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风刀夏侯年大怒道:“小子你敢瞧不起我?”

    毒孩儿道:“你可想在我手底下试试?”

    追风刀夏侯年虎的站起身来,喝道:“小子,你站出来,夏候年倒要伸量伸量你有多少本领?”

    毒孩儿忽然夹了筷子菜,边吃边道:“不用比了,我懒得和你动手,你真要不服,不会冲出大门去试试?”

    迫风刀夏侯年怒不可遏,哼道:“夏侯年纵横江湖,还有什么地方不敢去的?”

    他当真转过身子,大踏步朝厅外走去!

    孟坚和连忙拦着道:“夏侯老哥远来是客,且请宽饮几杯,兄弟吞为主人,还是让兄弟先去瞧瞧,究竟是什么人明目张胆的和兄弟过不去?”

    穿云弩李元同眼看总镖头站起身来,也连忙起身拦道:“师兄在这里陪客,还是先由小弟出去瞧瞧吧!”

    原来穿云弩李元同也是少林俗家弟子,和孟坚和是同门师兄弟~孟坚和点点头道:“师弟小心。”

    穿云弩李元同答应一声,立即转身朝外走去。

    丁之江同时起身道:“李兄慢行,兄弟和你一同出去瞧瞧。”

    两人走后,大厅上登时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几乎全都跟着两人身形,朝门外投去。

    毒孩儿放下筷子,朝追风刀夏侯年道:“你不出去,可还想和我比划比划吗?”

    追风刀夏侯年浓眉一剔,厉笑道:“很好。”

    毒孩儿目光掠过厅上诸人,说道:“我想你们如果能胜过我,也许还有一线逃命的机会。”

    坐在上首的麻冠道人,只是注意着毒孩儿一举一动,此时突然问道:“小施主你叫什么名字?”

    毒孩儿冷做的道:“毒孩儿。”

    麻冠道人也不以为侮,他只是推想着这黑小子的来历!

    追风刀夏侯年已经站了起来,走到大厅下首宽敞之处,撤下雁翎刀,随手一摆,喝道:

    “小子,要动手,就快些亮出兵刃来!”

    毒孩儿年纪虽小,功架却大,慢斯条理的走了过去,双手一叉,笑道:“来吧!”

    追风刀夏侯年在江北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看他如此托大,早已是气炸了心肺,但对方终究是个小孩,心中虽然恨不得一刀研他个两截,却又不能不顾自己身份,这就怒笑道:“你兵刃呢?”

    毒孩儿厌烦的道:“真噜嗦,别管我,你手上不是已经亮出刀来了么,斫过来就是了!”

    这话不错,有刀不斫,尽说不动手,岂不是浪费时间?

    厅上众人,逼觉得这黑小子太狂,但都想瞧瞧他出手来历!

    夏侯年两眼瞪着他,几乎冒出火来,狂笑道:“这是你自己说的!”

    毒孩儿冷冷道:“劈杀了,怨我学艺不精。”

    “好……”夏侯年大喝一声,抡动雁翎刀,横里斫去!

    此人天生膂力过人,挥刀一击,带起这一片啸风之声!

    毒孩儿没亮兵刃,也没硬接,只是纵身一跃,轻轻避开。

    夏侯年又是一声大喝,第二刀接着劈出。

    毒孩儿看他刀势沉重,刀法也着实精奇,虽是平平常常的一招,但却隐含着甚多变化一般,不觉心头吃了一惊。依然没接没架,又向旁边避了开去。

    夏侯年连劈两刀,看他既没撤出兵刃,只是一味躲闪,不由停下手来,喝道:“你怎么搞的,还不动手?”

    毒孩儿毫不在意的道:“我要先瞧瞧你刀法如何,才能决定我用不用的着使兵器?”

    追风刀这会再也忍不住,狞笑道:“只怕你永远使不出来了。”

    突然欺身急进唰唰唰连劈三刀。他真火已动,这三刀招招相连,一气呵成,刀法精纯,暗蕴奇妙。

    毒孩儿被他这三招直壁横斩的快攻,迫的向后连退了三四步远。

    追风刀夏侯年丝毫没停,三刀才出,身形如风,又是一连三刀。这三刀,比刚才三刀,更是凌厉,一片刀光,快若闪电,果然不愧为迫风刀之名。

    毒孩儿被他连环三刀,逼的险象环生,几乎伤在刀下!但就在此时,只听他冷笑一声,道:“好刀法!”

    突然双腕一振,呼的一声飞起一道乌光,疾扫而出,追风刀夏侯年一个高大身子,已被他摔了一个跟斗。

    夏侯年虽被摔了一个跟斗,但根本没看清毒孩儿这一招是如何出手的,甚至连对方使的是什么兵刃都未瞧清,心头大为惊骇,从地上跃起,一张脸老羞成怒,色若猪肝,一挺手上钢刀,正待扑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