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两句话,说得虽不甚响,但在座的人,谁都听到了。

    韦宗方被她说的脸上一红,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已经奔了出去。

    蓝君壁脸色铁青,突然站了起来,手中银扇一指,扬眉喝道:“韦宗方,你给我站出来!”

    韦宗方愕了一愕,起身抱拳道:“蓝兄有何指教?”

    蓝君壁切齿道:“本公子和你势不两立,当着天下英雄,咱们好好比划比划。”

    韦宗方皱皱眉道:“在下和你无怨无仇,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君壁目射杀机,口中狞笑道:“没什么,咱们两人之中,今天反正只许有一个人走出门去,你懂了么?”

    说话之时,手握银扇,举步朝韦宗方逼来。

    韦宗方不自主的向旁退了一步,道:“你这是干什么?”

    蓝君壁逼前一步,喝道:“站住,姓韦的,你有本领,就和本公子拼个死生存亡!”

    韦宗方脸有忿色,但依然退后了一步,正容道:“咱们学武的人,志在行侠仗义,锄暴安良,像阁下这样好勇斗狠,逞一时意气,恕韦某没兴趣奉陪。”

    蓝君壁目光闪动,大笑一声,银扇朝他鼻尖上一指,冷冷说道:“懦夫,凭你这几句话,本公子就会放过你么?再不亮剑,莫怪本公子扇下无情。”

    韦宗方给他这声“懦夫”,叫得心头冒火,剑眉一轩,朗声道:“姓蓝的,你当韦某怕了你吗?”

    蓝君壁冷哼道:“不怕最好,咱们各凭本领,以定胜负,谁先倒下去,只怪谁学艺不精!”

    韦宗方只觉蓝君壁句句逼人,狂做已极,他终究少年气盛,当着这许多人,如何忍得下去,不由朗笑一声道:“很好,韦某一定奉陪就是,只是尊驾总该说出和韦某舍命一拼的缘由何在?”

    蓝君壁瘦削脸上,肌肉一阵痉挛,厉笑道:“本公子就是瞧着你不顺眼……”手上银扇,倏地一划,直欺到韦宗方身前三四尺处,喝道:“你现在就知道了么?”

    束小蕙面情冷落,鼻孔里轻哼了一声。

    站在天寄子身后的辣手云英张曼冲口叫道:“韦大哥,快拔剑呀!”

    韦宗方被对方一再相逼,只觉一般愤怒之气直冲上来,呛的一声,抽出一柄毫无锋芒的钝剑,正待挥剑出手,但在这一瞬之间,忽然回过头去,朝大家问道:“在场那一位,请赐借宝剑一用。”

    辣手云英张曼很快抽出背上长剑,递了过去,口中说道:“韦大哥,用我这柄好了!”

    蓝君壁瞧了张曼一眼,冷笑道:“不错,咱们是一场生死搏斗,自然要换一柄利剑才行!”

    韦宗方接过长剑微笑道:“姓蓝的,你看走眼了!”

    蓝君壁道:“我什么地方说错了?”

    韦宗方没有理他,把长剑送还给张曼道:“姑娘请把此剑收张曼妙目凝注,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韦宗方道:“此剑是姑娘随身之物,在下不好把它毁了,所以要找一把无用的长剑!”

    张曼道:“一把剑值得了什么?毁就毁了,有什么要紧?”

    韦宗方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先向姑娘谢了。”

    辣手云英脸上一红,轻声道:“这还用谢?”

    蓝君壁不耐的道:“你们说完了么?”

    韦宗方剑眉扬动,左手执着张曼的长剑,右手提着自己那柄钝剑,霍地转过身来!

    大家看他双手握剑,只当他要使双剑。

    蓝君壁神色居做冷冷的道:“你纵是双剑同使,又能在本公子扇下,走得出几招?”

    韦宗方星目放光,喝:“你瞧清楚了!”

    右手钝剑忽然朝张曼那柄寒光闪闪的百练精钢长剑剑尖上削去!但听“刷”的一声,手起剑落,左手那柄长剑,剑尖立被削下了一片!

    这下瞧得大家全都一怔,原来他手上这柄瞧不起眼的钝剑,竟然会是削铁如泥的宝刃!

    韦宗方大笑一声,道:“你现在看清楚了,在下因不愿在兵刃上占你便宜,才要换上一柄长剑!”他说到这里,“呛”的一声,钝剑回匣,左手长剑,交到右手,卓然而立,目注蓝君壁喝道:“你现在可以进招了!”

    蓝君壁被他气势所慑,微微一楞,突然脸露杀气,举手一扇直点过去,口中喝道:“你不要口出狂言,先接本公子三十招试试再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