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宗方根本想也役想到自己第一招上,就会把慕容修长剑引开,心中微微一怔,此时眼看对方长剑忽然斜削而来,也立时身形差旋,剑走弧形,朝左封出。

    慕容修剑若游龙,瞬倏之间,一柄长剑,由一而二,由二而四,漾起了七八条光影,迎面洒来,韦宗方那敢大意,也立即全神贯注,专心运剑。

    两人电光石火的交手了六七招,竟然是谁也未能占到便宜。

    慕容修高声赞道:“韦少侠两仪剑法,果然纯熟无比!”

    剑法倏变,刹那间,寒芒飞旋,剑气漫天,直把韦宗方圈在一片剑光之中。

    韦宗方但觉四周有无数剑影一齐攻来,剑风森森,压力奇重,逼得自己一柄长剑,几乎施展不开!不!他根本不知如何封解才好?心头一急,不觉奋起全力,左手剑诀连扬,长剑圈动,绕身一匝,急挥而出,这一招“闭户诵经”,原是护身剑式,他因四周剑影压力奇重,才奋力朝外推出!

    照说剑光缀绕身外,向外扩张,就该和对方剑影接触,发生一阵绵密的剑剑相击,才能挡开急骤攻来的无数剑影,那知就在他剑诀连扬之际,一片耀眼剑影倏然尽没,只有一支雪亮的剑光,剑头一昂,随着自己剑诀,朝左上方扬起!

    这一着,韦宗方也体会出来了,对方的剑势,果然是被自己左手剑诀引开的!显而易见,自己果然在不知不觉之间,使出了“导阴接阳神功”,这和自己几次劈空发出的“裁云手”中,暗含“修罗力”一样,完全出于自动,并不是自己有意施为。

    因为这一次,自己在剑诀连扬之际,就发觉慕容修攻来的无数支剑影,每一支上都含蕴了奇重力道,但剑诀才一扬起,这无数支重大力道,就被剑诀吸引,汇成一股洪流,跟着自己左手奔来,势道汹涌,自己一条左臂,几乎被震得发麻,但觉心神震动,难以承受。

    这原是电光石火,一闪而过,就在自己剑诀朝左上方扬起的一刹那,这股力道也跟着激射而起,像排山倒海般一涌而上,射向天空,这就是许多剑影,倏合为一,自己看到的一支剑光,剑头昂起,随着自己左手,劈向上空的道理。

    韦宗方这一证实自己确实具有“导阴接阳神功”的能耐,心头这份惊喜,当真不可言宣!

    慕容修一轮急骤攻势,悉被韦宗方引开,他脸上丝毫没有惊奇之容,好像这一着,早在他意料之中一般,含着微笑,点点头,意似赞赏,身形斜斜飘退了一步,剑术名家,果然风度不凡,要是换了一个人,自己剑法,被人破去,岂不早就恼羞成怒了?

    慕容修青衫飘忽,身随剑走,长剑左右摇挥,一片青光,宛如风起云涌,转瞬之间,已把两人身形一齐掩去!

    两条人影,被一片青光莹幕所包,能看到的只是两个游走中的模糊影子。在场的人,都发党慕容修出手的剑势,似是比方才更加凌厉了许多!

    辣手云英张曼直看得双目圆睁,紧张无比,向她哥哥张君恺问道:“二哥,这是什么剑法?”

    梅花剑张君恺摇摇头,低声道:“慕容修出剑奇快,才会有此幻景。”

    张曼道:“你看他有没有危险?”

    这“他”,自然是指的韦宗方。

    张君恺道:“他们说好了点到为止,想来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正说之间,突听慕容修的声音说道:“韦少侠小心了!”

    剑光青影突然敛去,慕容修一条人影,已随声飞出一丈之外,手中长剑一挥,登时暴长起一道寻丈青光,直向韦宗方身前射去!

    这一下连甘瘤子也突地站了起来,吃惊道:“驭剑术……”

    韦宗方仅凭一套“两仪剑法”,和剑术已臻上乘的抱剑书生慕容修交手,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差得不可以道里计;但慕容修果然言而有信,严守印证武功,点到为止的规定,剑势出手,只要一遇上韦宗方稍有封架不及之时,立即撤招,自行收剑。

    韦宗方心头既是感佩,又是惊奇,暗想:“你既要相让,又何必坚要和我比试?”

    此刻慕容修缭绕身外的剑光,突然撤去,双肩一晃,人已飞射出一丈开外,韦宗方见他无缘无故的退了出去,心中方觉奇怪。

    就在这微微一怔神之间,只见一道青蒙蒙的剑光,宛如匹练横空,直向自己投射而来!

    剑光未到,一股森森寒气,已直逼而来,凛烈得砭人肌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