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缩,不是缩回手法,而是五个纤纤手指,顺势一把,抓住了黑衣瘦小道人的右腕,倏然站起身来,回头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道人骤不及防,被她一把抓住手腕,心头一怔,嘿的一声冷笑,左手扬处,一掌向霜儿劈落。

    霜儿紧紧抓住他右腕不放,身子一偏,右手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劈面朝黑衣道人泼了过去,口中叫道:“咦,你是什么人,你敢打人,大哥、二哥快把门关上了,别放他出去!”

    韦宗方听的心头蓦然一惊,暗道:“这人会是沙天佑!”

    但霜儿方才曾有她不叫自己,千万不要出去之言,心中觉得奇怪,却也不好出去。

    霜儿的大哥、二哥给他妹子一嚷,果然抢着朝门口奔去,只听二哥道:“妹子,门外有四个小道童呢。”

    霜儿道:“那就守在门外,别让他们进来。”

    大哥、二哥答应一声,果然关上木门,守在门口。

    沙天佑劈出的一掌,被霜儿躲开,但霜儿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却泼了沙天佑一身。

    沙天佑真没想到一个乡村姑娘,手把子会有如此紧,自己暗运功力,竟然休想挣得动分毫,心头暗暗吃惊,喝道:“你究竟是谁,再不放手,莫怪我掌下无情!”

    霜儿一手扣着他右腕,格格笑道:“沙天佑,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呢!”

    她笑着花枝乱颠,弯下腰去,但当她直起腰来……”

    沙天佑厉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黑文君卓姑娘!”

    原来霜儿这一弯腰之际,竟然变了黑文君卓九妹!

    黑文君卓九妹原来就是霜儿!

    卓九妹目若寒星,冷笑道:“可惜你知道的已经迟了!”

    沙天佑阴笑道:“卓姑娘莫要忘了你们万剑会已有多少人中毒,包括你们会主在内。”

    卓九妹笑道:“这个不劳你费心。”

    沙天佑道:“姑娘是想和兄弟拼个生死存亡了。”

    卓九妹娇笑道:“你已没有拼的机会了!”

    沙天佑右腕被执,自然吃亏甚多,闻言阴笑道:“沙某倒是不信卓姑娘能奈我何?”

    喝声出口,左腕疾扬,骄指如戟,闪电朝卓九妹袭来!凌厉指风,一片指影,几乎笼罩了卓九妹侧面所有大穴。

    卓九妹冷冷一笑,右手捏了一个剑诀,一招“寒梅迎春”,斜斜划出,这一划,剑风嘶然,把沙天佑袭来的指影,悉数击散!

    沙天佑心中蓦然一惊,暗自付道:“此女徒手发招,居然含蕴剑气,足见她剑上造诣极深,自己当真不可轻敌!”

    心念转动,突然化指为掌,连接攻出了八掌。

    卓九妹右手迎敌,自然较为顺手,剑诀抡动,封开他八掌,同时还击了三招。

    沙天佑右腕被九卓妹紧紧扣住,各人只有一只手掌,相互抢攻,出手之快,使人目不暇接,瞬息间已经打了二十余招!

    沙天佑成名多年,乃是毒沙峡四毒天王之一,武功自然极高,但他和卓九妹动手了一阵,发觉卓九妹的武功,竟然愈打愈高,出手招术,也愈打愈奇,剑诀划过,锋利如剑,寒气森森,心头不禁大感凛骇!

    卓九妹出手离奇,虽是徒手相搏,她一条右腕宛如一柄长剑,使的轻灵快捷,奇诡莫测打到四十招之后,沙天佑已被逼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卓九妹一面动手,一面娇声笑道:“沙天佑,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我说过你没有拼的机会,就是有……”说到这里,回头朝左右两边厢房叫道:“韦少侠、程先生、你们都可以出来了!”

    韦宗方听到她叫声,立即开门出去,只见对面房中,也走出一个胁挟描金小箱的青衫瘦小老人!

    就在此时,右厢房突然间冲出一条黑影,直向门外窜去,他敢情连开门都来不及,人到脚到,“砰”的一声,把木门踢得四分五裂,撞开了一个大窟窿身形一弓,嗖的穿了出去。

    韦宗方只看到那人一身黑衣,身材瘦小,没看清他面貌,人已逃了出去,一时不知那逃走的是谁,正待纵身追去!

    只听卓九妹格的笑道:“韦少侠,这人交给你了!”

    柳腰一扭,身形一下闪到韦宗主面前,左手一带,把紧握着沙天佑的右腕,朝韦宗方手上递来。

    韦宗方见她突然把沙天佑手腕,朝自己递来,不觉吃了一惊,慌忙伸出手去,一把扣住了沙天佑脉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