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冠道人立即躬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转过头,朝白穗总管陆云霖道:“陆总管。”

    陆云霖迅速起立,应了一声“是”。

    万剑会主道:“你可率领所属白穗剑士,在黄昏前,赶去泌姆山东南板桥待命。”

    说话之时,同样用嘴皮动了一动。

    陆云霖赶紧躬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又朝青穗总管慕容修道:“泌姆山西北,地名樟树街,离此约有七八里路,慕容总管可率领所属青穗剑士,黄昏前赶去,在那里待命。”

    说完,也同样动着嘴皮。

    慕容修也躬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又道:“如果本座料的不错,咱们东北责邱,地势最为偏僻,毒沙峡的人,大举来犯,受到挫折,极可能以责邱作为退路。”

    樊公朴道:“剑主说的极是,那里原是一处坟场。”

    万剑会主点点头,朝樊公朴道:“樊总管可率领所属,黄昏之后,前去埋伏,不准放过一人。”

    当然他说完之后,同样也动着嘴皮。

    樊公朴双目精芒暴射,呵呵大笑道:“属下如若让他们逃脱一人,甘受剑主重罚。”

    万剑会主道:“今晚一战,关系重大,此刻虽只申牌时候,但大家都须早作准备。”说到这里,朝边上三名青穗剑士吩咐道:“你们把那东西放在那里?”

    其中一名青穗剑士躬身道:“留在前殿,有白穗剑士轮流守护。”

    万剑会主道:“很好,现在你们可以把它抬进来了。”

    三名青穗剑士答应一声,一齐往前殿而去。一会工夫,一个仗剑押护,另外两人抬着一只大麻袋进来,大家都不知那麻袋中放的究是什么东西?周大年站在边上也只是偷偷的打量着麻袋。

    万剑会主没待他们放下,便吩咐道:“把它送到本座休息室去。”

    三名青穗剑士果然直向甬道中走去。

    万剑会主朝韦宗方道:“宫总管请随本座进去。”

    说完,转身朝甬道中走去。

    韦宗方躬身领命,跟在万剑会主身后,驾前四侍,却随在韦宗方身后,穿越甬道,进入万剑会主那间布置精雅的客室,三名青穗剑士已把那大麻袋放到地上。

    万剑会主抬目吩咐道:“你们可以守在门外,不论何人,未经本座允许,不准擅入。”

    青穗剑士躬身领命,立即退了出去。

    万剑会主朝韦宗方拱拱手道:“韦兄且请稍坐,容兄弟换过衣服,再来奉陪。”

    黑文君卓九妹娇笑道:“属下穿了这身衣服,别扭死了,也要去换下来才好。”

    韦宗方真不知道万剑会主究竟是男是女,只觉他当真是一位神秘人物,他扮黑文君卓九妹,就是卓九妹,连那份婀娜刚健之气,也学得维妙维肖。他扮村姑霜儿,就娇婉得像个乡村小姑娘。但他一旦恢复了万剑会主,也立时有了严肃威仪,甚至指挥若定,使群雄臣服,此刻以朋友之礼对待自己,却又风度潇洒,连笑声也爽朗了!心中想着,一时怔怔的瞧着万剑会主,忘了回答。

    万剑会主微微一笑,道:“韦兄请坐呀!”

    缓步朝房中走去,黑文君卓九妹也很快的跟了进去。

    韦宗方脸上一热,在一把绣披椅上坐下。

    一名侍女替他倒了杯茶,送到面前,低声说道:“韦少侠请用茶。”

    韦宗方慌忙站起,含笑道:“多谢任姑娘,在下如何敢当?”

    那任剑妹妙目凝注,诧异的道:“少侠认识我么?”

    站在边上的林天妹抿抿嘴道:“是啊,韦少侠早就认识你了。”

    任剑妹双颊飞红,轻啐了声。

    韦宗方道:“万剑会主驾前四侍,早已名满江湖,在下那会不识?”

    说话之间,黑文君卓九妹业已换好了一身玄色衣裙,款款走来。

    林天妹问道:“大姐,你什么时候认识韦少侠的?”

    卓九妹斜睨了韦宗方一眼,笑道:“我认识他可早呢!”

    她这一说,引得任剑妹、许飞妹、林天妹三人都扑啼笑出声来。

    卓九妹脸上一红,轻叱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万剑会主换了一身锦袍,步履潇洒,从房中走出,在中间一张锦披交椅上坐了下来,抬手朝大麻袋一指,道:“你们去放他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