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云弩李元同浓眉一轩,翻腕拔出长剑,随手一抡,划起一道银虹,喝道:“站住,在下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黑衣女子对她身前划起的森森寒锋,依然视若无睹,举步缓缓行来。

    穿云弩李元同行走江湖,却从未遇到这等镇静的人,连剑锋快要划到面前,她依然会迎着走来,不觉呆了一呆,又大声喝道:“你再前进一步,可别怪李某剑上不长眼睛。”

    黑衣女子根本连望也不望李元同一眼,仍然若无其事的缓步而进。

    这下可把穿云弩激怒了,冷笑一声,暗运功力;手腕一抬,蓦地撒出一片剑影,疾向黑衣女子身前洒去。

    穿云弩李元同虽以“三箭穿云”驰名江湖,他一手“达摩剑法”,却也造诣极深,这一剑出手,但见旋飞的寒光,笼罩了数尺方圆。除非黑衣女子立即停住身形否则近在咫尺,要想闪开这等流动的剑影,却也并非易事。

    忽然一声清冷的哼声,从黑衣女子蒙面黑布中传出,她竟然视若等闲,右手衣袖轻轻挥起。这一挥,丝毫不见风声,但立时有一股阴柔暗劲,随袖而出,把穿云弩的剑势逼住!

    不!穿云弩李元同但觉手上一震,有如被一股无形吸力吸住了一般,突然引向一旁。

    这一下别说刺入,就是想立即撤招,都嫌不及,身不由主的跟着剑势朝左侧冲了出去。

    总算他武功不弱,及时沉气站桩,只冲了两步,便已站住。

    和他同时走出厅来的过天星罗亮,瞧得大吃一惊,冷哼一声,扬手拍出一记“小天星掌”,直向黑衣女子击了过去。要知“小天星掌”,乃是属于内家重手法的一种,过天星罗亮,身为铁笔帮四大护法之一,内功造诣极深。虽然只是随手一掌,但劲风飒然,势道极猛!

    黑衣女子手托银盘,缓缓前行,这回她连哼也不哼,依然只是衣袖轻扬,朝前拂了一拂。

    过天星罗亮劈空拍来的强劲掌力,和她衣袖一触之下,顿觉胸中血气翻腾,被逼得连退了数步。

    黑衣女子不理不睬,还是缓缓的朝前走来,对两人的袭击,生似根本并没这回事一般!

    穿云弩李元同一剑被她向旁引开,和过天星罗亮的被震后退,虽有先后,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穿云弩冲出的身子才一站停,回身如风,正待举剑扑去!也正是过天星罗亮后退了三步,冷嘿一声,右手迅速解开腰间扣把,抖出一条链子鞭,作势待发!

    只听胜字旗孟坚和大声叫道:“你们快回来!”

    穿云弩也已觉出这黑衣女子武功诡异,强过自己甚多,如和过天星罗亮两人联手或可不败,但胜算也不大,听师兄一叫,立时长剑一收,和过天星一起退下。

    这时那黑衣女子已走到厅前五六丈远处,便自停下步来。

    胜字旗孟坚和身为主人,脸色凝重,凛然站在厅前,只当对方站住身子,或许有什么话说。

    那知等了半晌,黑衣女子依然手托银盘,既不向前,也不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黑衣女子还是没有开口。

    “无量寿佛!”静玄道人突然起座,朝孟坚和单掌一礼,道:“天杀娘既是为敝师弟万里镖局失镖之事而来,还是由贫道问问她吧!”

    他这一站起,静仁道人、梅花剑张君恺,辣手云英张曼也跟着起身。

    这么一来,左首席上的人,已经全站起来了。

    右首席上也只有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和那个青衫儒生四人依然端坐如故。

    就在静玄道人起身的同时,追风刀夏候年怪笑一声道:“什么天杀娘,这丫头敢在咱们面前装模作样,老子从来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废了你再说!”

    喝声出口,一闪身抢在静玄道人面前,朝厅外奔去。

    黑衣女子依然静立不劝,她黑布蒙面,谁也瞧不到她的脸孔,但在追风刀夏候年奔出大厅的刹那,只听她冷哼一声!

    这声冷哼,冷得出奇,简直不像是从人的鼻孔哼出来的,使人听了有机伶伶的感觉。倏地她右臂一抬,从宽大的黑衣袖中,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

    她这双手可真美极了,细腻白嫩,肤光如玉,纤纤玉指,又尖又细,生得像青葱一般,指甲上还涂着娇红的凤仙花汁!

    光凭这双王手,就可知道黑衣女子,年纪极轻,说不定还是一个美若天仙的人?

章节目录