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修和十三名青穗剑士,经过一阵坐息,内腑剧痛已止,只是不能运气,闻言缓缓睁目,道:“是秦兄赶来了?”

    秦大成道:“兄弟奉剑主之命,驰援而来,慕容兄伤势怎样了?”

    慕容修站起身来,只觉不运气,内腑就并不疼痛,一面摇摇头道:“兄弟和他们都是中了剧毒。”

    “中毒?”秦大成吃惊道:“慕容兄可是遇上了毒沙峡的人?”

    慕容修道:“要是对面施毒,兄弟岂会无备?这极可能是咱们饭菜中,被人做了手脚……”

    秦大成暗暗一震,道:“有这等事?”他目光一转,又道:“慕容兄带出来的十六名剑士,可是有了伤亡?”

    慕容修道:“不错,方才激战之时,曾有三名弟兄重伤不治。”

    秦大成道:“慕容兄可曾迫上韦少侠么?”

    慕容修道:“兄弟赶到此地,韦少侠中毒不支,已是昏迷不省人事,奇怪的他身上的引剑珠、镂文犀都已不见。”

    秦大成哦了一声道:“他人呢?可是被毒沙峡的人劫走了?”

    慕容修道:“说来惭愧,兄弟和他们一场激战,堪堪把他们击退,终于毒发不支,以致韦少侠被那沙天佑劫走。”

    秦大成脸上飞过一丝橘笑,怒嘿道:“兄弟迟来一步,至有此失,哦,慕容兄不知还能上马么?”

    慕容修道:“兄弟所中剧毒,只要不运气,还无大碍,大概骑马还不妨事。”

    秦大成道:“那么慕容兄就请上马,韦少侠既已落在毒沙峡人手中,此事还得立刻禀报剑主,谋求善策才好。”

    说话之时,已有一名黑穗剑士牵过马匹,扶着慕容修上马,牵马而行。

    十三名青穗剑士,也由黑穗剑士扶持,两人一骑,急急向泌姆山赶去。

    初更时分。

    泌姆山山腹一间布置华丽的石室中,四周石门紧闭,每一道门外,都有两名手仗长剑的黑穗剑士把守,气氛显得异常严肃,简直如临大敌!

    石室中万剑会的几位重要人物,正在紧急秘密议事,室顶那盏琉璃灯,灯光明亮,四周石壁,嵌着的明珠,依然吐着柔和的光辉!

    但室中的每一个人,莫不心头沉重!

    万剑会主端坐在正中一张紫檀锦椅上,一张淡金脸还看不出有何表情,可是他身后侍立着三个腰佩淡黄穗剑的女子,脸上都有激愤之色。

    万剑会主对面两把椅上,左首坐的是青穗剑总管抱剑书生慕容修,右首椅上则是黑穗总管搜魂鬼手秦大成这两位总管,同样面色凝重,似是遇上了极大难题。

    石室中的空气,使人感到异常沉闷,沉寂得坠针可闻!

    平日万剑会主遇上重大困难的时候,都是如此,这是习惯,他需要思考,静静的坐在椅上没有开口,在座的人,谁敢多说?

    过了半晌,万剑会主目光微微抬动,间道:“快初更了吧?"黑穗总管秦大成慌忙答道:“只怕初更已过了。”

    万剑会主吁了口气道:“卓九妹这时候还不回来,只怕也出事了!”

    秦大成乘机问道:“剑主要卓姑娘去了那里?”

    万剑会主有意无意的瞧了他一眼,徐徐说道:“本座因韦少侠身怀重宝,一经传出,只怕觊觎的人不在少数,慕容总管走后,本座要卓九妹暗中跟踪南海门的人,看看他们有何举动?”

    秦大成嘿然阴笑道:“南海门那丫头,似是对韦少侠暗生情愫,想来还不致对韦少侠下手,只是卓姑娘如被那姓欧的老头发现,这就难说了。”

    万剑会主道:“本座耽心的倒并不在此,如论卓九妹武功,纵非那姓欧的对手,要想全身而退,也不是难事,试想慕容总管和毒沙峡的人,曾有一场激战,着了人家的道,还情有可说,但本座和所有的人,也会被人家暗施手脚,全体中毒,卓九妹自然也不例外了。”

    原来万剑会主和所有万剑会的人,全都中了毒!

    慕容修道:“此事确实溪跷,咱们在泌姆山的人,竟会全数中毒,属下想来,只有两种可能,一定是被人混人,在饭菜之中,做下了手脚,另一个,就是咱们这里,出了内奸……”

    站在万剑会主身后三名女侍,左首一个接口道:“不错,咱们这里,准是出了内奸,秦总管,你手下的剑士中,可有什么来历不明的人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