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霜儿道:“你化缘也不能闯到人家家里来呀!”

    铁罗汉道:“女施主就是一个人在家么?”

    霜儿道:“谁说只有我一个人?我两个哥哥不是就在田里种菜么?”

    铁罗汉道:“女施主家还有什么人?”

    敢情他说话之时,还在东张西望,霜儿道:“你这老和尚怎么啦,快快出去。”

    铁罗汉道:“女施主不用害怕,贫衲自然会走。”

    霜儿道:“谁害怕了?一个化缘的老和尚,我才不怕呢!”

    铁罗汉问道:“这屋里有人么?”

    霜儿气鼓鼓的道:“自然有,那是我哥哥,有些不大舒服,别惊动了他。”

    韦宗方忖道:“铁罗汉问的,敢情是自己这间房了。”

    铁罗汉道:“不是女的?”

    霜儿咕的笑道:“我哥哥是男的还是女的?”

    铁罗汉道:“女施主可以让贫衲瞧瞧令兄么?”

    霜儿道:“你好像是在找人?”

    铁罗汉道:“女施主说对了,贫衲确实是找人来的。”

    霜儿道:“你要找我哥哥么?”

    铁罗汉道:“贫衲怎会找女施主的令兄?”

    霜儿道:“那你就不用看了。”

    铁罗汉道:“屋里如若真是令兄,贫衲立时就走,决不打扰女施主。”

    霜儿道:“好吧,你瞧了立时要走。”

    铁罗汉道:“这个自然。”

    韦宗方听得心头大急,暗道:“铁罗汉广明,一身武功已致上乘,自己要是换了平时,倒也并不惧惮,只是此刻体力未复,只拍不是他的对手……”

    只听霜儿隔着门叫道:“哥哥,有个老和尚要瞧瞧你,你不用起来,只管睡着好了。”

    韦宗方听她这般说法,只得躺到床上,伸手一摸,自己一柄长剑,已不在身边,不知被卓九妹放在那里去了?

    正在此时,只见房门呀然开启,铁罗汉广明双手合十,当门而立,但他只朝自己望了一眼,竟似不认识一般,目光朝室中一转,回了出去,口中说道:“阿弥陀佛,贫衲惊扰了。”

    韦宗方瞧得大奇,他明明认识自己,怎会浑似不见?

    霜儿轻轻关上房门,间道:“老师父,你要我的究是什么人?”

    铁罗汉道:“贫衲找的是一位穿黑色衣服的姑娘。”

    韦宗方心中暗道:“铁罗汉那是找卓九妹来的了!”

    心念方转,只听霜儿口中轻轻“哦”了一声。

    铁罗汉原已要走,给霜儿这轻轻一“哦”,不由又停了下来,问道:“女施主见到过穿黑衣的姑娘么?”

    霜儿只要说不知道也就是了,但她却偏偏问道:“老师父找穿黑衣姑娘有什么事么?”

    铁罗汉道:“要找她的不止贫衲一个,女施主如果看到她朝那里去的,就请明白见告。”

    霜儿道:“老师父要找的黑衣姑娘,可是腰里挂着一把宝剑,剑上还垂着鹅黄色丝穗……”

    铁罗汉道:“女施主说的一点不错,贫衲要我的就是她了。”

    霜儿“咭”的笑道:“那是卓姑娘了!”

    铁罗汉道:“她正是卓姑娘,女施主认识她?”

    霜儿轻笑道:“卓姑娘就住在我们这里!”

    铁罗汉喜道:“她人呢?”

    霜儿道:“她出去了,就要回来的,老师父请坐,在这里等一回好了。”

    铁罗汉沉哼一声,敢情果然依言坐了下来。

    霜儿道:“老师父,不用客气,请椅子上坐,咱们这是泥土地,潮气很重,坐久了会生病。”

    敢情她是一番好意:但铁罗汉广明已在地上盘膝打坐,理也没理她,霜儿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胖和尚可真也奇怪,放着好好的椅子不坐,却要坐到门角落里的泥上上去。”

    敢情铁罗汉不怀好意,坐在门角落里,只要卓九妹跨进门来,他就好出其不意,突起发难。

    韦宗方发现自己功力未复,只是在床上运功调息。

    茅屋中暂时又恢复了宁静。

    只有厨房里传出来霜儿在淘米、洗菜的声音,但宁静了只有盏茶光景,屋外又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及门而止!一个苍劲的声音间道:“里面有人么?”

    韦宗方心中一动,听出那是秃尾老龙屠三省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