上跃,就譬如跳高,可以往上跳起;但不可能跳上去之后、悬空停在那里,纵使他提吸真气,也不可能。

    因为提吸真气,只能使人减轻重量,轻如鸿毛,但就是轻得像鸿毛一样,也会落下来,不可能一直停在空中。

    但陆绮停住了!她先前只顾提气,并没去想它,自然也并没发觉有异。此刻眼看毒鲁班,蓝君壁等人,自然也提气上跃,但都一个个的往下落去,只有自己还悬空停着,并没下坠!

    心中不觉大感惊奇,难道这是师傅的独门功夫,只要提吸真气,就可以在半空中停身?

    不!她很快就发觉自己不提吸真气,身子一样没落下去。那是自己背上,好像有一根极细的绳子,把自己悬空吊起来了!

    她惊疑的挣扎了一下,觉得背上那根绳子依然钩得紧紧的,人在半空丝毫用不上力,心中暗想:“他们都一齐坠了下去,敢情自己腾身跃起之时,纵得太高了,才触动机关,被悬空吊起来了。哼,区区机关埋伏,还困不住姑娘。”蓦地吸气扭腰,半空中一侧身,右手缅刀,反手朝背后削去!

    这一刀,正好所上了绳子。只听“绷”的一声,缅刀一震,右手震得微微一麻,身子悬空起了一阵荡动,那想所得断它?

    陆绮不觉吃了一惊,自己这柄缅刀乃是百炼缅铁铸制,就算普通刀剑,也经不起它一削,这绳似乎极细,怎会如此坚韧?

    就在此时,只听自己头上,有人“咄”了一声,说道:“女娃儿,快别乱动,我……老夫拉不住你,咱们全得跌下牢笼里去!”

    陆绮听得大吃一惊,喝道:“你是什么人?”

    头上那人又道:“老夫就是老夫,还会是谁?”

    陆绮听他口音极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来?不觉扭头朝上瞧去,这一扭头,身子又荡动起来,只是她头脸朝下,背上被人钩住,虽想扭头,依然看不到上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