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剑会主道:“那么令堂呢?你知道她在那里?”

    韦宗方道:“不知道,所以我必须先找到叔叔。”

    万剑会主沉吟道:“这就难了,你不知道令叔是谁?又到那里去找呢?”

    韦宗方低头道:“我总觉得叔叔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万剑会主突然举目四顾,道:“令叔是否一直跟在你身后?”

    韦宗方道:“我只是有此感觉,但又说不出来。”

    万剑会主点点头道:“也许令叔想让你在江湖上历练,但又不放心你,所以暗中跟在你身后,也未可知。”说到这里,忽然目光一转,又道:“兄弟倒有一个计划,不知韦兄肯不肯听?”

    韦宗方道:“剑主有何高见?”

    万剑会主笑了笑,道:“兄弟之意,韦兄明日还是先到剑门山去盘桓些时候,因为兄弟想到了三件事,都和韦兄有益。”

    韦宗方道:“不知剑主说的是那三件事?”

    万剑会主道:“据兄弟推想,令叔不肯告诉你身世,只有两点可能,一是韦兄的仇家,十分厉害,目前告诉了你,对韦兄有害无益,一是令叔也不知仇家到底是谁?这两点,自是先者的可能较大。”

    韦宗方动容道:“剑主说的极是。”

    万剑会主接道:“兄弟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以韦兄的仇家武功十分厉害而言,你要手刃亲仇,就必须先有惊人的技艺,我们剑门山存有天下各家剑谱,对用剑一道上,可以说集了大成,你如能化上些时间,不难练成剑术。”

    韦宗方没有作声。

    万剑会主又续道:“第二件事,是关于你的身世了,你前几天不是见到一个手捧描金箱子的老文士么?”

    韦宗方点点头。

    万剑会主笑道:“这人精擅奇门遁甲,易容之术,和铸剑之术,自号三奇先生,其实他博通今古,何止三奇?他还有一门擅长,那就是对自古迄今的武林人物,门派来历,无不如数家珍。令尊只要是武林中人,十六年前,江湖上发生过什么事故,有何人被害?三奇先生必可知道。”

    韦宗方似已被他说动。

    万剑会主笑了笑又道:“至于第三件事,就是寻访令堂下落,兄弟乔为万剑会主,手下剑士少说也有三百名左右,如论他们身手,在江湖上也足可当得高手之列。只要三奇先生能够指出韦兄身世来历,兄弟立可派他们分路寻访,不出三月,定可把韦兄令堂,迎上剑门……”

    韦宗方感激的道:“兄弟之事,怎好如此麻烦剑主?”

    卓九妹接口道:“我们剑主和韦少侠一见如故,兄弟论交,韦少侠的事自然也就是剑主的事了。”

    话声方落,陡听竹林外有人喝道:“什么人?”

    敢情竹林四周,还布了岗位。

    接着只听响起一声洪亮佛号,道:“阿弥陀佛,贫衲广明。”

    另一个人接道:“兄弟屠三省。”

    先前那人道:“原来是两位副总管,剑主曾有交待,两位来了,立时就请进去。”

    几句话的工夫,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两人已大踏步走了过来,朝万剑会主施礼道:“属下参见剑主。”

    万剑会主含笑道:“两位副总管辛苦了,秦大成抓回来了么?”

    秃尾老龙屠三省躬身道:“秦大成业已收押。”

    万剑会主微笑道:“所有叛徒,都抓回来了么?”

    屠三省道:“都抓回来了。”

    铁罗汉合十道:“阿弥陀佛,人都抓回来了,只是属下实在弄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

    屠三省把经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

    万剑会主看看天色,微笑道:“你们马上就会懂了!”

    正说之间,只听林外又有剑士喝问着:“什么人?”

    那人答道:“兄弟屠三省。”

    那剑士道:“剑主吩咐,第二位屠副总管来了,就请进来。”

    那屠三省呵呵大笑道:“剑主已经来了么?”

    那剑士道:“剑主就在林中,副总管请进。”

    果然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又是一个秃尾者龙屠三省走将进来。

    万剑会主笑道“屠副总管辛苦了。”

    屠三省躬身道:“属下幸不辱命。”

    万剑会主回头指指先来的秃尾老龙屠三省道:“这位是白穗堂余副总管余胜。”接着又向屠三省指了指笑道:“方才你们见到的沙天佑,就是屠副总管,你们现在都明白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