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岭起伏,地势渐渐荒僻!

    两个灰衣老人脚下丝毫没停,一直奔上一座小山山顶,才倏然停步。

    秃尾老龙急忙举目瞧去,山顶一块大石上坐着一个人,月光之下,这人一身宽大黑袍,白须垂胸,赫然正是毒沙峡主!

    只听他冷冷问道:“人拿来了么?”

    两个灰衣老人一齐躬下身去,说道:“拿来了。”

    秃尾老龙慌忙闭上眼睛,只觉自己已被放到地上。只听毒沙峡主冷哼道:“韦宗方,你也会落到我手里!”接着向灰衣老人吩咐道:“解开他身上穴道。”

    灰衣老人应声跨上一步,轻轻一掌,拍开穴道。秃尾老龙依然紧闭双目,一动不动。

    毒沙峡主目光紧盯在秃尾老龙身上,道:“还有穴道未解么?”

    灰衣老人躬身道:“属下只点了他左‘将台’穴,已经解开了。”

    毒沙峡主道:“你再仔细瞧瞧!”

    秃尾老龙只觉那灰衣老人已经俯下身来,急忙把真气凝结在背后‘凤眼’穴上。

    灰衣老人伸手在秃尾老龙身上摸索了一回,口中“咦”了一声道:“他背后‘凤眼’穴气不畅,似是穴道受制,这是什么人点了他穴道?”

    毒峡沙主道:“替他解开来再说。”

    灰衣老人又轻轻拍了一掌,解开受制穴道。

    秃尾老龙咯的一声,张嘴吐出一口浓痰,手脚动了动从地上爬了起来,揉揉眼睛,失声道:“啊,这是什么地方了,我好好的睡在床上,怎会到这里来了?”

    声音苍老,还带着浓浊的浙西土音!

    毒沙峡主听的一怔,张口问道:“他是什么人?”

    灰衣老人道:“他明明就是韦宗方,属下两人看他投店的,一点也不错。”

    秃尾老龙一骨碌爬了起来,惊颤的叫道:“我女儿呢?花姑到那里去了……”他一眼望着三人,忽的跪了下去,连连磕头道:“大……大王,小老儿是种田的,入城探亲,大王饶了小老儿出”

    毒沙峡主两道森寒目光,射在秃尾老龙脸上,低沉的道:“他不是韦宗方,他脸上被人易了容。”

    秃尾者龙抬着头,伸手朝脸上一摸,突然惊叫道:“小老儿脸上怎么了,这是什么?”

    他双手朝脸上一阵乱摸,揭下一张豆腐皮似的东西,心下更慌,颤声道:“小老儿的脸皮……小老儿怎会把脸皮撕下来了。”

    他这一撕,登时露出一张又黑又老的脸孔,颏边有一小撮山羊胡子,根本就不是韦宗方。

    毒沙峡主心头明白,伸手道:“拿过来。”

    秃尾老头满脸惊惶,把软软的一张东西递了上去,一面说道:“大主,小老儿只是一个庄稼汉,可怜我女儿从小就没了娘,我们父女相依为命,求求你大玉,放了我女儿吧!”

    他简直把毒沙峡主当作强盗,抢他女儿去做押寨夫人呢!

    毒沙峡主理也没理他,随手把那张人皮面具,递给右首一个灰衣老人,说道:“你戴起来,让他瞧瞧。”

    右首灰衣老人依言戴上面具,毒沙峡主朝秃尾老龙问道:“你认识他么?”

    秃尾老龙随着毒沙峡主手指瞧去,这一瞧他吓了一跳,惊怖的后退几步,定目道:

    “啊……这是妖精,会变脸的妖精……”

    毒沙峡主平静的道:“你不用怕,这是人皮做的面具。”

    秃尾老龙听得更惊,嘶声道:“天哪,你们从那年轻人的脸上剥下来的人皮?”

    毒沙峡主道:“不是,这是假的,我问你,你见过这个人么?”

    “假的?这明明就是真的……”秃尾老龙目光散乱,但点点头道:“这年轻人,小老儿认得。”

    毒沙峡主道:“你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秃尾老龙偷偷的瞧着毒沙峡主,看他似乎并无恶意,心下略微定了定神,才道:“昨天小老儿和女儿一起进城,这年轻人就走在小老儿前面,后来咱们在一家面馆里吃面,他也在面馆里,后来……就不知道他去了那里?”

    毒沙峡主平静道:“后来呢,你们去了那里。”

    秃尾老龙道:“小老儿因投亲不遇,在一家客店里住了下来。”

    毒沙峡主道:“你们在客店里有没有再见那年轻人?”

    秃尾者龙道:“没有啊,小老儿很早就睡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