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离去之时,韦宗方听到一缕极细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小兄弟,令尊尚在人世,老夫自会派人通知与你。”

    韦宗方蓦然一震,急忙抬头道:“老丈请留步!”

    暮色苍茫之中,那里还有绿袍老人的踪影?连方才站在茅舍左右的四个青袍白髯老人和八个灰衣老人,也早已不知去向。

    韦宗方听他说出父亲尚在人世之言,虽然不知真伪,心头一急,正待纵身追去!

    甘瘤子一把拉往,道:“韦兄弟,你追他做甚?”

    韦宗方道:“他方才说家父尚在人世,我要问问清楚。”

    束小惠盈盈走了过来,问道:“韦少侠你认识他么?”

    韦宗方道:“在下不认识。”

    甘瘤子大笑道:“韦兄弟既然不识其人,他的话自然不能相信的了。”

    束小惠道:“是啊,这人外貌阴险,决不是好人。”接着回头道:“欧伯怕,你知道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路数?”

    金臂神将欧桓摇摇头道:“此人从没在江湖上见过。”

    甘瘤子道:“不错,在下也不曾见过此人。”

    柳凌波道:“据小妹推测,此人极可能是毒沙峡来的。”

    韦宗方沉吟道:“听他方才说出来的话,也似有可信之处。”

    柳凌波冷哼道:“沙天佑自然已把你的情形,告诉了他,要编造一番话,还不容易?”

    束小惠望着韦宗方道:“韦少侠到底要去那里?”

    韦宗方给绿袍老人这一说,心头更是急于要去找不知名叔叔,这就说道:“在下身世未明,急于去找一位叔叔,多蒙束姑娘、欧老丈和甘兄诸位赶来相助,内心至为感激,在下就此别过。”

    说完,向大家拱手作了个长揖,转身急奔而去。

    束小惠望着他身形,一脸幽怨,跺跺脚道:“欧伯伯,我们也走吧!”

    说罢,缓缓朝柳林走去。

    夜风吹着她飘曳的衣裙,她只是低头徐行,袭上她心头的幽怨愁思,从她离去的神态上,已经表露无遗。

    欧老头弯着腰,跟在她身后,四名褐衣大汉,又跟在欧老头身后,谁也没有作声。

    一行人渐渐远去,柳凌波轻轻叹息了一声,回目道:“三妹遇上了劲敌啦!”

    甘瘤子豁然笑道:“这种事,谁也帮不上她的忙。”

    柳凌波哼道:“师傅要三妹跟着天池钓叟去,根本就是失着!”

    韦宗方别过束小惠,甘瘤子等人,一路疾奔,一口气奔出六七里路,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一跤跌在地上。

    就在韦宗方刚刚倒下,他身后不远有十几条黑影,疾如浮矢,飞掠而来!黑影泻落韦宗方身边,一共是十六名身穿青色劲装的佩剑汉子,他们落到地上立即分四面散布开去,各自按剑而立。

    其中一人却蹲下身去,在韦宗方身上,仔细看了一阵,才轻吁口气,直起身来,垂手肃立,似在等候着什么人。

    这时又有一名青衫儒中的佩剑文士,步履轻快,潇洒的走了过来,此人非别,正是万剑会的青穗总管抱剑书生慕容修!十六名青穗剑士立时躬身施礼。

    慕容修目光一掠,间道:“韦少侠可是负了什么伤么?”

    站在韦宗方身边的那名剑士躬身笑道:“韦少侠身上并没有负伤,好像是中了毒,神智昏迷,不省人事。”

    慕容修皱皱眉道:“会是中毒?”他目光一抬,挥手道:“你们把他抬到树林中去施救。”

    十六名剑士同声应“是”,立时有人抬起韦宗方,退入路边一片树林之中。

    抱剑书生慕容修脸含微笑,在林前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但他一双精光熠熠的眼睛,却有意无意的向四外扫望了一眼。此时天色已黑,极目荒郊,远山起伏,烟景迷蒙!

    慕容修神态安详,徐徐抬头说道:“朋友身份已露,那也不用再隐藏了!”

    “哈哈……”三丈外一株大树上,突然响起一声略带沙哑的长笑,一道黑影,随着笑声,飞落地上!此人落到地上,接着又有四条瘦小黑影,跟着从另外两株树上,疾飞而下!

    慕容修潇洒的站起身来,拱拱手笑道:“兄弟还当是谁,原来沙兄一路缀着兄弟,兴致倒是不浅!”

    原来从大树飞落下来的正是黑煞星君沙天佑,他身后一字站着四个手捧拂尘的黑衣道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