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玄道人躬身朝天寄子低声说道:“师叔,那青衫少年就是大师伯门下的韦宗方。”

    胜字旗孟坚和皱皱浓眉,心想:“这姓韦的原来是万剑会的人,难怪丁老弟会落在他们手里。”

    辣手云英张曼姑娘不管这些,她一双俏目只是盯着跟在韦宗方身后的绿衣少女身上,直是打量!

    绿衣少女太美了,使她感到不自在,也放不下心。

    正当厅上诸人瞧到韦宗方的出现,纷纷猜测之际,这谜立时解开了!

    只见青穗总管慕容修微微抬手,含笑说道:“韦少侠、束姑娘、请到来宾席坐。”

    原来他们是来宾,大家心头暗暗“哦”了一声。但张曼姑娘的脸色可变了,他们果然是一路的,她娇躯起了一阵颤动,几乎站立不住!

    韦宗方、束小蕙双双走了下来。

    韦宗方和胜字旗孟坚和、静玄道人等人、拱手为礼,刚打了个招呼,圆洞中已经陆续有人走出。

    这时慕容修、秦大成两人,已在上首分左右站定。接着缓步走出四名宫装女子,风目蛾眉,冷艳逼人,腰间一式悬着淡黄剑穗的长剑。

    万剑会虽然已有多年不在江湖走动,但万剑会以青、红、白、黑四色穗分等,只有会主一人的剑是金黄色的,江湖上谁都知道。

    如今这四个宫装女子,一式淡黄剑穗,不禁使在座之人,齐齐一楞!

    沙夭佑瞧得暗暗嘀咕:“万剑会主这四名侍姬,居然个个年轻貌美!”

    当然大殿上也只有他知道,她们是万剑会主的驾前四侍。

    四名官装女子,走到中间那把高背太师椅后面,便一字排开,垂手肃立。

    这时又从圆洞门中出现了一个淡金脸的锦袍汉子,只见他龙行虎步,大模大样的朝中间走来!

    这锦袍汉子年约三十四五,生得剑眉风目,英俊潇洒,只要看他腰间悬着一柄金黄色剑穗的长剑,已可知道此人就是万剑会主了!

    这下可把殿上所有的人,全都瞧得一怔,谁也没想到名震武林的万剑会主,竟有这般年轻!

    韦宗方走近左首一排来宾席,在胜字旗孟坚和下首坐下。

    来宾席共分左右两排,左首八把交椅上,坐着的是武当天寄子,少林十住大师和胜字旗孟坚和等三位。

    右首八把交椅上,坐的是沙天佑、蓝君壁两人。

    蓝君壁瞧到束小蕙跟着韦宗方身后走来,连忙叫道:“表妹。”

    “嗯!”束小蕙神情落漠,回头应了他一声,却在韦宗方身傍位于上坐了下来。

    蓝君壁一张俊脸,刹那之间由红变白,由惨白变得铁青,双目尽赤,直冒妒火!

    束小蕙坐下之后,也没再望他一眼,此刻正当万剑会主出场,殿上的人自然也不会去注意到他的脸色。有,那是一直盯着韦宗方的辣手云英张曼姑娘,只有她瞧出端倪来了!

    万剑会主一直走到中间那把高背黄披的太师椅前面,才行站定。

    青穗总管慕容修、黑穗总管秦大成也跟着各自站到左右两侧两把红披交椅前。

    看情形,这两把红披交椅,就是为这两位总管所设!

    万剑会当真自大得很,没把天下武林放在眼里了,不然那有主人高高上坐,来宾反而屈居下首之理?

    青穗总管慕容修双手抱拳,向大家拱了拱,朗声道:“诸位来宾,敝会会主久仰高贤,无缘识荆,今日正好诸位莅临泌姆山,特地奉邀诸位来此一叙,兄弟现在先替诸位介绍。”

    说到这里,左手一摆,面向万剑会主续道:“这位是武当三子天寄子道长、这位是少林罗汉堂住持十住大师、这位是上饶安远镖局胜字旗孟坚和孟大侠,这两位剑主已经认识,一位是江南铁笔帮代理帮主韦宗方韦大侠,一位是南海门的束姑娘……”

    韦宗方听他一口叫出自己代理铁笔帮帮主,心头不禁怔得一怔,暗想:“自己答应暂代帮主,他如何会知道的?”

    殿上群贤毕集,听慕容修介绍到韦宗方、束小蕙两人,也不禁同时一怔,尤其这位绿衣姑娘,大家都不知道她的来历,原来是南海来的!

    只见慕容修右手一摆,继续说道:“这位是毒沙峡四毒天王黑煞君沙天佑沙道长,这位是云南蓝君壁蓝大侠。”

    左右两排来宾,这时全部站了起来。

    万剑会主脸含微笑,清澈目光,随着缓缓朝众人面上掠过,双手抱拳,连连说道:“久仰,久仰,诸位请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